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仲裁走向世界

0
77

中国的仲裁事业有独属于自己的发展轨迹。乘着中国仲裁国际化图景徐徐展开的东风,国内仲裁业界也踏上了在国际仲裁舞台上向世界输送“中国经验”和“东方智慧”的康庄大道。就此,我们邀请了一些主要仲裁机构分享他们的真知灼见

年来,随着中国企业走向世界,以及实施“一带一路”的国家战略,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开始“走出去”参与海外投资,中国企业参与国际仲裁的情况也越来越多。数据显示,中国当事人位列2017年国际商会仲裁院仲裁案件当事人数量的第三、位列2018年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案件当事人数量第四,而来自中国内地的当事人则在过去三年都是香港国际仲裁中心除香港本地当事人之外最多的涉案主体。

中国当事人对国际仲裁需求的提升一方面促使经适度调整的国际仲裁实践更加被中国业界所接受,另一方面也提高了中国法、中文、中国律师、中国仲裁员等“中国元素”在国际仲裁中的“入镜”几率,这可以说是“国际仲裁中国化”的外在表现形式。

Arbitration
马屹博士

而仲裁作为一种争议解决法律机制,其作用发挥的好与坏取决于该制度设计与争议主体自身所接受的法律文化之间的融合度。在这个角度上,对于中国内地仲裁机构而言,“国际仲裁中国化”的价值目标就是让自身的案件管理实践和争议解决文化能逐渐为国际仲裁界所接受。

事实上,以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又名“上海国际仲裁中心”,下称“上海国仲”)为代表的部分国际化程度较高的中国内地仲裁机构通过多年来的仲裁实践与对外交流,已经就一些中国内地仲裁机构在追求质量和效率平衡方面较为成熟的理念和经验进行了分享,在某种程度上亦对国际同行近期的一些实践产生了影响:

比如在仲裁案件管理方面,伦敦国际仲裁院、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等机构先后借鉴中国内地仲裁机构的做法,开始允许当事人选聘仲裁庭秘书;在仲裁法律文化方面,“仲裁-调解”越来越多地为国际仲裁界所接受,在亚洲,除了中国大陆之外,中国香港和新加坡的仲裁立法都认可仲裁员在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进行调解,德国、瑞士、奥地利等欧洲国家的仲裁机构规则也规定仲裁员有义务在仲裁程序中积极协助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国际律师协会《关于国际仲裁中的利益冲突的指引》中也明确,只要获得当事人的书面同意以免除利益冲突,仲裁员的调解职能可以得到认可。

“国际仲裁的中国化”实际上也是“中国仲裁的国际化”。上海国仲近年来通过行使仲裁员指定机构职能,持续提高了港、澳、台和外籍仲裁员参与庭审的比例。在这些案件中,由上海国仲配合国际仲裁庭使用中国仲裁机构的程序规则和《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仲裁规则》,运用“当事人主义”和“职权主义”相结合的庭审方式,适用《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等国际公约和当事人约定的法律来裁决案件,让这些专家通过亲身经历来了解中国仲裁制度和中国仲裁法律文化。

上海国仲通过修订仲裁规则,尝试打破国际仲裁理念与中国仲裁实践间的壁垒,比如在2014年实施的《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国际仲裁中心)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仲裁规则》中创设了调解员前置调解制度,有效地解决了国际仲裁界担忧的“调解员-仲裁员”身份冲突问题。此外,上海国仲还在金砖国家法律论坛和中非合作论坛—法律论坛框架之下,分别设立了金砖国家争议解决上海中心和中非联合仲裁上海中心,搭建了融合中外法律文化特点的国际仲裁合作新模式。

从上述经验出发,对于中国内地机构而言,在发展中借鉴国际先进理念和经验的同时,未来也应当将一些符合国际争议解决行业理念且适应中国国情的“中国经验”介绍给国际同行,通过对话和交流,促进中国仲裁国际化和国际仲裁中国化的融合。

马屹博士是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国际仲裁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