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带一路系列报道的最后一篇文章中,我们关注这个倡议的长期影响。有些项目如基础设施是 有形的,而新兴的无形的区域法律环境也可以为身处这个半球的律所打开交易类 及纠纷类法律工作的新渠道。George Russell 报道

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预计在连接欧亚的古老丝绸之路沿线耗资9000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此举被称为新兴国家提升其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的千载难逢的机遇。

特别是中亚和南亚国家正抓住这一机遇建设全新的能源、水利和运输系统,例如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的第一个现代港口,以及哈萨克斯坦正在建设的先进水坝。

但是一带一路对参与国家的真正考验在于其未来的长期影响。道路和铁路十分重要,但也需要不断的维护。高价值的基础设施如大坝和发电厂,可以运行50至100年。

从法律角度而言,更长期的影响是公平、公正的法治能得以确立。例如,在哈萨克斯坦,拟设立的阿斯塔纳国际金融中心将根据英国普通法审理商业案件,并由独立法院执行,类似于迪拜、阿布扎比和多哈等地另设的国际法院。

一带一路倡议为全球律所带来了振奋的消息。其中一个机遇就是在高端政府间交易的单纯氛围中开展工作。“建立自由贸易区、签订贸易自由化协议需要有人提供法律意见,”高盖茨律师事务所驻新加坡合伙人Nicholas Hanna表示。

NICHOLAS HANNA 高盖茨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新加坡 Partner K&L Gates Singapore

更深入而言,一带一路倡议涉及的全球性项目会带来复杂的法律工作。“我们的律师有意围绕一带一路倡议拓展业务,特别是帮助跨国公司寻找并得到项目合同,” Hanna说。“但是我们也认为,正视我们的全球律师同行带来的跨境监管和行业知识也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我们真正的增值服务。”

Hanna补充说,鉴于一带一路项目的跨境本质,监管、商业环境和语言的差异势必存在,交易不可避免地会变得更加复杂。“稳健的法律意见对谈判销售合同、安排银团贷款或计算税务责任都至关重要。”

他指出,在最近一笔交易中,高盖茨律师事务所为中国远洋海运集团和连云港港口集团收购中国与哈萨克斯坦边界一处无水港49%的股权提供了法律服务。“我们团队的牵头律师包括一位北京合伙人、一位上海顾问及新加坡的一位合伙人,”Hanna表示。

实际上,由于法律服务市场的中心辐射特性以及金融基础机构的集中特点,某几个主要的司法辖区将获得一带一路所产生的大部分工作。

STEPHANIE KEEN 霍金路伟律师事务所 管理合伙人,新加坡 Managing Partner Hogan Lovells Singapore

一些引人注目的竞争已经展开。香港仍然是通往中国的自然门户,前任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在五月份也表示“在一国两制下,香港拥有超级联通的优势”。与此同时,新加坡却是亚洲其他市场的天然门户。“新加坡成熟的资本市场使其成为本地区天然的基础设施融资中心,”霍金路伟律师事务所新加坡办公室管理合伙人Stephanie Keen表示。

中国的门户

鉴于中国政府在该倡议中的主导作用,中国的城市自然有望从该倡议中获益。中国政府已表示香港对一带一路倡议具有重要的价值。

外交部驻香港特派员公署副特派员宋如安表示,香港是一个全球金融、贸易和航运中心,也是许多跨国公司的区域总部所在地,与世界有着广泛的联系。宋如安以“近水楼台先得月”描述了香港的主要地位,并补充说香港已成为促进大陆与世界其他国家之间双向合作的纽带。

7月1日上任的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希望与大陆签署合作协议,将香港建成一带一路项目工程的金融中心。她在4月表示,鼓励长线资金参与有关一带一路基础建设的投融资,以及企业在进行跨境业务时,多利用香港的保险及风险管理平台。

中国企业,起初是一些国有企业,接着是私营企业,需要在中国境外有一个进行海外投资的平台。“为什么呢?因为不是所有这些公司都非常熟悉境外投资,而且很多一带一路国家也并非常见的投资目的地,”德勤中国并购服务全国主管合伙人叶伟文表示。

此外,一带一路的很多项目将在法律制度较不发达的国家进行。“香港法律或将成为当事人的热门选择,用作关键融资文件的准据法,”金杜律师事务所驻香港合伙人林永耀表示。

林永耀 DAVID LAM 金杜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香港 Partner King & Wood Mallesons Hong Kong

