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沉寂多年之后,中东欧终于成为中国投资战略版图中的“新贵”

作者:高小云

年四月,温家宝总理在访问华沙期间宣布,将向中东欧提供100亿美元信贷额度,其中一部分用于支持基础设施、高新技术和绿色经济领域的合资项目。

虽然这标志着中国对中东欧的投资规划朝战略化的方向更进一程,但中国的投资在该地区多个国家并未达到预期的成效。举例而言,中国海外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承建波兰A2高速公路关键路段项目本应成为中国展示其攻克大型项目的卓越能力的窗口,但三年之后项目烂尾的惨淡收场却使中国投资者的形象大打折扣。

因此,中东欧对温家宝总理宣布的上述决定抱以谨慎乐观态度,期冀由此开启中东欧地区外资合作的新时代,而中东欧也急于借外资之东风来推进基础设施现代化,并改善因昔日政权遗留的问题而脆弱不堪的法律体系。

“由于历史原因,中东欧大部分地区的价值都被低估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该地区的内在价值逐渐显现,因此占据立足点对于外资而言十分重要,”中伦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苏鹏飞说。他负责为中国客户寻找中东欧潜在的交易伙伴。苏律师指出:“虽然欧洲整体的经济形势不容乐观,但中东欧多国的经济发展生机勃勃,中国和中东欧之间应当加深相互了解。”能源和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会有所增长,中东欧的农产品对中国的粮食安全也可能具有重要意义。

%e8%8b%8f%e9%b9%8f%e9%a3%9e-henry-su-%e4%b8%ad%e4%bc%a6%e5%be%8b%e5%b8%88%e4%ba%8b%e5%8a%a1%e6%89%80-%e9%ab%98%e7%ba%a7%e5%be%8b%e5%b8%88-%e4%b8%8a%e6%b5%b7-senior-associate-zhong-lun-law-firm-shangha中东欧国家也在致力提升本国在中国的形象。基德律师事务所华沙办公室合伙人Rafal Dziedzic介绍说,波兰在今年三月启动了旨在推动中波之间投资活动的“走向中国”计划。华沙马格努松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Andrzej Tokaj 说:“与中国的合作可以开辟新的视角:波兰的产品和技术可以进入中国市场,而中国企业也能在波兰找到得力的合作伙伴,协助其打入欧盟市场。”马格努松律师事务所是中国银行的法律顾问,中国银行不久前在华沙开设了其在波兰的第一家分行。

翰宇国际律师事务所布达佩斯办公室管理合伙人Akos Eros介绍说,匈牙利房地产开发公司TriGranit与中国福建莆田市政府“签署了关于在莆田开发大型城市中心休闲综合项目的意向书”,该项目总投资达3亿美元。

而捷克等国也希望“平等参与竞争,”诺尔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兼该所中国事务部负责人赵辉说。这些国家热衷于在中国开拓机会。捷克企业家Petr Kellner旗下的中东欧最大的金融和投资集团之一PPF“已开始涉足中国银行业务,通过子公司捷信中国 [在中国]提供消费贷款,”CMS金马伦麦坚拿律师事务所布拉格办公室高级律师Radim Kotlaba 介绍说。

布拉格市政厅。捷克共和国颁布了新的《民法典》。
布拉格市政厅。捷克共和国颁布了新的《民法典》。

和苏鹏飞律师、赵辉律师一样,安理律师事务所布拉格办公室律师钱亮舜是中东欧律师事务所聘用中国律师来管理涉华交易这一风潮的缩影。钱亮舜认为,本地法律和欧盟法规的双重约束“意味着及早聘用本地法律顾问至关重要”。但遗憾的是,“不是每家中国公司都会聘请本地法律顾问,”她补充说。这样一来就会出现问题,熟悉中东欧事务的律师认为,如果没有本地专业人士的辅佐,投资成效将受到影响。

捷克新近颁布了新的民法典,将于2014年开始施行。罗马尼亚仍处在民法典的适应期,而保加利亚可再生能源法的调整为律师事务所和企业界带来了挑战。随着中东欧各国以不同步伐从旧日政权废墟中前行,这些国家的法律和商业环境也在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

