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中国企业越来越有创造力,其向海外扩张时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日益重要。
罗凯茵为您报道。

着中国立志将“中国制造”的标签转变为“中国创造”,知识产权保护正在经历史无前例的发展。再加上中国“走出去”的政策正在如火如荼地推行中,现在轮到中国企业有必要加强在外国的知识产权保护了。海关总署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二月份中国出口同比增长了48.3%,尽管经济发展有所放缓,但预计2015年出口仍会超过2014年。

科技公司站在对外投资大潮的前沿。随着中央政府在研发方面的大力支持和补贴,小米、华为、中兴等国内新兴的明星企业正在冉冉升起。知识产权保护和相关的合规事务在这类中国企业的核心经营活动中起着关键的作用。

“由于认识到了知识产权可以带来的竞争优势,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开始努力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合伙人冉瑞雪表示。中国是2014年《专利合作条约》下申请数量唯一出现两位数增长的国家,年增长率为18.7%,位列《专利合作条约》申请数量第三位。

Global reach-Ran Ruixue

认为中国企业全部都是伪造者的偏见仍然存在,这经常使合法企业在知识产权侵权诉讼被诉时处于不那么有利的地位。“这都是历史残留影响,”鸿鹄律师事务所伦敦办公室合伙人Mark Hilton表示。“由于现在中国企业更有可能是寻求知识产权保护的知识产权所有人,这种偏见正在慢慢消失。”

Global reach-Mark Hilton

无论过去如何,在进军外国市场之前,就潜在的自由使用权进行检索是必要的。“不过,这不限于防范专利流氓,”Kilburn & Strode律师事务所伦敦办公室合伙人Gwilym Roberts说道。“在专利流氓问题上,中国企业不比其他公司面临的风险更大,在面对欧洲知识产权诉讼时,所有的公司都面对着同样的风险。”

小心流氓

其他法域的专利流氓对进入新市场的中国企业造成了威胁。非专利实施实体的商业模式是一家壳公司持有不是自己发明的老专利,要求目标公司支付专利使用费。

“我们给客户的主要建议是,为了核实是否有任何公司拥有有关产品的专利或专利申请,建议在巴西发布产品前先进行专利检索。这可以避免将来的诉讼,”David do Nascimento Advogados律师事务所圣保罗办公室合伙人Marcello do Nascimento。

Global reach-Marcello do Nascimento

由于立法的努力,美国专利流氓已经开始减少。在著名的Alice 诉CLS Bank案中,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提高了获得商业方法专利的门槛。此外,美国国会正在讨论阻止滥用专利诉讼可行措施的草案,包括要求更具体的诉求、律师费转移及阶段性证据。

“公司无法避免专利流氓诉讼。但是环境正在有所改变,受到专利流氓攻击的风险和潜在的赔偿金或补偿金会继续减少,”飞翰律师事务所华盛顿办公室中国业务主管合伙人印庆余表示。

Global reach-Yin Qingyu

位于奥克兰的AJ Park法律及专利事务所合伙人主席John Hackett表示,专利流氓对于新设企业和已设立企业来说都是迫在眉睫的问题。“减少专利流氓相关风险的一种方法是让你的当地知识产权专家为你进行自由使用权检索。通过检索,可以确定你的产品商业化是否会面临侵犯任何其他人已有权利的风险,不仅仅是针对专利流氓,”他说道。

Global reach-John Hackett

在东南亚,专利流氓正在扩散。Tilleke & Gibbins律师事务所驻曼谷代表处知识产权部合伙人和副主管Alan Adcock表示,Tilleke & Gibbins经常为中国客户就如何应对专利流氓的禁止函提供法律意见。“东南亚与全球情况一样,对付发出此类函件的非专利实施实体的第一步是简单、扼要地回复‘请具体解释我如何侵犯了你的专利’。”

Global reach-Alan Adcock

美国制度

中国的主要投资市场美国拥有最严格的知识产权制度。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冉瑞雪曾协助许多中国企业解决其在美国的知识产权争议,她表示美国复杂的知识产权诉讼制度完全不同于中国。比如,在美国专利诉讼中,原告可以申请陪审团审理,而中国诉讼中没有陪审团的概念。“面对在美国的知识产权纠纷,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她说道。

中国企业在美国知识产权诉讼中的角色仍然大多是被告。位于北卡罗来纳州的Coats and Bennett律师事务所Letao Qin律师解释道,中国企业的许多专利或专利申请并不是真正创新的,或者拥有足够高的质量能经受诉讼的审查。因此,只有很少的中国企业在美国提起专利侵权诉讼。

美国最高法院对Alice案的判决是最近美国专利法的最重要的发展之一。该判决有效限制了在美国可被授予专利的客体,特别是软件和金融服务的技术领域。不过,美国最高法院和美国专利商标局对该判决的指引仍然不清晰,申请人和执业者仍然处于困惑中。

“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的是,中国企业需要依靠美国专利律师来指导在美国的专利申请注册过程,”Kilpatrick Townsend & Stockton律师事务所驻上海代表处合伙人Charles Gray说道。“除非中国企业让美国律师尽早并经常参与专利申请文件的起草过程,否则他们会很不幸地发现他们提交的许多专利申请都被会认为不合格。”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article, or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the current issu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订阅会员。你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你也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