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中国来说,中东和北非已经不仅仅只是石油和天然气的储藏之地。在本文中,龙思聪探讨该地区的新投资热点

林王国有一座名为Diyar Al Muharraq的人工岛,鲜为中国人所知;但在岛的西南角,一座叫“龙城”(Dragon City)的超级购物中心在四月份工程还没竣工时,其商铺就已经全部租出。该购物中心可容纳超过750家零售商铺,预计将成为一个中国商品的大型直销贸易平台。

Main_picture这个特大型项目是巴林一家当地开发商和中国大型国际贸易公司Chinamex之间合作协议的结晶。该项目借鉴了Chinamex位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联酋)的另一个购物中心“迪拜龙城”(Dragon Mart)的成功经验。迪拜龙城有超过3500家店铺,被誉为中国大陆以外最大的中国商品交易中心。

但是零售业仅仅是中国在整个中东和北非地区大量投资项目的冰山一角。“巴林和整个中东地区有许多行业被视为受中国投资公司追捧的热点行业,”巴林Zu’bi & Partners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Qays Zu’bi谈道。

有些投资目标国家也在积极向外国投资者敞开市场,阿联酋就是一个例子。“尽管阿联酋已经建立了可能是最广泛的自由贸易区,但近年来该国新的自贸区在数量上仍然有大幅增长,”德同律师事务所驻安曼和多哈的合伙人Safwan Moubaydeen谈道。

安睿律师事务所多哈办公室管理合伙人Dani Kabbani说:“为了鼓励外国投资,卡塔尔对外国投资人提供了各种优惠待遇,包括免税、能源补贴、天然气和电力的名义费率以及低成本融资等。”

New business in ancient lands-Dani Kabbani

在经历了一些政治动荡后,埃及也在努力改善其投资环境。Al Tamimi & Company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及埃及办公室负责人Mohamed Khodeir说:“过去两年埃及在促进商业需求的立法层面有了重大变化。最近投资体制也进行了调整,为申请业务批准和许可的投资人提供一站式服务。”

中国是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伊朗等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之一。而且,随着中国与中东和北非国家在不同领域合作的加强,中国很可能在对该地区的投资中起到重要作用。

在2014年的中阿合作论坛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中国将进一步与阿拉伯国家开展合作。在多次提及新丝路蓝图的同时,习主席提出构建“1+2+3”的合作格局。其中,“1”是指能源,“2”是指建设工程和贸易,“3”是指核能、航天卫星和新能源。

习主席提到的行业也是阿拉伯本地和国际专家眼中的热门行业。“贸易、建设工程和油气始终是中国在中东和北非地区直接投资的最热门行业,”Al Tamimi & Company律师事务所在迪拜的管理合伙人Husam Hourani说。

勘探能源

根据《经济学人》的资料,中国在2014年已经超越美国成为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其中大约51.2%的石油来自沙特阿拉伯(16.1%)、阿曼(9.7%)、伊拉克(9.3%)、伊朗(8.9%)、阿联酋(3.8%)和科威特(3.4%)等盛产石油的中东国家。

在近期被俄罗斯超越之前,沙特阿拉伯一直是中国的第一大石油进口国。而整个中东和北非地区仍然在中国巨大的石油消费总量中占据着最大份额。“对于整个地区尤其是沙特阿拉伯而言,石油和天然气仍然是主导产业,”瑞生律师事务所利雅得办公室管理合伙人Salman Al-Sudairi说。

在四月,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和中国石油巨头中石化公司成立的一家合资炼油厂出口了第一批石油焦炭。而这家炼油厂据说日产量可达到40万桶。

伊拉克也是中国能源投资的热门目的地。“我们已经看到中国企业作为经营者参与上游油气资产开发的地缘政治战略,”伊拉克的Iraq Law Alliance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Thomas Donovan说。

2014年英国石油公司和中石油增加了他们在伊拉克的合资企业中所占股份,以开发伊拉克最大的鲁迈拉油田。该油田出产伊拉克40%以上的石油。

但是这类能源项目中的一部分面临运输困难。Donovan说,由于缺少陆路途径,来自中国的基础设施物料都必须通过港口进口到伊拉克。遗憾的是,他表示“目前港口运作非常缓慢、低效”。

中东和北非地区能源行业的投资机会已经扩展到油气之外的其他资源领域,如可再生能源,其中以太阳能和风能最为突出。根据阿布扎比国家银行委托编写的《Financing the Future of Energy》报告,大多数中东和北非国家已经设定了可再生能源的未来目标。

约旦目前约96%的能源依赖进口。该国已经决心在2020年前将可再生能源在能源结构中所占比例从现有的1%提高到10%。六月份,中国可再生能源企业汉能集团出资3.01亿美元,重点资助约旦电网的新风力和太阳能项目的扩展。汉能集团的中国同行天合光能和保威新能源近年也在约旦获得了巨额合同。

“在能源结构中引入新的元素对于约旦降低能源进口至关重要,目前对能源进口的依赖制约了约旦经济的发展,”Ali Sharif Zu’bi Advocates & Legal Consultants驻安曼律师Leena Nusseir说。

