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事务所、企业法务团队和律师个人都在努力跟上法律科技的发展步伐,有些在这方面处于领先位置,科技重塑传统法律行业的趋势正开始成形。龙思聪报道

克·麦坚时律师事务所在2017年采用了主要用于处理并购等交易类项目的人工智能。贝克∙麦坚时选用的是eBrevia公司,它采用人工智能或认知计算(cognitive computing)来分析和提取合同信息。总部位于康涅狄格州的eBrevia公司首席执行官Ned Gannon表示,其产品使非技术性用户可以自行“训练”软件来提取自定义条款,并满足特定需求。

律师需要用几百个小时来分析不计其数的文件并进行报告,而上述人工智能工具在经过“训练”后只需几秒种便可完成相同的工作。这就意味着律师事务所和企业法务可以节省时间和金钱,当然通过人工智能做重复性的工作,也会不可避免地造成所需律师人数的减少。

鉴于第一批人工智能工具从2016年开始已经在律师事务所承担一些工作,威胁前所未有地接近律师。不过法律科技的故事至少十年前就开始了,当时Rocket Lawyer和LegalZoom等行业先驱进入法律服务市场,与传统律所及信息公司展开竞争。这些年轻的公司用全新的商业模式改变了法律服务市场,而这些模式也很快在世界范围内被其他初创企业所接纳。

但是与其他拥有数十亿美元投资的科技行业相比,即使是在相对发达的欧洲或北美地区,法律科技仍处于起步阶段。根据咨询公司CBInsights的数据,对法律科技的投资在2016年仅为1.55亿美元,共67笔交易;其中最大的一笔交易是电子证据揭示(e-discovery)软件CS Disco获得的1860万美元融资。尽管如此,法律科技正在兴起,这是毋庸置疑的。

前景光明

随着亚太地区经济的发展,西方法律科技领域的先行公司的重心也向东转移。在2017年初,印度律所Cyril Amarchand Mangaldas开始采用人工智能工具Kira处理一些法律工作,据称这是第一个在亚洲使用人工智能的律所。九月,王律师事务所也采用了伦敦一家人工智能公司Luminance的技术协助其企业/并购业务团队,成为新加坡首家使用人工智能的律所。该平台对于交易合同直观的解决方案能够确保该律所的律师从一开始就聚焦在关键文件上,从而更有效地进行尽职调查和其它合同审理程序。

位于多伦多的Kira Systems联合创始人兼行政总裁Noah Waisberg表示,该公司的机器学习技术在亚洲获得了“令人振奋的增长势头”。

Waisberg表示:“正如我们所在的其他市场,我们看到亚洲的客户正全面地推进创新,显示出其对于业务长期转型的真实决心。”他发现“法律科技公司的数量正在迅猛增长,对整个亚洲市场的法律业务实践产生了影响”。

NOAH WAISBERG Kira Systems 联合创始人及行政总裁 多伦多 Co-founder & CEO Kira Systems Toronto

来自eBrevia公司的Gannon对其公司在亚洲的发展也充满信心。“亚洲市场对法律科技的应用持欢迎态度,”他说。“为了满足亚洲市场的特有需求,我们正在快速更新我们的软件,包括添加更多语言能力以及对更多条款进行预先训练。”

亚洲本地的法律科技初创公司也如雨后春笋般兴起,并迎头赶上。例如,在中国中央政府积极鼓励创业的政策背景下,数十家中国法律科技公司在过去的五年间成立并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资助。

无讼网络科技是该领域中国领先的企业之一。2016年年底,这一中国在线法律服务平台在B轮融资中募集了1700万美元,成为全球最大的法律科技投资项目之一。该公司起初于2014年开始运营微信账号,之后进军案例数据库领域,案量多达4000余万件,并于2016年推出了一个名为“法小淘”的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帮助用户分析案例及定位律师。

尽管中国法律科技市场还处于起始阶段,但无讼网络科技的创始人蒋勇对这一市场持乐观态度。“相比法律服务比较发达的市场来说,互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技术对中国法律科技的影响更容易显出成效,”蒋勇说。“因此,这方面还是很有前景的。”他相信在人工智能的数据积累和场景应用等方面,中国企业有可能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超越美国的同行。

由于工作原因,蒋勇与数千名中国律师都有所接触。蒋律师认为,中国目前对于新科技的态度是非常开放的,在一定程度上甚至超越了英美国家对科技的包容态度,这也是法律科技在中国快速发展的一个原因。“中国跟其他地区不太一样的地方是,官方非常重视法律科技的发展,由此带动和推进了这方面的研究以及资本的关注,”他说。

蒋勇 JIANG YONG 无讼网络科技 创始人,北京 Founder Wusong Technology Beijing

蒋律师的乐观态度并非盲目的。例如,中国的很多法院就已经设立了门户网站供当事人提交文件。

新加坡也采取了创新和前瞻性的方式,使得新的法律模式和技术不断发展,让律师可以更好地服务客户。今年早些时候,新加坡政府推出了280万新加坡元(200万美元)的“法律科技启动”计划,为法律科技提供资金支持。七月份,新加坡法律协会宣布了一项“未来法律革新计划”(FLIP),旨在使法律专业人员准备好应对即将出现的颠覆性科技。

“我们希望推动行业内的法律创新,帮助法律界为未来做好准备,为他们开发新业务模式以及开发适应数字时代的新法律技术提供所需的行业生态环境,”FLIP计划的负责主管Noemie Alintissar-Mooney表示。她同时也是一位法律科技领域的创业者。

NOEMIE ALINTISSAR-MOONEY 未来法律革新计划(FLIP) 负责主管,新加坡 Manager Future Law Innovation Programme (FLIP) Singapore

印度尼西亚等国家也呈现出积极的趋势。“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维多多全力支持创新型初创企业的设立,这类企业的数量有望上升,”雅加达一家提供公司注册服务的法律科技公司PopLegal Indonesia的创新与运营副总裁Brilly Andro表示。

与许多亚洲国家一样,印度尼西亚律师在人口中的比例偏低,只有1:10,000,而在美国这一比例是1:250。Andro表示:“在法律市场人力不足的情况下,我们认为对法律科技的需求会很大。”他认为,印尼的法律市场会很快繁荣起来,“比其他行业更壮大”。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article, or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the current issu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订阅会员。你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你也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