政府也在计划制定对一带一路倡议更为友好的法律规定。在其上一份财政预算案中,香港宣布将引进法案允许在香港设立开放型基金公司,并为合资格的企业财资中心提供税收优惠。

2016年,香港金融管理局(香港实际上的中央银行)设立了基建融资促进办公室(IFFO),这是一个促进基础设施投融资的平台。基建融资促进办公室的合作伙伴包括银行、投资基金、养老金、中国大陆和香港主要公司、会计师事务所、咨询公司和一些律师事务所。

“一带一路相关项目的实现,需要有巨大的融资作配合,”金杜的林永耀表示。金杜所是基建融资促进办公室的法律合作伙伴。(另外的合作律所包括安理律师事务所、高伟绅律师事务所、士打律师事务所及品诚梅森律师事务所)。

“我们的银行团队已开始从事一系列融资交易,预计我们将处理更多这类与一带一路相关的融资交易,”林永耀说。“期望我们与IFFO的合作关系能使我们在市场上发挥作用和影响力。”

狮城的吼声

尽管香港在一带一路倡议中自我定位为中国和世界其他市场之间的“超级联系人”,这将为香港创造一些优势,但是区域竞争依然存在,例如新加坡长期以来就是通往东南亚市场的纽带。

“自2014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我们就该倡议下中国与东南亚国家之间的一些交易提供了法律服务,”高盖茨律所的Hanna表示。“我们也投入了大量时间延揽与此相关的业务。”

虽然中国和新加坡的关系近来有些降温。两国在中国对南海诸岛的领土主权问题上产生了分歧。但是两国的法律关系有望进一步发展。

“从新加坡的角度来看,一带一路带来的最鼓舞人心的机遇是,随着该地区基础设施的完善和联通性的提升,第三方投资也会随之增加。这个机遇受中新两国关系的影响不大,”霍金路伟律所的Keen表示。

她承认,两国之间的关系如果能更好,可能会让新加坡更直接地从这一倡议中获益。不过她指出,中国对新加坡基础设施的直接投资好像一直就很少。“该倡议给新加坡带来的更重要的机遇是增强其在区域内的金融中心和商业中心的地位,这个区域将更发达、联系更紧密、经济上更活跃,”Keen补充说。

与香港一样,新加坡虽然是发达经济体,但本地市场很小,所以其内部的基建投资可以忽略不计。然而,新加坡成熟的资本市场使其当然地成为了区域内的基础设施融资中心。“一带一路项目所需的投资规模意味着来自私营领域的投资是必须的,为确保该倡议的成功,融资方对设于新加坡的银行会有巨大的资金需求,”Keen说。

她表示这将为新加坡法律市场上的金融律师提供机遇,他们可以协助银行设计债务产品的架构并制作相关的文件。“将新加坡作为区域金融中心、支持该区域一带一路项目的情势已显而易见,2015年中国银行发行的30亿美元债券就是以新加坡元计价并通过新加坡银行出售的。”

一带一路倡议所推动的国际化进程,使新加坡等地的律所开始将眼光投向以往不关注的司法辖区。“我们已经增加了在中国的业务,并进入到一带一路倡议所覆盖的重要司法辖区中,”Keen说。

她说这样做的目的并不仅仅是要从眼前的交易中获益,还要将其作为律所长期战略的一部分。“我们认为中亚有潜力成为重要的经济市场,我们希望向客户展示我们有能力帮助他们应对相关国家的复杂监管。”

律所对于在这类前线市场可能遇到的困难抱有清晰的认识。“许多司法辖区尚未发展出成熟的法律制度,”Keen说,“因此我们需要用更严格的措辞来应对交易及经营过程中可能产生的变数,例如腐败和政治风险,以及投资者可能面对的财务风险。

争端解决

当基础设施项目遭遇未发展健全的法律制度,常常意味着商业争议的数量将上升。“一带一路覆盖范围广泛,其中大量国家存在欠发达的、易产生误解的、复杂的或存在政治偏向的法律系统,”大成律师事务所驻迪拜合伙人Neil Cuthbert说。“有些时候,所有上述的情况都可能遇到。”

Cuthbert表示,司法辖区的类型如此广泛,各地客户及其律师的想法也必然有所不同。“一些人精通使用国际法律标准,另一些可能会认为坚持使用当地的法律制度更为安全、令其放心。法律冲突问题也有可能在设计项目的法律结构时经常出现,”他说。

NEIL CUTHBERT 大成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迪拜 Partner Dentons Dubai

