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法院

0
135

杭州互联网法院是中国第一家同类法院。我们采访了阿里巴巴集团副总法律顾问俞思瑛对该法院的看法。

《商法》:杭州互联网法院成立的背景是什么?阿里巴巴在其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Hangzhou
俞思瑛

俞思瑛:在2015年3月份的时候,我们跟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试点合作了“电子商务网上法庭”。目的是为了化解电子商务领域纠纷,便利当事人诉讼,“要让诉讼像网购一样便利”。在网络纠纷案件中,证据往往是电子数据,一旦涉及诉讼,网上的数据首先要做公证,之后再送到法院做线下审理。案件结束后,我们复盘时,需要把案卷中的信息摘要出来,录入到我们的系统。

这里面存在几个问题:(1)成本高。这些环节中涉及到公证费、雇佣资料录入人员等。(2)效率低且数据利用率较低。(3)异地诉讼。网络购物中买家、卖家通常在不同地域,根据“原告就被告”的诉讼管辖原则,异地诉讼非常普遍,且十分不便。

网上法庭建立两年后的2017年,浙江省高院鉴于这一试点的成功,申请设立互联网法院。由此,原有的“电子商务网上法庭”升级成了杭州互联网法院。

《商法》:当事人在淘宝平台发生纠纷后,可以选择互联网法院之外的解决途径吗?

俞思瑛:发生纠纷后用户有多种选择去解决纠纷。比如,用户可以选择直接找淘宝投诉;也可以选择使用阿里巴巴的“大众评审机制”,解决消费维权纠纷;还可以打政府服务热线进行行政投诉;当然用户也可以选择互联网法院外的其他法院去诉讼。除了杭州,北京和广州还各有一家互联网法院。可以说,用户的选择是多样的。

《商法》:杭州互联网法院已成立两年多,阿里巴巴所占案件量是多少?

俞思瑛在目前杭州互联网法院审理的案件中,也有很多涉及其他电商平台的诉讼,涉及阿里巴巴平台的案件数量占比并不高,未达半数。虽然法院成立之初所用的技术由阿里巴巴提供,但我们已经把相关知识产权转让给了独立的第三方公司,由他们做未来的系统继续开发和运营。

《商法》:与法院的合作,带给您哪些思考?

俞思瑛:我觉得行政投诉、仲裁、诉讼等每一个纠纷解决机制背后的成本和效率都是不一样的,最理想的状态是没有部门之间的界限和分割,从用户角度出发,为用户提供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的解决机制,然后剩下的就是这些机制和服务提供者如何解决互相协作的问题。

诉讼只是争议解决的方式之一,我们自己目前也在做一些诉前调解工作,并将纠纷分流到投诉、仲裁等多个渠道,以减轻法院的工作压力。其实纠纷案件量大,本质上是因为社会就某一类问题缺乏共识和裁判标准。如果共识和标准是清晰的,当事人之间自己就能解决问题了,大家无需走到法院这一步。

《商法》:您觉得杭州互联网法院对中国司法系统的完善是否起到促进作用?

俞思瑛:我觉得当然有。互联网法院第一是公开透明,第二是具有较高服务意识和效能。互联网法院出现了之后,互联网公证处等也相继出现,所以它不仅对司法体系,也对行政管理提出了新的思考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