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律师业务

0
81

deals

客户的商业交易筹划安排,谈判磋商以及起草协议的律师被称为交易律师。在过去20多年,法学院和律所越来越专注于对法学生和律师进行相关知识和技能的教育和培训,以期把他们培养成优秀的交易律师。

在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这些管辖区域,法学院将交易律师的相关课题纳入课程中,将实体法置于交易背景下进行教授。换言之,学生从交易的视角来学习法律,而不是通过法律的视角来学习交易。

中国的法学院也已开始关注交易法律的教育培训。比如,人民大学法学院就有一个为期一周的密集课程——跨国交易律师技能集中训练营,该课程以英语授课,培训学生的法律实务技能。

律所也扩展了专业培训课程,将专业技能,如咨询、合同起草和谈判技能,以及商业意识纳入培训中。此外,有关技术的使用的培训也愈加重要,尤其是在律师已开始在尽职调查和智能合约领域使用人工智能的背景下(有关智能合约的讨论,请阅读《商法》第7辑第8期文章《金融科技与智能合约》)。

以交易的视角来培养法学生和培训律师,这就要求学生和律师理解交易律师做什么,以及怎么做。这背后是一个更大的律师转型过程,他们要从问题发现者转变成为问题解决者,不再是单纯地接受指令和执行交易,而是成为交易的商业伙伴和可信的顾问,能够为客户缔结更好的交易。

但是,在培养优秀交易律师的过程中,有一个环节是被忽略的,即理解交易的构架和交易缔结过程。我们已非常清楚律师在实务技术层面需要知道“什么”和做“什么”,也清楚他们应“如何”运用他们的技术知识和专业技能。但我们还不懂的是客户“为什么”要做交易以及“为什么”要以特定方式完成交易。

当然,通过在职训练来提高交易律师技能,给予律师们必要的经验让他们高效做事,这是最好的培训方式了。但是,如果对交易的缔织没有一个概念框架,那么律师通常就会靠直觉判断,缺少全局观。

在我此前作为执业律师和交易律师的职业生涯中,我一直都很自信,这也不无道理,因为我认为我的从业经验,加上我在法学院和毕业之后培养的专业知识已为我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让我有能力为客户提供交易方面的建议。我也相信我的经验和专业知识能够强化我对于交易所建立起来的一幅知识拼图。每次出现一个类似的法律问题或类似的事实结构时,这个拼图中相关的那一块就会下意识地浮现在我眼前,而我则依着这块拼图去解决问题。但是,我好像是在一个没有灯而且关着窗帘的房间里拼图的。现在回想起来,我意识到我缺乏的正是有关交易缔结的概念框架。

这个框架就是能够把所有元素(技术知识、执业技能和商业意识)拼接起来但却被忽略的那一环,有了这个框架,律师就能建立起自己的洞察,让他们不仅能够执行交易,而是能够顺利成功地执行交易,且为客户和交易本身增加价值。现在很多日常的法律工作都由技术进行自动化,人工智能也在增强或取代人类智慧,在这样的从业环境下,这一框架尤为重要。

在由技术赋能的未来,各专业领域,如会计和法律之间的界限会被打破。在我看来,这会带来一个现象,专业的顾问不再以他们的身份划分,而是通过他们做什么以及怎么做事来区分。换言之,律师、会计和其他顾问之间的传统的界限将变得不那么重要。

这就意味着律师不能再局限于自己的传统专业范围或教条中,我们要通晓多领域,有跨领域思维。我们要能够找到不同的方式来为客户和交易增加价值。

这里推荐一本书:

《交易的构架:交易律师策略》,Duc V. Trang著,新加坡法律学会,学会出版社出版,2019年(Singapore Academy of Law, Academy Publishing)

在这本今年早些时候推出的书中,Duc Trang指出,法学院和律所一直以来都培训律师分析细节的能力,或者说只看某几棵树,却忽略了整个森林。Duc认为,律师如果对于交易的缔结有一个概念框架,就好比有了一个算法,指引律师形成一个“全局”观,让他们能够看到为实现交易需克服的种种问题和限制。其影响之巨大,能够帮助律师培养起“宏观”的解决问题的技能,把他们的角色从交易的“构建者”拓展成交易的“设计师”或“建筑师“。

Duc 邀请我为书写前言,我在前言中提到,本书的一大优势在于它能给予从业人员和学院派人士同样的启发,两者都能从本书的创新思维和洞察中获益。律师的教育和培训思维贯穿全书,并佐以证据分析和相关文献思想,这是更为难得的一点。本书既分析了“为什么”的问题——第一部分列出了“框架”的背景和理由——也分析了“怎么做”的问题,第二部分阐释了这个“框架”如何为律师打下一个基础,让他们培养起“宏观”的解决问题的技能,设计出能够反映合同双方相互冲突的商业和经济利益的交易。第三部分,即最后一部分,从法学院和律所的角度设计了一套教学法,并审视了“框架”如何助推法律职业的转型。

Duc在最后一章中提出,技术将转变和颠覆法律职业(这里我要加上法学教育),这意味着,我们无法预测未来的法律职业是什么样的。律所和法学院也理所当然地会有所担心。

但和Duc一样,我对法律职业的未来非常乐观,我们认为它能够领先市场至少一步,继续为客户和交易创造附加值。我相信这本书有助于维持业界的这一价值,从这一点看,这本书将发挥重要的作用。

一带一路
葛安德
Andrew Godwin

葛安德以前是年利达律师事务所上海代表处合伙人,现在墨尔本法学院教授法律,担任该法学院亚洲法研究中心的副主任。葛安德的著作《商法词汇:法律概念的翻译和诠释》重新汇编了其在本刊“商法词汇”专栏撰写的所有文章。该书由Vantage Asia出版。如欲订购,请即登录 www.vantageas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