捷克

赵辉律师介绍说,根据捷克工业和贸易部的数据,以交易额或双边贸易计,中国是捷克的四大商业合作伙伴之一。赵律师认为仍存在市场潜力有待开发。

捷克拥有稳定的政治经济环境,而该国不加入欧元区的决定“正显示出其明智,因为欧元区的一些国家正挣扎在破产的边缘,”Kotlaba律师分析说。

Weinhold Legal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兼并购业务部负责人Daniel Weinhold认为:“总体的法律环境正在不断得到改善。”新的民法典和公司法在今年获得批准并将于2014年1月1日开始施行,标志着“捷克私法领域的实质性变革,”翰宇国际律师事务所布拉格办公室合伙人Vladimira Papirnik如是评价。

Kotlaba律师认为,这部新出台的法律“在签订合同方面(比如租赁和资产转让)赋予了合同各方更大的自主权,并为商业结构提供了更多的灵活性,同时还简化了在捷克设立公司的规定,如降低了资本金要求。”

Papirnik律师补充说,民法典使合同关系进一步明确化,通过删减强制性条款使合同的形式化内容有所减少。现有的合同不会受到影响,“不过合同各方可以约定接受新法的约束”。但从短期来看,在法院熟悉新法的适用和解释之前,这一切将可能带来一定的不确定性。

投资激励法在今年七月也进行了修订,目的是将捷克打造成为技术中心。修订内容主要包括,新项目的所得税减免期从五年延长至十年,并为战略服务中心和从事高科技产品与技术的研发及创新的技术中心提供新的激励措施,前提是这些活动的成果可进一步应用于生产当中。

达到特定门槛的制造业或技术中心投资将被视为战略投资,除常规的激励措施以外,还将获得直接的资金支持,以补贴有关项目的部分投资成本。直接资金支持须经政府批准提供。

Kotlaba律师说,分行业来看,华为在捷克取得了不俗的业绩,“捷克电信行业充斥着关于中国投资的传闻”。中东欧地区本年度最大的一笔中国投资项目则是今年二月大连橡胶塑料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和天津机械进出口有限公司收购捷克工程公司Buzuluk 。

“大连橡塑希望利用捷克的地理优势和Komarov地区(被收购设施的所在地)工程生产的长期传统,”大连橡胶塑料机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洛少宁解释说。该公司计划“实施新技术和促进生产与开发”。Buzuluk的业务平台也将成为“大连现有橡胶设备和产品进入欧洲市场”的平台。

担任上述收购项目法律顾问的欧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Jakub Adama为在捷克从事交易的中国投资者提供了一些务实的建议。他说:“沟通是关键。考虑到文化差异和潜在的障碍,在捷克顺利圆满完成交易的最佳途径是遵守一些非常基本的沟通原则。”

“捷克商人在交流时较少以气势服人,喜欢清晰和有条理的沟通方式。应当努力了解他们的沟通习惯和身体语言,从而赢得优势。这里的交易氛围注重上下等级区分。因此要明确你要洽谈的具体对象(如首席执行官、首席财务官或首席运营官),对于其权限以内的问题应与其直接沟通。避免一人多岗、身兼多职,以免造成沟通的混乱和延误。

“还应做好充分的准备。捷克商人尊重文化的差异性,但同时对协调不到位造成的延误或困难持以有限的容忍度。”

匈牙利

金融危机之后的匈牙利正处于转型期,政府、司法和监管改革如火如荼,变革速度之快、范围之广可能会令中国投资者吃惊,Kinstellar律师事务所布达佩斯办公室管理合伙人Csilla Andreko表示。

中匈两国的传统往来以及众多华人居住于匈牙利的事实是两国合作的坚实平台。“中国和匈牙利之间的贸易额去年突破了90亿美元,较上年增长6.2%,”Eros律师指出。今年五月,匈牙利与国家开发银行、华为、中兴通讯等大型中国企业签署了“一系列涉及金融、农业科技、中小企业及信息技术行业的合作协议”。

akos-eros-%e7%bf%b0%e5%ae%87%e5%9b%bd%e9%99%85%e5%be%8b%e5%b8%88%e4%ba%8b%e5%8a%a1%e6%89%80-%e7%ae%a1%e7%90%86%e5%90%88%e4%bc%99%e4%ba%ba-%e5%b8%83%e8%be%be%e4%bd%a9%e6%96%af-managing-partner-squire-s

