在中国进行业务重组的雇佣问题与实践指引

0
1104

着新技术的持续更新、全球经济的快速变化、竞争的日趋激烈以及本地市场的发展速度相对放缓,在中国的很多公司不得不进行业务重组以应对这些挑战。这些业务重组包括将合资企业转化为外商独资企业;搬迁场地以进行扩张,或更靠近客户、经销商或供应商,或降低土地租赁成本;为淘汰过时技术而关闭生产线等。

业务重组不可避免地会导致不同形式的裁员。但是中国的劳动法相对偏向保护雇员,而且对于雇主方的单方解除权有诸多限制。因此,任何类似项目都显得有些敏感,且往往受到员工的强烈抵制。尤其是那些在同一个雇主处工作了多年,且/或在合同解除后短期难以找到同等职位的员工,更容易产生抵制情绪。

因而在中国,类似情形下雇主与雇员之间的紧张对立越来越常见。在极端情形下,雇员可能:到相关政府部门提出抗议;封堵公司;投诉到媒体;威胁或破坏公司财产;举报公司的违规行为;或采取其它冲动行为造成损害。

对于任何公司来讲,上述情形处理起来都是十分棘手的。为了尽可能稳妥处理业务重组,公司需要提前了解这些潜在的风险,并事先制订全面的雇佣问题处理策略,包括后续计划。因此,我们建议公司在设计业务重组方案时,要考虑以下问题。这些问题对于对外界负面评论敏感的跨国企业来讲,尤为重要。

与员工的沟通时机

与受影响员工进行沟通的时机选择十分关键,例如何时向员工公告、给员工多少时间考虑公司的离职方案等。此外,确保与员工的沟通内容明确且前后一致,对于达成公司目标至关重要。

尤其是要尽可能地避免消息的提前泄露,以及注意员工之间的不实消息的传播。这些消息往往流传得非常快,也容易造成员工内部的紧张情绪。此外,意见领袖们也可能会在正式公告之前组织员工联合起来,与公司谈判,引发员工对于补偿产生不现实的预期。

在做出正式公告之前,公司需要考虑是否给员工高于法律规定的经济补偿,以促使员工与公司达成协商一致。此外,公司也需考虑在本次业务重组之前,公司支付给其他员工离职补偿的惯例是什么,员工肯定希望得到同等的待遇。

与员工的沟通需要清晰且一致,尽可能使员工了解可浮动的范围是有限的。如果可能的话,可以多提供一些业务重组的背景,以及明示整个业务重组的流程和时间。

同时,要考虑到员工在回复公司之前需要时间与家人进行沟通。公司在给出员工须回复公司的最后截止日期的同时,也需给予员工机会来提出问题和反馈意见,并告知不签约的法律后果。

公司还需要考虑公司是否有弱点,如被员工用来作为谈判筹码的可能的违规行为。还有,公司也要预见业务重组对于公司运营可能带来的中断,并采取必要的措施来降低业务重组过程对公司运营的负面影响。

与政府部门的协作

根据法律,只有在公司因经营困难或技术更新,需要裁员20名员工或者超过公司职工的10%以上的,才需要向相关劳动部门进行报批。在此情形下,公司需要向相关劳动部门提交报告,阐明裁员原因、已经采取的避免裁员的措施、所有涉及的员工的基本情况与经济补偿安排等。

实践中,很多合同解除是通过与员工达成协商一致完成的。但是,一般公司也要提供高于法定最低经济补偿金的离职补偿,以鼓励员工签约。在协商解除情形下,政府部门的审批或通知并非强制要求。

但根据我们的经验,即便是与员工协商解除,基于以下原因,公司最好与主管的劳动部门事先进行非正式沟通:

(1)若解除的过程出现任何紧张态势或被媒体报道,避免给政府部门任何“惊喜”或造成尴尬。有了事先的沟通,若有任何意外产生或事态有所升级,他们可能很快提供协助,以避免事态进一步恶化。(2)在与员工进行协商时获得政府的支持。在中国,员工倾向于找政府部门寻求最后的救济。如果是集体性的投诉或者事态升级,容易引发政府部门对于稳定的担心。

但是,若政府部门已经通过公司事先的汇报了解了公司的情形,以及将要采取的行动,政府部门比较容易给予员工回应,并表现出对情况是有完全把控的。这能一定程度地平稳员工情绪,使其不采取过激行为。

遵循法定程序要求

同样需要注意的是法律对于裁员的程序性要求。未能满足程序要求,可能导致合同解除的合法性受到怀疑,甚至会被认定为非法解除。

比如说,对于那些已经建立了工会的公司来讲,无论涉及合同解除的员工人数多少,法律要求公司就单方解除与工会进行沟通。

同样的,若公司无法满足裁员的人数要求,希望根据“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的理由解除合同,公司需要首先证明发生了上述重大变化,其次要证明公司满足无法与员工就变更劳动合同达成协议的前置条件后,才可以单方解除劳动合同。

在进行所有的解除合同时,公司需要保留与员工沟通的所有书面记录,包括协商记录和送达记录等。就公司已经满足法律规定的程序性要求保留有书面记录,也十分重要。

综上,中国很多公司都面临着各种形式的业务重组。其中需要处理的雇佣问题可能是尤为敏感和艰难的。公司在进行相关项目之前需要有明确的策略和规划。在执行时,要注意与员工沟通的时机和明确程度,并与政府部门保持适当沟通,同时确保相关的法定程序性要求得以满足。

作者:西盟斯律师事务所合伙人Matthew Durham陆祎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