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拉美国家投资的重要效率问题

0
755

国下一阶段的经济发展需要许多企业“走出去”收购世界各地的公司和资产。中国通过持续经济增长快速积累了大量资本,但这却意味着在国内投资机会变得更少且成本更高,因此企业需要走出国门,释放投资压力。

中国下一阶段的海外投资不仅关系到中国本身,也与整个世界息息相关。中国海外扩张的结果,特别是这一战略能否取得成功,将对全球经济的整体产生深远影响。

Pablo Rueda
Pablo Rueda

拉丁美洲已经成为中国海外投资的重点地区。西班牙和葡萄牙当年征服拉美是为了寻找宝藏,在找到宝藏后就再没离开。几个世纪以后,这些宝藏中的大多数仍然没被开发利用,而它们已成为中国企业的主要目标。

在与世界其他地区往来的两百年时间里,拉美几乎从未曾将其宝贵的自然资源转化为长期的、持续性的经济增长和国民福利。造成这种状况并非因为缺少外国投资,而是拉美国家未能为满足长期可持续发展而对其经济、社会和政治体制和结构做出相应的调整。

但是现在,一种良性协同作用使中国和拉美走到了一起。一方面,中国具有雄厚的资本和先进的技术资源,渴望获得自然资源和投资机会。另一方面,拉美有储量巨大、有待开发的自然资源,需要资本和专业技术知识。

双方合作的成功,有赖于中国将其把外国投资转化为本国长期经济增长和技术创新的成功经验与拉美分享。这应当成为拉美各国政府在与中国政府制定中国投资制度框架时的一个重要考量因素。

但是中国投资项目在拉美能否取得成功,不仅取决于政府行为,还需要中国和拉美企业界人士的有效合作。

拉美国家具有一些有别于其他国家的共性,他们都深受欧洲移民的影响。大多数国家以西班牙语为母语,只有巴西讲葡萄牙语。几乎所有拉美国家都受法国民法典的影响,以实行数百年的成文宪法和法典来规制行政管理、合同、劳动和公司法以及其他重要商业法律事务。

对于计划在拉美投资的中国企业,以下是有助于他们在拉美成功着陆的三个重要问题。

第一个是需要对该地区的法律进行综合审查。拉美(包括加勒比海地区)有46个国家经济体,通过海关联盟、贸易协定、共同市场等方式分成大约七个区域市场。在做出投资决定之前,中国企业需要对整个拉美地区的区域贸易协定、当地税收制度、设立投资公司的必要条件等进行调查和比较分析。

例如,如果中国投资人购买或成立了在不同拉美国家有分支机构或业务的公司,就可能会遇到麻烦。目前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家律师事务所能够提供综合性的区域法律平台并了解每个拉美国家的反垄断并购程序。

第二个问题是交易文件的标准化。

例如,如果使用经过事先分析的意向书、保密和排他协议、尽职调查请求清单、尽职调查报告和收购合同的模板,中国客户就能设计并执行可在该地区多项交易中使用的合同文件包,在不同交易中仅需要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作出相应调整。这使投资人能避免无谓的重复工作,或避免就付款条件、托管、与交割后责任有关的救济、补偿条款、继续有效条款、门槛、总括性和争议解决条款等一般问题以及交易文件的其他条款做不必要的重复谈判。

并且,这将保证所有交易的设计和实施都能按照事先确定的标准轻松完成,而任何时候背离原有标准都需要解释并证明其合理性。标准化有助于问责及对交易的监督,能够实现持续改进并避免法律风险。

第三个问题是选择对在拉美开展业务的人最适合的争议解决机制。首先考量的是投资仲裁,这种方式用于解决与政府部门的争议。

拉美国家政府有实行机会主义短期政策的传统,这使政治风险成为投资风险评估中需要重点考量的一项因素。一些投资保护条约规定了适当的国际仲裁机构,在出现投资争议时利用这类规定有助于降低上述风险。

如果投资人在此问题上能有效规划,将减少东道国政府对权力的滥用,并最终使得他们更倾向于与投资人达成合理的投资解决方案。

第二项考量是商业仲裁,这种方式用于解决与商业合作伙伴的争议。外国投资人一般更愿意接受东道国以外的仲裁地点,因为这可能使得争议处理结果对双方来说更加公平。

但是,通常来说投资人必须接受拉美之内的一个仲裁机构。谨慎选择该机构对于中国投资人至关重要。在国际仲裁的策略和制度方面各拉美国家有一定差别。因此,中国投资人选择一个常用的拉美仲裁机构更为妥当。从长期来看,这能增加可预测性并降低风险和成本。

无论是在政府还是私营企业,对中国在拉美拓展的形式深思熟虑,对于两个地区在合作中互惠互利都至关重要。

Pablo Rueda是PAGBAM律师事务所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办公室合伙人。联系方式为电话:+54 11 4114 3047或电邮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