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外国直接投资创下历史新高,中国继续扩大在非洲的影响力,但如何与本地化政策取得平衡成为了一道难题。Vanessa Ip报道

今天的非洲,中国是当之无愧的老资格。根据麦肯锡公司2017年的报告《龙狮共舞:中非合作及未来伙伴关系演化》,目前在非洲经营的中资企业共有一万多家。来自中国的贸易、投资、基建、融资及援助均达到了其他国家难以企及的水平。

在2015年中非合作论坛(FOCAC)峰会上,习近平主席承诺截至2018年底向非洲累计投资600亿美元。虽然目前实际投入金额尚未清楚,毋容置疑的是中国已成为非洲最重要的经济合作伙伴,随着一带一路倡议如火如荼推进,这个势头正在进一步增强。

据麦肯锡的报告称,中非贸易额在2001年仅为130亿美元,到2015年增至1,880亿美元,年增速在20%左右。外国直接投资(FDI)则从2004年的10亿美元飙升至2015年的逾350亿美元,年增速高达40%。自2015年以来,中国成为当地一家独大的双边基建项目供款人。

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安永在2017年发布了另一份题为《重新定义互联互通》的报告,指出中国大部分资金是以发展援助(贷款及援助)的形式流入非洲。虽然全球动荡加剧,FDI模式仍保持稳定,当曾是非洲最大投资者的英美两国疲于应对国内政策变化和迷茫前景时,中国作为FDI提供者的地位正在日益提高。

DAVID THOMPSON Cliffe Dekker Hofmeyr 合伙人 南非开普敦 Director Cliffe Dekker Hofmeyr Cape Town, South Africa

南非开普敦市Cliffe Dekker Hofmeyr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兼公司和商业部地区执业负责人David Thompson说:“从整体上来看,非洲各行各业正随着新兴消费阶层的壮大不断发展,制造业、技术行业、媒体和电信以及消费品和零售业正在步入繁盛期,而此前的宠儿是采掘业和基建行业。

“但是,我们不能用一刀切的思维模式去看待整个非洲。非洲有54个国家,它地理幅员辽阔,市场充满活力,但又千差万别,在不少领域有巨大的投资潜力。”

本期特别报道的第一部分将重点介绍非洲中部、西部和南部的主要发展,涉及的国家包括安哥拉、博茨瓦纳、喀麦隆、佛得角、加纳、马里、尼日利亚和南非。

南部

博茨瓦纳。据哈博罗内市Minchin & Kelly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Tatenda Dumba称,中资企业在博茨瓦纳的建筑和零售服装行业占据主导地位。除了参与建造商业和住宅领域几座高端建筑外,中资还有主导当地制造业的计划。据她介绍,虽然博茨瓦纳高度依赖采矿业,但政府正在鼓励投资者建设替代性的行业,特别欢迎从事制造业和科技行业的公司。Dumba称博茨瓦纳的监管环境“对外国投资者普遍宽容”,政府下设的博茨瓦纳投资贸易中心通过提供吸引人的避税天堂结构和金融补助来鼓励外国直接投资。“但有部分行业只向公民持股的企业开放,尤其是零售服装和耐用品批发供货这些普通的贸易行业,这是外商面临的唯一监管挑战,”她说,“申领这些行业的贸易执照通常极不容易。博茨瓦纳政府也越来越倾向于向公民赋予经济权利,因此它更欢迎与当地人合作的外国投资者。”

Dumba强烈建议中国投资者熟练掌握2016年5月2日开始施行的《经济特区法》,其目标是建立、开发和管理好经济特区,为本地和外国投资创造有利的环境,从而帮助博茨瓦纳扩大就业机会和实现经济增长目标。

南非。南非是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最大的集中地之一,同时也是非洲大陆最大的区域内投资者。fDi Markets的数据显示,南非是中国在非洲直接投资的五大目的地之一,2003年至2017年吸收投资金额超过了50亿美元。

中国在南非的投资仍然集中在采矿、资源和基础设施领域。但据Thompson称,南非也在扮演枢纽经济体的角色,便于企业将雄心壮志投射到非洲大陆其他地方。“在过去几年中,我们以欢迎的姿态目睹中国资金投向南非各行各业,包括制造业、银行业、科技行业、媒体和电信(TMT)、消费品和零售业、服务业、基础设施、房地产、酒店业和建筑行业等等,”他说。“与此种多样化投资趋势并存的是仍然有大量资金和过去一样投入南非的采矿行业。”

Thompson所在的律所Cliffe Dekker Hofmeyr最近代表中石化集团的子公司SOIHL进行一宗收购交易,如果成功实施,这将成为最大的中资企业收购南非大公司控股股权交易。中石化曾斥资9亿美元收购雪佛龙在南非和博茨瓦纳的资产75%的股权。据Thompson介绍,为了遵守南非的监管制度,雪佛龙在南非和博茨瓦纳的其余25%资产由“黑人经济赋权(BEE)”的股东以及一家雇员信托持有。

“2018年1月,南非竞争委员会建议有条件批准中石化和雪佛龙的合并,”他介绍道,“这些条件深刻反映了重要交易在南非所牵涉的独特的公共利益博弈,也展示了如何在这些因素和商业要素之间互相权衡。”

“中石化同意在南非扎根,以该国作为在非洲经营中下游业务的区域基地,也作为未来向非洲扩展的平台。另外,中石化还做出几项承诺,一是在五年内对其开普敦炼油厂投资升级,将其建设成世界一流的工厂;二是在收购完成后维持当前的就业水平,在若干年内不裁撤任何员工;三是在发展燃料营销业务时要照顾黑人经营的小型燃料零售企业。”

PIETER STEYN Werksmans 合伙人 南非约翰内斯堡 Director Werksmans Johannesburg, South Africa

Pieter Steyn是Werksmans律师事务所驻约翰内斯堡市合伙人,他说新组建的BEE委员会正在成长为“不可忽视的力量”,并且“监管环境在不断地变化和发展,中国投资者必须紧跟形势”。

然而,ENS Africa律师事务所驻约翰内斯堡市亚洲业务组的负责人Kenny Chiu认为,紧跟本地形势是在非洲经营的中国投资者仍在竭力应对的难题。“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本地化要求,不过其主题是共通的,那就是通过政府政策和社会经济进程,提高非洲本地人参与管理、拥有和控制本地经济的程度,从而推动东道国的经济转型。”

“一些中国投资者发现,在遵守本地化成分强制要求和保持竞争力之间取得平衡十分困难。此外,有部分投资者的应对方式不是聘请合适的顾问,而是依靠在互联网上搜罗的过时信息和他人的道听途说,结果是白白耗费了时间和资源。”

Chiu称另一个法律难题是有些投资者在决策过程中不认真对待税务规划。他认为投资者的税务规划策略不仅需要以最优化的方式快速地解决目前的问题,也要有足够的灵活性来应对快速变化的国际税收政策。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selected content, including this article, or subscribe to unlock all content.

If you are already a registered user or subscriber, login her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注册用户。你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该部份内容(包括这篇文章)。你也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

如果你已经是我们的注册用户或者订阅会员,请在此登录:

加蓬外商直接投资鼓励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