香港律政司司长袁国强在2016年10月的亚太替代性争议解决大会上表示,鉴于商业和投资活动可能增加,对包括仲裁在内的争议解决服务的需求必将增加。

袁国强表示,一带一路倡议是协调国际仲裁法律的契机,并建议应该根据一带一路的具体需要调整目前国际仲裁制度,特别是《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和《纽约公约》。

一带一路项目中产生的争议,预计将刺激第三方争议解决业务的增加,业务的增加不仅会发生在新加坡和香港等显而易见的地方,还可能发生在上海、迪拜、伦敦甚至是哈萨克斯坦的阿斯塔纳等地。位于莫斯科的俄罗斯亚洲法律协会主席Maxim Tafintsev表示:“众所周知,投资者往往对他们计划进行投资的目标市场的国家法院体系并不信任。”

MAXIM TAFINTSEV 俄罗斯亚洲法律协会 主席,莫斯科 Chairman Russian Asian Legal Association Moscow

鉴于地理便利的需要,“亚洲国家有必要发展国际商事仲裁”,他补充说。“亚洲的仲裁机构,例如吉隆坡区域仲裁中心,很有可能成为俄罗斯外贸参与者的主要仲裁中心。”

新加坡国际商事法庭(隶属于新加坡高等法院)在五月得到了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的支持。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在当月发布了10个典型案例,为下级人民法院审理“一带一路”相关案件提供指导。在其中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典型案例中,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16年12月承认了新加坡高等法院的一项判决;此前,新加坡高等法院在该案被告未接受传唤出庭的情况下,判定被告向原告作出经济赔偿。

“南京中院的判决是中国法院第一次在没有条约义务必须履行的情况下,根据互惠原则承认并执行了外国法院的判决,”立杰律师事务所驻新加坡合伙人Tan Chuan Thye表示。“鉴于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势头不断加强,这一步走得恰逢其时。”

展望未来

一带一路的势头点燃了投资者对世界上一些最困难市场的热情。“迄今为止,有证据表明一带一路政策已激励着中国承包商和投资者考虑在伊拉克的项目,特别是在伊中两国政府签订了各种协议之后,”Confluent 律师事务所驻巴格达合伙人Tom Calvert表示。

“但是,某个司法辖区的基本投资环境因素,例如法律环境、安全和政府对外国投资的支持,才往往是支持入境投资的最关键的因素,”他说。

由于前景足够积极,Confluent律所已经发展出了以汉语提供服务的能力。“越来越多的中国和亚洲公司在伊拉克积极探索新的投资机会,我们的汉语能力对于加强交流和客户获取本地信息非常重要,”曾在中东工作的Calvert表示。“在伊拉克,经济和安全形势在不断改善,政府通过主权担保和投资许可证等方式支持项目的意愿也在日益增加,这些自然都极大促进了外商对伊拉克投资兴趣的增长。”

一带一路也正在推动新的地缘政治联盟的形成。俄罗斯、中国和蒙古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决定共同建设经济走廊。“目标是创造条件以发展和扩大三边合作、增加贸易、确保产品的竞争力、促进跨境运输、吸引投资、深化区域经济一体化并加强人道主义合作,”Tafintsev说。

他补充说,俄罗斯律师事务所对将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实施的大规模项目“非常感兴趣”。他所在的俄罗斯亚洲法律协会正在接触俄罗斯及其他前苏联国家乃至欧洲、美国和亚洲国家的政府部门,游说他们推动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

“俄罗斯历来是亚洲国家的重要战略伙伴,” Tafintsev说。“因其能力,俄罗斯可以成为一带一路倡议积极的参与者,包括参与旅游业发展[和]知识产权领域的合作。”

一带一路倡议也在一些意想不到的执业领域引起了大家的兴趣。新加坡Abdul Rahman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Abdul Rahman BMH曾在马来西亚的一个低成本住房开发项目融资中,运用了伊斯兰金融架构。

“该项目与一带一路并没有直接的联系,”Abdul Rahman BMH说。“不过,伊斯兰金融结构可以作为小额融资和社区融资的一种选择,适用于世界各地的一带一路项目。由于这种融资方式是从社区汇集资金,因此可以很容易地在各地加以复制。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和发展,在官方大型项目之外,创业企业也将找到大量的发展空间。一带一路倡议不太像一条点对点的路线,而更像是环绕地球的纽带,在陆地和海洋上无限延伸。全世界的法律界都对一带一路倡议在无限的未来创造的无限机遇充满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