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多个发达国家拥有珍贵的资产、先进的专业技术并且欢迎投资在这些因素的鼓励下,去年中国对这些欧洲国家的投资再新高。黎爱莲为您报道。

会与商业版新闻在5月像是炸开了锅,纷纷对中国商人李金元的大方行为进行头条报道:身价过十亿的李金元作为天狮集团的创始人兼董事长,带领公司近6500名员工进行了一次豪华的欧洲四天游。

来自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天狮员工乘坐150辆巴士旅游,从巴黎到戛纳,再到尼斯和摩纳哥,以此庆祝天狮这个直销巨头的20周年纪念以及与法国建立的合作关系。

据报道,这次集体出游共花费了13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9080万元)。在旅途的尾声,天狮还打破了多个纪录,其中包括创造了吉尼斯“以人体拼写最长句子”的纪录。六千多名员工在尼斯的度假胜地“蔚蓝海岸”拼写了“Tiens’dream is Nice in the Cote d’Azur”(意为“天狮梦想尼斯绽放”)。

从其业务的全球规模来看,天狮在全球100多个国家有商业活动,这可能是旁人意想不到的,但在中国市场的投资不再只是单向流动。当中国经济越发成熟,投资者也顺应中国的“走出去”战略,正寻求在国境之外让他们的控股资产变得多样化,并发掘新的消费者和专业技术。如果投资者正在物色高科技专业技术、有知名度和经验的制造商、安全的食物、航空项目或者高净值资产,西欧和南欧都是无可比拟。

贝克·麦坚时律师事务所与荣鼎咨询公司的研究显示,中国对欧洲的投资在2014年创了新高,录得的153个交易总金额超过180亿美元。西欧和南欧的发达国家是投资者的首要目的地,其中对英国、意大利、法国、葡萄牙和德国的投资占了交易总额的80%,共145亿美元(约人民币899亿元)。信息供应商并购市场资讯(Mergermarket)的报告指出,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对欧洲的投资交易中已经公布的共有11项,总值达96亿美元。

欧洲正在张开怀抱,热情欢迎这轮中国投资潮。中国和欧盟正就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进行磋商,最近双方在3月展开了第五轮对话,不过短期内还不会有结果。除了来自中国的投资突破记录,欧盟在2014年还是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贸易总额达到6151.4亿美元,比2013年增长了9.9%。

欧洲各金融中心也一直努力提高自身对中国投资者的吸引力。伦敦、法兰克福、巴黎及卢森堡的金融中心建立了人民币结算银行,而英国也在去年成为首个发行人民币主权债券的欧洲国家。

Carnelutti Studio Legale Associato律师事务所驻米兰高级合伙人Luca Arnaboldi对此表示赞同:“目前,中国资金以及相关的投资项目、企业正受到前所未有的欢迎。”

“我们从前看到的是,中国国有企业集中投资发展中国家,以求锁定自然资源,支撑中国经济可以一路前行;但是过去几年,随着中国民企、国企在价值链上努力上爬,我们看到中国投资者已经走向发达国家市场,”Squire Patton Boggs律师事务所驻上海管理合伙人陆大安(Daniel Roules)说。

Gateway to experience-Daniel Roules

认真克服挑战

中国对境外投资是一个较新的现象,特别是流向发达国家的投资。Smith dOria律师事务所驻巴黎合伙人Isabelle Smith Monnerville说,进入某个市场的新投资者起初都会遇到绊脚石。

“我已经看到[中国投资者]在管理外国分公司的策略上有了进步。新手投资者可以在前人已经奠定的可靠基础上构筑自己的投资流程,这是他们的优势。因此,这个学习过程会是迅速的,而且时间也会缩短。”

Gateway to experience-Isabelle Smith

Daniel Roules建议投资者采取必要的预防措施,在签署任何交易之前都要进行尽职调查。“在欧盟、美国等更发达的国家或地区,你将会面对合规挑战,而且你也必须了解会有什么风险。如果公司习惯于在执法力度没那么严格的中国或其他地方经营,欧美的合规风险可能让它们措手不及。”

比利时史特博律师事务所驻香港合伙人薄格尔(Jan Bogaert)也有相同的看法。“对于潜在的中国投资者,最重要的挑战是熟悉并接受欧洲主导的交易过程中的规范,”他说,“这里有公平竞争的环境,但中国投资者必须意识到,他们可能要不时投入更多的准备工作和内部努力,以确保他们在开始交易时与其他竞价者享有平等地位。”

Gateway to experience-Jan Bogaert

尽管在中国也存在地域文化差异,但在欧洲,就算两个国家之间的距离还不如广州到福州那么远,它们就已经存在相当大的文化和社会差异。欧洲国家和中国之间的差异就更不必说了。

凯明迪律师事务所驻北京合伙人Sara Marchetta表示,对于投资者,最大的挑战是商业和企业文化之间的不同。“除了国家电网和倍耐力等重大交易的参与公司,意大利公司常常由同属一个公司的极少数人管理,他们有时候对中国并不了解。”

Bonn & Schmitt律师事务所驻卢森堡合伙人Alex Schmitt指出,正如所有复杂的跨境交易那样,投资者选择什么样的架构也是一个挑战。“例如,由于欧洲很多国家日渐严格的税务规则,通过离岸实体去设立公司架构通常是一个危险的选择。”

Dillon Eustace律师事务所驻都柏林合伙人Brian Dillon和许多受访者都表示,中国和欧洲正在为确保双边贸易的顺利实现而在外交和社会层面付出不懈努力。“如果[中国投资]遇到障碍——我觉得这其中也确实存在障碍——很多人正付出努力以确保这些障碍都可以被克服。”

专业技术与创新能力

“在欧洲,中国投资者正关注活跃在与汽车行业相关的生产、创新及研发领域的收购目标,”Bonn & Schmitt律师事务所驻卢森堡合伙人Andreas Heinzmann说。他提到最近中国投资者对卢森堡汽车传感器制造公司International Electronics & Engineering的收购案,并说德国和法国最近也成为中国在海外汽车行业投资的目的地。

德国通过多项举措实现对研究和创新的投入,例如设立欧洲最大的应用科学研究机构Fraunhofer。这方面的投入也让德国成为高精尖科技领域和制造业的首要投资选择。

“为了能够获得西方市场先进的科技以及发达的配送网络,很多中国公司对这些行业极其感兴趣,”德同律师事务所驻柏林和上海合伙人麦荷曼(Hermann Meller)说,“如今首要的挑战是如何找到目标公司。”

Gateway to experience-Hermann Meller

欧华律师事务所驻汉堡合伙人兼中国业务部负责人Nils Krause说:“由于改进生产价值链是中国公司投资欧洲的最重要动机之一,中国投资者正寻求收购高科技生产资产,例如生产线和相关资格证书等,以及拥有专业技术的、合资格的创新型员工。”

中国投资者投向欧洲的目光并不只局限于高科技目标公司。A&L Goodbody律师事务所驻都柏林合伙人Marie OBrien表示,投资者对爱尔兰的兴趣涵盖多方面,从合资企业的创建、对爱尔兰公司的收购再到研发中心的设立。“很多中国投资者也正意识到爱尔兰在这个领域的知识产权保护以及税务制度的优势,以及通过在爱尔兰建立中心以进入欧洲市场的能力。”

但是Meller提醒道,只是简单投资拥有数量可观的专业技术的公司未必能保证成功。“一些中国战略投资者会发现,拥有在某些工业领域具备成熟科技以及专业技术的公司,并不一定能让他们在其产品上轻易地应用这些科技和专业技术。”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content, or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the current issu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订阅会员。你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你也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