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律所都必须尽快学会如何适应快速变化的法律服务市场。李俊辰、焦亚惠报道

律服务行业的从业者正感受到巨大的压力。这种压力不仅来自律所之间日益激烈的竞争,还来自客户不断提升的期望、培养及留住年轻人才的必要、不断变化的商业及监管环境,以及如何设计一套适合自身律所的发展规划。法律服务行业内部的竞争一直是从业者主要的压力来源之一,特别是竞争者的类型更多样化了。邦信阳中建中汇律师事务所常驻上海的管理合伙人徐国建表示:“随着整个法律服务行业开放的深入,不断有跨行业、跨地域及国家的竞争者涌入。”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主任乔佳平表示,中国法律服务市场目前首先面临的是跨界法律服务挑战。“有的国家已经允许非律师投资创办律所,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纷纷设立法务部,许多网站介入法律服务行业等等[情况已经出现],”他说。“我们要充分认识到这些跨界的非传统法律行业和从业者对法律服务市场带来的竞争和影响。”

乔佳平留意到了欧美发达国家法律服务市场的相对饱和,对中国法律服务竞争的加剧。“[欧美]法律服务业竞争非常激烈,而中国法律服务市场也是以每年百分之二十多的速度发展,这必然会吸引欧美发达国家的律师和律所参与到中国市场的竞争中来。”

Fan-Jiannian,-Partner,-Gide-Loyrette-Nouel

“整体而言,欧美法律服务业不论是规模还是历史,或管理经验,都远远超过中国的本土律所,这也必然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冲击,这些因素都会给中国法律服务业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他说。“在与欧美的法律服务业竞争的同时,这也为国内的法律服务业学习和借鉴欧美发展的经验、制度、文化提供了良好的机遇。”

另一方面,中国律所的快速发展也对国际律所造成了不小的压力。“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对外国律所而言,中国律所带来的竞争是最主要的趋势和挑战之一,无论是在工作质量、律师报酬、语言能力的进步、律师在特定领域的专精程度、国际网络的拓展等方面,”基德律师事务所上海代表处合伙人范建年说。

范建年表示,要应对这种竞争,最重要的方法就是加强律所自身的独特优势。“比如说,我们为拓展对外投资业务做出了许多努力,向客户说明我们的网络无论与中国律所或其他国际律所相比都是不同的,也就是我们在法语国家,特别是讲法语的非洲国家具有优势地位,”他说。

盛信律师事务所北京代表处的合伙人罗绍林认为,“中国市场的参与者众多,这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有不少积极的竞争者在争夺法律业务”。“我们的策略是将注意力集中在我们的优势上,即为复杂的交易提供高质量、商业化及高效的法律方案,”他说。在中国化工集团以430亿美元收购先正达的交易中,盛信担任了中国化工集团的法律顾问,这是迄今为止中国企业完成的最大的境外并购。

Qiao-Jiaping,-Director,-Kangda-Law-Firm

“客户还时常咨询我们如何应对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对拟在美进行的交易或投资进行的国家安全审查,以及国防安全处的相关监管审查,”盛信香港办公室合伙人及该所执委会成员Kathryn King Sudol补充道。

观韬中茂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合伙人孙韶松认为,过去一两百年中,英美律所占主导地位,但在过去几十年中国所迅速崛起。“在某些业务上中国律师已经开始占主导地位,比如反倾销,”他说。“全世界超过一半的反倾销都是针对中国的,因此这个领域的中国律师成长得很快。一些比较专业的领域,比如飞机租赁业务,中国律师也开始逐渐进入,而且一旦进入,扩展的速度也会非常迅速。”

一些国际律所在寻求与中国律所建立更紧密的合作。例如,上海自贸区允许外国律所与中国律所在区内建立联营所,联营所可以为中国本地企业或国际企业同时提供境外法律服务及中国本地法律服务。在贝克•麦坚时与奋迅在2015年4月建立联营、夏礼文与瀛泰在2016年4月建立联营之后,霍金路伟律师事务所与中国的福建联合实信律师事务所建立了联营关系,并在2016年9月获得了上海市司法局的批准。

人才与客户

如何对内留住优秀的年轻人才,同时对外拓展客户基础,也是不少律师事务所目前面对的压力。

安杰律师事务所上海办公室合伙人蔡航表示,地产价格高涨造成了员工薪酬的暴增。“由于律所的涨薪幅度慢于科技公司,律所与其他科技公司相比在员工薪酬上并无太大优势,导致很多优秀人才离开律所,加入科技型公司,”他说。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selected content, including this article, or subscribe to unlock all content.