与中东欧其他国家一样,对于牵涉中国投资者的交易,匈牙利抱以一定的谨慎态度,担心投资者的承诺无法兑现。海南航空曾就债务缠身的匈牙利第一大航空公司Malev的援助事宜与匈牙利政府展开旷日持久的谈判。“这次谈判无果而终,我们了解到,中国投资者对于他们所受的待遇感到极度沮丧,因此选择退出,”Lakatos Koves and Partners律师事务所布达佩斯办公室创始合伙人兼该所公司业务部负责人Richard Lock评论说。

他补充说,但是中国设备制造商显然志在向价值链高端进军,即不仅仅作为设备供应商,对采用设备的项目还要更充分地参与其实施过程。”万华实业集团斥资16亿美元收购匈牙利化学品公司Borsodchem的项目至今仍是该国最大规模的外资项目,匈牙利的化工行业依然是外资青睐的领域。

据Kinstellar 律师事务所匈牙利并购和公司业务部负责人Adam Mattyus介绍,Kinstellar律师事务所在今年二月为中国钣金加工公司伟泰科技以2500万欧元(合3270万美元)收购匈牙利钣金加工公司Hundec 的项目担任法律顾问。与上文所述的Borsodchem一样,这也是一宗经营欠佳企业廉价出售资产的项目,伟泰科技通过在法国针对Hundec前股东提起破产程序来完成收购 。“使该交易的复杂性更进一层的,是设立合营公司,以便某些高级管理人员实施部分管理层收购。”管理层收购的目的在于“留住和激励业绩优秀的公司管理人员。”

保加利亚

Gugushev & Partners律师事务所索非亚办公室合伙人 Dimitrinka Metodieva和Georgiev Todorov & Co律师事务所索非亚办公室律师Tzvetoslav Mitev都认为,对投资者而言,保加利亚的低税率是吸引外资的最大优势之一。“个人所得税和公司所得税的税率均为10%,”Mitev律师介绍说。农业、可再生能源和汽车行业都是中国投资者青睐的投资领域。去年落成的长城汽车制造厂如能运作成功的话,“保加利亚可能会很快成为中国汽车制造业海外部署的热点地区,”Metodieva律师分析说。

另一个标杆项目是天津农垦集团总公司投资1000万欧元在保加利亚西北部最贫困的地区之一租赁2000公顷土地的项目,Schoenherr律师事务所索非亚办公室管理合伙人Alexandra Doytchinova介绍说。项目初期的任务是种植“玉米、苜蓿和向日葵,并将大部分产品出口到中国”。

但最热门的投资领域当属可再生能源。Gugushev律师事务所与包括中国最大型硅电池生产商之一海润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内的多家可再生能源公司就四个光伏项目的开发、投入运营和牌照事宜开展合作。不过,“有关绿色能源的法律在去年出现了重大变更,”Doytchinova律师指出。

alexandra-doytchinova-schoenherr%e5%be%8b%e5%b8%88%e4%ba%8b%e5%8a%a1%e6%89%80-%e7%ae%a1%e7%90%86%e5%90%88%e4%bc%99%e4%ba%ba-%e7%b4%a2%e9%9d%9e%e4%ba%9a-managing-partner-schoenherr-sofia-copy

“[利用可再生能源]生产的电力的购买价有所下调,而这类电力进入电网的入网价却突然上浮,”Metodieva律师介绍说。

Doytchinova律师分析说,可再生能源法律在今年七月进行的调整“也意味着能源监管部门对新能源电力的上网电价补贴的调整频率可以超过一年一次”。这使电厂更加难以估算购买价和与能源园区投资相关的其他费用。

Doytchinova律师说,“多家发电厂商正就这些费用向保加利亚最高行政法院提起上诉,法院可能会在一年之内作出决议”。

罗马尼亚

罗马尼亚乐意分得一杯羹。高伟绅律师事务所布加勒斯特办公室合伙人Perry Zizzi认为:“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罗马尼亚对开发可再生能源项目的激励措施比较优惠。”为了吸引投资,该国已开始与保加利亚和捷克等国竞争。

Nestor Nestor Diculescu Kingston Petersen律师事务所联席管理合伙人Ion Nestor也认为中国投资者对收购“大宗农耕土地”和绿色产业项目有浓厚兴趣。部分行业的监管“在某些事项或认证程序的规则方面有待进一步简化”,但这些问题“无关大局,不足以对投资者构成障碍,”Musat & Asociatii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Mona Musat指出。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article, or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the current issu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订阅会员。你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你也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