其他严重依赖能源进口的国家也采取了类似策略,例如摩洛哥。该国有91%能源供应依靠进口。据报道,2014年中国国有企业上海电气集团在摩洛哥投资20亿美元,将在大约五年时间内开发约3500兆瓦的太阳能项目。“这个想法是要创造产能,满足摩洛哥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基德律师事务所巴黎办公室合伙人Julien David说。

即使盛产石油的国家也在积极主动地开发新能源项目,减少对油气的依赖,并且在减少碳排放方面起到带头作用。这方面沙特阿拉伯最为野心勃勃,其目标是在2032年前具备54000兆瓦的可再生能源产能。

《阿联酋2021年愿景》也明确将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定为目标。气候组织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报告预计,阿联酋这个区域贸易中心未来有望成为可再生能源中心,阿布扎比和迪拜共同计划于2020和2030年前将可再生能源供应量分别提高到能源总量的7%和15%。

另外,核能投资也值得留意。约旦的规划和国际合作部长Imad Najib Fakhoury于七月份表示该国期待中国在其铀和页岩等矿业领域进行投资,虽然这些产业目前还处在初始阶段。

奠定基础

不可否认,中东和北非地区的许多建设项目与能源有紧密联系,但是也并非都是如此。为主办2020年世界杯足球赛,卡塔尔将花费约40亿美元建设场馆和其他设施,但是这个数额与该国其他大型项目的耗资相比却还是小巫见大巫。

Sultan Al-Abdulla & Partners律师事务所多哈办公室合伙人Salman Mahmood列举了卡塔尔今年的一些大型项目:耗资450亿美元的鲁赛尔城、350亿美元的卡塔尔铁路开发项目、150亿美元的卡塔尔珍珠岛项目等等。“由于正在实施的项目多种多样,且规模巨大,预计也将为许多附属行业带来投资机会,卡塔尔也将为这些后续投资开放市场,”Mahmood表示。

史密夫·斐尔律师事务所中东地区合伙人及负责人Zubair Mir谈道,阿联酋一系列社会基础设施项目,特别是教育项目吸引了外国投资人的注意,投资者注意到阿联酋在发展成为中东和北非地区高等教育中心方面的市场空间。“投资人正在寻找新学校和大学的建设项目,以及为这些项目提供支持的基础设施,例如学生住宿设施,”Mir谈道。

New business in ancient lands-Zubair Mir

从某种程度上讲,几乎所有中东和北非国家的建筑行业都很受中国投资者的欢迎。在埃及,“中国企业近期对基础设施项目表现出很大兴趣,主要表现在发电和交通运输领域,”Ibrachy & Dermarkar律师事务所吉萨办公室合伙人Bahieldin Elibrachy表示。

阿尔及利亚也有类似的情况。“近年来,大量的中国直接投资都进入了建筑行业,特别是基础设施领域,”Lefèvre Pelletier & associés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及阿尔及尔办公室负责人Vincent Lunel表示。

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四月下旬会见阿尔及利亚总理阿卜杜勒·马立克·塞拉勒时表示,中国已为参与阿尔及利亚的道路、港口和机场建设做好准备。预计这将进一步刺激中国投资的增长。

五月,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就阿尔及利亚造价112亿美元的东西高速公路项目的部分路段与当局签订了建设合同。该高速公路将横跨阿尔及利亚,连接摩洛哥和突尼斯两国边境。早在2013年,中国铁路建设集团也赢得了该项目的部分合同。

位于以色列特拉维夫市的Tadmor & Co Yuval Levy & Co律师事务所合伙人Ziv Wassercug表示,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投资人也对以色列大型基础设施项目表现出了浓厚兴趣,例如建设-运营-移交(BOT)项目、海港、铁路的建设等。

五月,以色列港口管理部门与上海国际港务集团签约,双方将合作运营一个新港口,为期25年。根据新华社的消息,该项目标志着两国之间在基础设施合作领域的新进展,并且中国将成为以色列首要的基础设施合作伙伴。

来自Iraq Law Alliance的Donovan表示,中国企业在伊拉克的基础设施开发中也有卓著的表现。根据他的说法,由于中国企业在当地的成功表现,而美国和欧洲企业却表现得犹豫不决,政府有信心将大型改造和建设项目交给知名的中国企业。

新兴技术

在中东和北非,以色列的技术对投资者有强烈的吸引力。“以色列被国际公认为是由高科技支撑起来的创新型和技术密集型国家,”西博雷特律师事务所北京代表处合伙人Michelle Tzhori表示。

New business in ancient lands-Michelle Tzhori

包括阿里巴巴和百度在内的许多中国企业正在涌入以色列,在技术、媒体和电信(TMT)、农业和医疗技术领域开展投资及合作。

位于特拉维夫市的Barnea & Co.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Simon Jaffa表示,中国投资人与西方投资人不同。西方投资人为了商业模式带来的丰厚投资回报而对公司进行投资,并且主要着眼于收购或上市。“中国投资人往往看重目标公司的技术及其在中国市场的应用,”Jaffa说。

New business in ancient lands-Simon Jaffa

“我们注意到,近期中国投资人的一个重大变化是更愿意对处于相对早期的公司进行投资,而过去他们通常寻找有良好收入及市场认可技术的公司进行投资,”位于特拉维夫的Gross Kleinhendler Hodak Halevy Greenberg & Co.(GKH)律师事务所合伙人Eli Barasch谈道。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article, or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the current issu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订阅会员。你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你也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