If you are already a registered user or subscriber, login her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注册用户。你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该部份内容(包括这篇文章)。你也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

如果你已经是我们的注册用户或者订阅会员,请在此登录:

律所内部竞争

除外部市场竞争外,有些律所还可能要面对内部竞争。君合律师事务所管委会成员、北京办公室合伙人华晓军认为,中国律所还需要处理好内部的合作问题。“正常情况下,同一家律所的内部应该是合作关系,但事实上,很多律所的内部竞争在程度上和外部竞争并无二致,”他说道。

“究其根本原因,还是律所内部的分配体制不利于实现客户和案件资源的有效共享、以及律师资源在客户项目上的最优配置。”

华晓军表示,律所在改革内部利益分配机制的时候,需要考虑律所本身处在怎样的发展阶段。“如果是年轻律所,合伙人年龄通常比较齐整且都处于上升阶段,因此大家的诉求也比较一致,”他说。“但对于像君合这样的中国老牌律所而言,合伙人的年龄段参差不齐,处于个人职业发展的不同阶段,诉求也不尽相同,要找到一个满足不同年龄层合伙人诉求的机制也就比较困难。”

不断变化的市场

资深的律师们分享了其对中国市场机遇与挑战的更多看法

text
苍雨春
铸成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

“法律服务行业面临的主要挑战有:(1)法律、法规、司法解释、司法实践变化频繁;(2)信息技术的进步,例如微信成为最重要的信息传播手段,机器人很可能会替代律师助理或初级律师的工作;(3)同行之间低价竞争;(4)国内客户对法律服务行业的价值缺少认识;(5)专业化分工越来越细的同时,客户的需求越来越综合化;(6)年轻律师对收入、待遇要求很高。

“针对这些挑战,律所在发展策略方面需要注意:(1)及时收集、学习最新的法律、法规、司法解释及司法实践;(2)充分利用微信平台进行业务推广;(3)提高人员处理法律问题的综合素质和能力,为客户提供量身定制的富有特色的法律服务;(4)坚持服务质量的同时,尽量为客户缩减成本,提供性价比最高的服务;(5)对国内客户要通过培训等方式进行知识产权教育,提高客户对知识产权法律服务重要性和价值的认识;(6)为客户提供全方位、一站式、多层次的高质量服务;(7)善于发现和留住人才,通过提供发展空间和合理的待遇留住优秀的律师。”

苍雨春,铸成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创始合伙人


txt
徐国建
邦信阳中建中汇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

“要想获得个人的全面提升,需更多依赖团队及律所的整体力量。这一点对于从业早期仍处于专业技能积累阶段的年轻律师尤为重要。因为选择一个更好的团队、一个更好的律师事务所,意味着他将拥有更好的学习与资源平台,并可在该平台上获得知识、技能、经验等全方位的提高。事实上,即便是已经位于行业前列的资深律师,一个优秀的团队及律所的支撑,对于其持续发展的重要性也不容小觑。”

徐国建邦信阳中建中汇律师事务所上海办公室管理合伙人


txt
蒋琪
德和衡律师事务所总裁

“商业模式、合作方式日新月异,法律服务也必须跟得上发展步伐,要有前瞻性地设计法律服务产品。律所需要鼓励律师精耕细作,有针对性的合理分工,深入研究专业知识,并不断研发具有时代性的法律产品。

“律师要在熟悉的业务基础上开拓创新,紧跟时事政策的变化;充分利用信息技术提高研究能力和效率,并善于将阶段性的研究成果诉诸于文字,刊载于有影响力的媒体,一方面为他人答疑解惑,另一方面对自身的业务范围和业务能力进行宣传。”

蒋琪,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总裁


txt
Stephen Kitts
安睿律师事务所亚洲区管理合伙人

“随着洗钱、欺诈等行为面对比以往更强的监管审查力度,合规及监管法律咨询成了安睿增幅较大的业务领域。由于中国和外国公司的合规意识都比以往更强,为确保这些公司能制定适当的合规政策和方案,我们提供的指导也越来越多。”

 

STEPHEN KITTS,安睿律师事务所香港办公室亚洲区管理合伙人

 


txt
邵万权
建纬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一带一路倡议为建纬所带来了良好的发展机遇。我们有很大一部分客户是建筑施工企业。一带一路主要分两部分:一是投资要走出去,二是建筑企业也要走出去。一些与我们有长期业务合作的大型国有施工企业已经率先走出去了。

“我们建纬组织了总、分所约30名专业律师组成一带一路法律服务中心,研究中国企业走出去过程中可能面临的法律问题。我们的昆明分所在‘老挝中国磨憨—磨丁经济合作区项目’为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提供全过程专业法律服务。”

邵万权建纬律师事务所上海办公室高级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