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与香港就仲裁程序提供相互协助保全(二)

作者: 陈浮,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
0
171
仲裁

高人民法院于2019年4月2日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律政司签署了《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就仲裁程序相互协助保全的安排》。上一期的文章介绍了保全措施的范围、“香港仲裁程序”的定义、内地哪些法院有管辖权等问题。本篇文章将关注具体实践中申请保全所需材料、担保以及对保全的救济。

向内地法院申请

《保全安排》第四条规定,向内地人民法院申请保全的,应当提交下列材料:

(一)保全申请书;

(二)仲裁协议;

(三)身份证明材料:申请人为自然人的,应当提交身份证件复印件;申请人为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的,应当提交注册登记证书的复印件以及法定代表人或者负责人的身份证件复印件;

(四)在有关机构或者常设办事处受理仲裁案件后申请保全的,应当提交包含主要仲裁请求和所根据的事实与理由的仲裁申请文件以及相关证据材料、该机构或者常设办事处出具的已受理有关仲裁案件的证明函件;

(五)内地人民法院要求的其他材料。

身份证明材料在内地以外形成的,应当依据内地相关法律规定办理证明手续。向内地人民法院提交的文件没有中文文本的,应当提交准确的中文译本。

《保全安排》第五条规定,保全申请书应当载明下列事项:

(一)当事人的基本情况:当事人为自然人的,包括姓名、住所、身份证件信息、通讯方式等;当事人为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的,包括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的名称、住所以及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负责人的姓名、职务、住所、身份证件信息、通讯方式等;

(二)请求事项:包括申请保全财产的数额、申请行为保全的内容和期限等;

(三)请求所依据的事实、理由和相关证据,包括关于情况紧急,如不立即保全将会使申请人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或者将使仲裁裁决难以执行的说明等;

(四)申请保全的财产、证据的明确信息或者具体线索;

(五)用于提供担保的内地财产信息或者资信证明;

(六)是否已在其他法院、有关机构或者常设办事处提出本安排所规定的申请和申请情况;

(七)其他需要载明的事项。

《保全安排》中对向内地法院申请保全所需材料以及申请书内容的要求基本上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财产保全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中的相关要求一致。这里特别要注意的是申请人对保全必要性的说明,不仅要言之有理,还要提供基本的证据证明;另外,财产线索、证据线索要具体、明确,以便法官写入裁定书且不出现歧义。

向香港法院申请

《保全安排》第六条规定,内地仲裁机构管理的仲裁程序的当事人,在仲裁裁决作出前,可以依据香港特别行政区《仲裁条例》《高等法院条例》,向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申请保全。

《保全规定》第七条规定,向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申请保全的,应当依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相关法律规定,提交申请、支持申请的誓章、附同的证物、论点纲要以及法庭命令的草拟本,并应当载明下列事项:

(一)当事人的基本情况:当事人为自然人的,包括姓名、地址;当事人为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的,包括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的名称、地址以及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负责人的姓名、职务、通讯方式等;

(二)申请的事项和理由;

(三)申请标的所在地以及情况;

(四)被申请人就申请作出或者可能作出的回应以及说法;

(五)可能会导致法庭不批准所寻求的保全,或者不在单方面申请的情况下批准该保全的事实;

(六)申请人向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作出的承诺;

(七)其他需要载明的事项。

笔者并非香港执业律师,在此不过多发表意见,建议内地仲裁的当事人向香港法院申请保全时委托香港律师协助处理。

保全担保

《保全安排》第八条规定,被请求方法院应当尽快审查当事人的保全申请。内地法院可以要求申请人提供担保等,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可以要求申请人作出承诺、就费用提供保证等。经审查,当事人的保全申请符合被请求方法律规定的,被请求方法院应当作出保全裁定或者命令等。

目前内地法院普遍接受以诉讼保全责任保险作为担保方式,这为申请人减轻了很大的经济负担。内地多家知名的保险公司均已开展这项业务,费率大同小异。这里要注意的是提前与保全法院沟通看其是否接受某家保险公司的保单以及法院对保单格式、其他保险资料的特殊要求,避免耽误时间。

对保全不服的救济

《保全安排》第九条规定,当事人对被请求方法院的裁定或者命令等不服的,按被请求方相关法律规定处理。

内地法院作出保全裁定或不予保全的裁定后,如果当事人不服,仅可向作出裁定的法院申请复议一次,不可以对裁定提起上诉。所以,事前与法院沟通非常重要,作为申请人一方要充分论证保全具有必要性,而作为被申请人一方则要说明无保全必要。

结语

此次《保全安排》将增强香港仲裁机构在国际上的竞争力, 也有利于内地法治水平的提高。当然最为受益的还是案件当事人,其权益多了一项预防性救济措施。总之,《保全安排》是积极的、有益的,对于其实施及效果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通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陈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