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与香港就仲裁程序提供相互协助保全

作者: 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
0
81
仲裁

高人民法院于2019年4月2日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律政司签署了《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就仲裁程序相互协助保全的安排》(《保全安排》)。《保全安排》共十三条,对保全的范围、香港仲裁程序的界定、保全的程序和处理等做了基础性的规定。对从事争议解决业务的律师而言,《保全安排》还带来了新的业务机遇与挑战。笔者结合国内保全和香港仲裁的实践,对《保全安排》的要点进行评析探讨,以推动制度的施行与完善。

法律渊源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九十五条规定, 香港特别行政区可与全国其他地区的司法机关通过协商依法进行司法方面的联系和相互提供协助。据此,自1999年以来,最高人民法院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先后签署了七项民商事领域的司法协助安排,分别是:

  • 《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委托送达民商事司法文书的安排》(1999年1月14日);
  • 《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执行仲裁裁决的安排》(1999年6月21日);
  • 《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认可和执行当事人协议管辖的民商事案件判决的安排》(2006年7月14日);
  • 《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就民商事案件相互委托提取证据的安排》(2016年12月29日);
  • 《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认可和执行婚姻家庭民事案件判决的安排》(2017年6月20日);
  • 《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认可和执行民商事案件判决的安排》(2019年1月18日);
  • 《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就仲裁程序相互协助保全的安排》(2019年4月2日)。

保全措施的范围

《保全安排》第一条规定,本安排所称“保全”,在内地包括财产保全、证据保全、行为保全;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包括强制令以及其他临时措施,以在争议得以裁决之前维持现状或者恢复原状、采取行动防止目前或者即将对仲裁程序发生的危害或者损害,或者不采取可能造成这种危害或者损害的行动、保全资产或者保全对解决争议可能具有相关性和重要性的证据。

根据上述规定,《保全安排》中所指的“保全”既包括内地的财产保全、行为保全、证据保全,也包括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强制令和其他临时措施,其概念的外延比两地都要大。此外,内地现行《中国仲裁法》没有规定行为保全,律师在今后的仲裁业务中遇到行为保全可以援引《保全安排》作为参考依据。

何为香港仲裁程序?

《保全安排》第二条规定,本安排所称“香港仲裁程序”,应当以香港特别行政区为仲裁地,并且由以下机构或者常设办事处管理:

(一)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或者总部设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并以香港特别行政区为主要管理地的仲裁机构;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的政府间国际组织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的争议解决机构或者常设办事处;

(三)其他仲裁机构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的争议解决机构或者常设办事处,且该争议解决机构或者常设办事处满足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订立的有关仲裁案件宗数以及标的金额等标准。

以上机构或者常设办事处的名单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供,并经双方确认。

概言之,《保全安排》所指的“香港仲裁程序”有两个标准,一是仲裁地在香港,二是香港承认的机构所管理的仲裁案件。《保全安排》不适用于仲裁地在香港的临时仲裁,且不适用于未列入名单内的仲裁机构管理的仲裁。目前,名单还没有最终公布,不过根据影响力、认可度等因素考量并预测的话,香港国际仲裁中心(HKIAC)、国际商会(ICC)仲裁院香港分处、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香港仲裁中心(CIETAC Hong Kong)应包含在内。

内地管辖法院

《保全安排》第三条规定,香港仲裁程序的当事人,在仲裁裁决作出前,可以参照《中国民事诉讼法》、《中国仲裁法》以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向被申请人住所地、财产所在地或者证据所在地的内地中级人民法院申请保全。被申请人住所地、财产所在地或者证据所在地在不同人民法院辖区的,应当选择向其中一个人民法院提出申请,不得分别向两个或者两个以上人民法院提出申请。

由此可见,按照《保全安排》,香港仲裁程序的当事人既可申请仲裁前的保全,也可以申请仲裁中的保全。仲裁中的保全,应由仲裁机构转递申请。内地法院对仲裁机构转递的保全申请一般由立案庭审理,重点审查保全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不同法院掌握的尺度存在差异。而且,法院不仅仅是书面审,而是会通知申请人到法院进行谈话。考虑到保全工作的专业性较强,建议申请人委托中国律师作为代理人参加保全程序。

此外,《保全安排》对管辖法院从级别上和数量上进行了限制,规定只能向中级人民法院申请,且只能向一个有管辖权的法院申请,这与内地仲裁中可以向多个法院申请不同。这就要求申请人综合考虑法院办案数量、仲裁保全业务的熟悉程度等因素,慎重选择。

作者:通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陈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