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带一路”系列报道的第二篇文章中,我们介绍律师们具体是如何通过参与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和项目融资交易协助中国将这一构想由计划变为现实。George W. Russell报道

看之下,现代化程度较高的哈萨克斯坦似乎与相对落后的坦桑尼亚毫无共同之处。然而,两国都已成为中国雄心勃勃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的受益者,该倡议将60多个国家联系在一起,资金投入约9000亿美元,主要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国家主席习近平约在四年前提出一个包括陆路及海路经济联接的倡议,即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此后关于“一带一路”相关项目的新闻报道似乎就源源不断,势不可挡。

“一带一路”的核心项目包括:从中国新疆到巴基斯坦瓜达尔的陆上走廊,投资金额超过500亿美元;从中国昆明到新加坡的高铁线,投资金额约40亿美元;以及斯里兰卡科伦坡附近的港口开发项目,投资超过10亿美元。

为了资助这样的大型项目,北京已经成立了一大批新的贷款机构,例如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得到了57个国家的支持,拥有超过1000亿美元的初始资本,主要用于(但不仅限于)投资一带一路项目的建造。

此外,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国家外汇管理局于2014年推出了总金额为400亿美元的丝路基金,用于投资“一带一路”。

2015年,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获得了820亿美元的中央政府资金,为相关项目提供贷款。

与二战后重建欧洲的美国马歇尔计划相比,巨额的资金及“一带一路”的全球影响力也震惊了全球。瑞银财富管理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胡一帆说:“一带一路已成为中国政府推动国内发展、促进跨洲合作的中心战略。”

对律所而言,“一带一路”是项目融资业务的一剂强心剂。“[亚投行]是近十余年来多边融资业务格局的最大变动,将大幅增加其深度和复杂程度。”年利达律师事务所上海办公室合伙人方健表示。

也有人担心‘一带一路’倡议能否成功。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战略专家、前Gilbert + Tobin悉尼办公室合伙人David Brewster注意到,该倡议“要求各国之间通力合作,但其中不乏政局不稳、腐败严重或国内冲突激烈的国家。”

律师事务所也意识到前方可能遭遇的风浪。大成律师事务所迪拜办公室合伙人Neil Cuthbert 表示:“一带一路倡议下的不少项目恐怕无可避免地要在法律环境不确定、存在失败风险的前提下进行。”

不过,“一带一路”沿线的几个小型项目已经在改变人们生活。例如,丝路基金将提供资金用于铺设光纤电缆,使哈萨克斯坦的农村地区连上互联网,并出版一系列斯瓦希里语版本的中国商业类书籍和教科书在坦桑尼亚出售。

宣传与现实

中国企业十分关心“一带一路”为经济带来的影响。“这一倡议应该能够增加中国在沿线国家的影响力,并吸引更多的客户进入中国市场,”TTL控股公司驻上海首席财务官Stephen Wong说。该公司在中国开办多所采用美国课程授课的高中。

中国政府已经准备好激励措施,吸引企业开赴“一带一路”沿线地区。“一带一路倡议所鼓励的行业可以享受税收优惠、更容易的融资及更快捷的境外投资批准过程,”总部设于南京的综合性企业三胞集团国际部副总裁Steven Li表示。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selected content, including this article, or subscribe to unlock all content.

If you are already a registered user or subscriber, login her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注册用户。你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该部份内容(包括这篇文章)。你也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

如果你已经是我们的注册用户或者订阅会员,请在此登录:

在瑞士进行合作研发

百慕大相对其他离岸司法辖区的优势

BVI助力一带一路互联互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