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与一带一路

0
1395

萨克斯坦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怀有极大雄心。从地理上讲,该国是中国与西方的理想交汇点,其对一带一路的兴趣无可讳言,哈萨克斯坦政府已经在实施“光明之路”,这是一项投资90亿美元的国内经济刺激计划,致力于建设和推进公路、铁路等基础设施。

Shaimerden Chikanayev 格拉塔律师事务所银行与金融业务部合伙人兼主管
Shaimerden Chikanayev
格拉塔律师事务所银行与金融业务部合伙人兼主管

自2013年底以来,哈萨克斯坦经济因石油价格的下跌而遭受拖累,因此哈萨克斯坦的未来经济增长取决于基础设施和区域贸易的发展。该国制定的目标是,在作为亚欧桥梁的中亚地区成为最大的商业和中转枢纽。该国认为,可借力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来实现该目的。

哈萨克斯坦对中国的能源安全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哈萨克斯坦的石油、天然气、煤炭和铀矿储量均居世界前十。在控制从中亚到东方、西方的石油和天然气流量方面,哈萨克斯坦具有战略性地理位置。对中国而言,其地理距离的临近、运输路线的安全性以及该地区不存在敌对势力,是哈萨克斯坦能源的主要优势。习近平主席2013年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正式提出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不过在此前许多年,中国其实早已开始在哈萨克斯坦大力投资石油和天然气基础设施。

潜在的问题

但中国在哈萨克斯坦的外国直接投资可能会面临一些障碍和陷阱。中国投资者计划在哈萨克斯坦投资项目时,与在其他新兴国家一样,会面临法律环境和监管环境的不稳定性、以及现行法律的连续性和合同的可执行力问题。尤其是,哈萨克斯坦最近通过了《仲裁法》,如果投资者与准主权实体和/或国家机构发生争议,国际仲裁条款可执行性方面的不确定性会对外国投资者构成特别的风险。

因此,迄今为止中国在哈萨克斯坦的大型能源直接投资中,中国投资者通常采取的做法是以不同形式获得一般法律没有规定的额外法律保护。例如,为了中哈石油管道和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项目可从银行融资,中哈两国之间签署了多份前所未有的国际条约并经哈萨克斯坦议会批准,从而为这两个特定项目构建了具体法律框架,在与萨克斯坦立法存在任何相互冲突时,其优先级高于萨克斯坦立法。

但是,我们认为,如果将这一独特的外国投资模式推广到一带一路倡议下的所有未来投资项目,可能会有难度,而且使哈萨克斯坦无法接受。

哈萨克斯坦的多元能源政策。中国已控制哈萨克斯坦石油行业的约30%。自2000年起,哈萨克斯坦的石油和天然气出口从完全依赖俄罗斯转向更为多元化,但现在有人担心哈萨克斯坦对中国的过度依赖。为应对这一风险,哈萨克斯坦制定了特别的法律工具,以在需要时防止中国、俄罗斯等国对其能源行业的控制进一步扩大,包括国家有购买/准予转让所谓“战略资产”的优先权以及购买/准予转让底土使用权的优先权。这可能会对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下的一些能源项目构成障碍。

聚焦哈萨克斯坦

哈萨克斯坦在世界银行的全球经商便利指数排行榜的排名大幅攀升,现居第35位。世界银行还将其列为全球20个最具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国之一。为推动哈萨克斯坦经济的工业化和多样化进程,哈萨克斯坦法律规定了优惠制度,例如税收和关税豁免,政府甚至对施工、设备组装和采购相关的成本提供上限为30%的补贴。这促进了在交通基础设施、农业、精炼石油产品生产和发电等领域的直接投资。

2013年,哈萨克斯坦引入上网电价和担保承购,以促进可再生能源项目开发;2015年,通过了《公私合营法》,为各经济行业的公私合作项目提供了良好的法律框架。

因此,在对投资者已非常友好的一般立法框架下,一带一路倡议下的中国直接投资项目可能会并应该能在哈萨克斯坦得以实施。

抓住机遇

哈萨克斯坦需要通过多元化和创新来考虑替代性增长模式,而不仅仅依赖自然资源。一带一路倡议为哈萨克斯坦提供了一个吸引中国资金和技术、发展为亚欧大陆最大中转枢纽、向中国出口有机食品的独特机遇。

总之,就吸引外国直接投资而言,哈萨克斯坦有良好的的法律体系,而且该国还有大规模的私有化计划。这场雄心勃勃的私有化运动的目标是,到2021年将国营企业在经济中的份额降低到15%。因此,哈萨克斯坦有机会成为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地区中的最佳投资国,并成为中国通往欧亚经济联盟(一个拥有1.83亿人的单一市场)的大门。

Shaimerden Chikanayev是格拉塔律师事务所银行与金融业务部的合伙人兼主管。其联系方式为电话 +7(701)787 8020 ;电邮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