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豁免

0
830
商法词汇

国际法问题在商业交易中很少会相关,特别是涉及国家间关系的问题及与之相关的原则。不过,当在某国的公司或投资者与国家或者国家机构进行商业交易时,之后在外国法院起诉另一国的时候,这些问题就会变得具有相关性了。在这种情况下,外国法院需要判断另一国是否可以在其法院被起诉。本期文章将探讨国家豁免原则,以及英国、中国大陆和香港等不同法域如何理解和适用国家豁免原则。

何为国家豁免原则?

根据国家豁免原则,某法域授予外国国家豁免权,使其免在该法域的法院被起诉,或者使其在该法域的财产免受强制执行。国家豁免原则是基于未经一国的同意,该国不应受另一国管辖这种理念而产生的,体现了国家间对于礼让或友好关系的需求(有关国家间礼让的另一个例子请见《商法》第8辑第8期:《跨境破产》)。

该原则还体现了在全球许多法域,国家在其本国的法院均享受豁免权的现实情况。国家在其本国的法域所享有的豁免权通常被称为“主权豁免”或者“官方豁免”,不仅适用于国家,也适用于国家元首自身。主权豁免的性质和程度在各法域均不相同。在澳大利亚等法域,国家豁免原则适用范围非常有限,并且国家不是自动享有豁免权的。在美国等其他法域,对于各级政府部门(比如州和联邦政府),该原则受到了广泛认可和适用。

虽然“国家豁免”和“主权豁免”的区别有时在于前者是指国家在外国法院享受的豁免权,而后者是指国家在本国法院享受的豁免权,但是这两个术语经常互换使用。

迄今为止,与国家豁免相关的问题都是各国根据国内法进行判定的,不受国际条约的影响。不过,目前有一个关于国家豁免的国际条约尚未生效。《联合国国家及其财产管辖豁免公约》规定在30个国家批准或者同意加入该公约之后生效。截至本文发布之日,有28个国家已经签署了该公约(包括中国),21个国家均已批准了该公约。

绝对或有限?

就承认和适用国家豁免原则的态度,世界各法域可以被分为承认绝对豁免和承认有限豁免两种立场。在绝对豁免主义下,一法域承认一国在所有情况下均享有豁免权,该国的一切行为包括商业行为都享有豁免权。在有限豁免主义下,一法域仅承认一国的公法行为享有豁免权,区分于在商业交易中的商业行为。

有限豁免主义体现了在国家经常从事商业行为的情况下区别对待国家是不公平做法的这种观点。正如丹宁勋爵1977年在Trendtex案中所指出:“主权国家的职能在过去50年中完全改变了。现在几乎每个国家都会参与商业活动。国家让其政府部门或者国家自己设立的法律实体进入世界市场。它们租赁船舶,购买商品,或发行信用证。这种转变改变了与主权豁免相关的国际法规则。许多国家现在已经偏离了绝对豁免原则。太多国家已经偏离了该原则,因此它不能再被认为是国际法规则了。该原则已经被有限豁免原则所取代。”

现在大多数国家都承认有限豁免原则。中国等其他国家承认绝对豁免。

有限豁免原则被承认和适用的具体方式取决于相关法域的国内法。比如,在英国,有关问题受到1978年《国家豁免法》管辖。该法规定,除非另有规定,否则外国国家不受英国法院的管辖。(见引文一:《国家豁免法》第三条规定)

引文一 Citation 1

英国《国家豁免法》

第三条 在英国履行的商业行为和合同

1. 国家在涉及下列情形的诉讼中,不得享有豁免:

(a) 国家参加的商业行为;或

(b) 国家根据合同所承担的义务(不论是否为商业行为)全部或部分在英国境内履行。

2. 如果争议双方均为国家,或者另有书面约定,本条不适用;如合同(非商业行为)是在有关国家境内缔结,其发生争议的义务受该国行政法管辖时,上述第(1)(b)项不适用。

3. 本条“商业行为”是指

(a) 任何提供货物或服务的合同;

(b) 任何贷款或其他提供资金和保证的行为,或有关此等行为的补偿,或其他金融债务;以及;

(c) 国家除行使主权外所参加或从事的任何其他行为或活动(不论是否为商业的、工业的、金融的、职业性的或其他类似性质的行为或活动);

但本条上述第(1)款的规定均不适用于国家与个人订立的雇用契约。

UK State Immunity Act

3 Commercial transactions and contracts to be performed in United Kingdom.

1. A State is not immune as respects proceedings relating to—

(a) a commercial transaction entered into by the State; or

(b) an obligation of the State which by virtue of a contract (whether a commercial transaction or not) falls to be performed wholly or partly in the United Kingdom.

2. This section does not apply if the parties to the dispute are States or have otherwise agreed in writing; and subsection (1)(b) above does not apply if the contract (not being a commercial transaction) was made in the territory of the State concerned and the obligation in question is governed by its administrative law.

3. In this section “commercial transaction” means—

(a) any contract for the supply of goods or services;

(b) any loan or other transaction for the provision of finance and any guarantee or indemnity in respect of any such transaction or of any other financial obligation; and

(c) any other transaction or activity (whether of a commercial, industrial, financial, professional or other similar character) into which a State enters or in
which it engages otherwise than in the exercise of sovereign authority;

but neither paragraph of subsection (1) above applies to a contract of employment between a State and an individual.

虽然《国家豁免法》第三条免除了外国就商业行为享有的豁免权,但第13条第2款规定了外国财产不得作为强制执行标的的一般性豁免。该一般性豁免受限于一些例外情形,包括外国作出明确同意,以及对用于或拟用于商业目的的财产进行强制执行。

尽管有第三条规定和对强制执行一般性豁免的例外规定,在涉及到外国国家的商业行为中,外国国家在合同中明示放弃豁免权表明其立场是常见的做法。

中国大陆和香港

国家豁免问题是香港终审法院2011年审理“FG Hemisphere Associates LLC 诉刚果民主共和国及其他人案”(刚果案)时的焦点问题。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article, or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the current issu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订阅会员。你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你也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

葛安德 Andrew Godwin
葛安德
Andrew Godwin

葛安德以前是年利达律师事务所上海代表处合伙人,现在墨尔本法学院教授法律,担任该法学院亚洲法研究中心的副主任。葛安德的著作《商法词汇:法律概念的翻译和诠释》重新汇编了其在本刊“商法词汇”专栏撰写的所有文章。该书由Vantage Asia出版。如欲订购,请即登录 www.vantageas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