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离岸投资面对的国际监管加强,主要的离岸法域正在努力成为各国投资的安全港湾,并充分考虑中国投资者的利益。作者:Paul Campbell

2008年雷曼兄弟公司坍塌之后,金融和税务方面的国际监管逐步趋紧,到今年已逐渐达到高潮,而许多从事离岸投资的人却对此表示欢迎。

“从长期来看这些变化将增强稳定性”,汇嘉开曼群岛律师事务所香港办事处的合伙人黄敏筠说。她认为,税务机关之间交换信息的国际协定“有益于巩固本土和离岸地区的关系,有助于强化离岸法域在外国投资人、政府和公众心目中透明度高、合法可靠的良好印象”。

对于中国企业和富裕人士来说,目前发生的变化意味着离岸金融中心所能提供的某些私密性将有所减损,而来自国内税务机构的监督将会更多。

耿西岛等40多个法域,包括邻近的泽西岛、马恩岛以及开曼群岛、英属维尔京群岛和塞浦路斯等其他离岸金融中心,在十一月采纳了一项新的通用报告标准(简称CRS)。CRS是二月份由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简称经合组织)发布的,要求各国为了税务目的自动相互交换非居民持有的资产信息。上述法域是第一批认可这一标准的国家和地区。

今年八月,中国签署了经合组织的《多边税收征管互助公约》,是二十国集团中最后一个签署该公约的国家。二十国集团所有成员国将在明年年底前启动税务信息交换。

“此项举措旨在解决全球范围内的避税问题,所有受到影响的个人都应确保在信息交换前完成所有相关税务事项,以便税务机关掌握的信息能够准确反映其实际纳税申报情况,从而避免不必要的调查,”品诚梅森律师事务所伦敦办事处的合伙人Jason Collins说。

经合组织的新标准要求各个国家和地区从其金融机构获取信息,并且每年自动与其他国家地区交换信息。该标准还规定了各国应交换的财务报表信息、需要出具报告的机构、所涉报表和纳税人的种类以及各国一般应遵循的尽职调查程序。

同时,经合组织也在着手处理其所谓的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ase erosion and profit shifting,英文简称BEPS)问题,即公司为将收入转移至税收制度更加优惠的其他国家地区而对其业务结构做出安排,因而侵蚀了政府的课税基础。经合组织——这个设在巴黎的富国俱乐部——今年将提出协调全球税务监管和税务处理的建议。

“中国税务机关可以考虑在国内立法中引入BEPS准则,以进一步加强目前针对实益所有权、商业实质和间接转移等问题实行的反避税规则”,品诚梅森的中国税务专家陈浩然说。他还表示:“如果缺乏合理的功能分析支持,仅仅基于合同进行利润分配,很可能不被认可。”

Safe outposts-Robbie Chen

Collins指出,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是,如果对以受惠于避免双重征税协定为唯一目的而使用的工具加以限制性规定,将会过度扩大反避税的范围,从而将合法的商业结构也划入其中。“结果是,很可能导致税务机构面临的争议剧增,以及多个国家对同一项收入寻求征税权而发生争端,乃至引发税收协定优惠政策合理性的争论,”他说。

美国和欧洲的政府越来越热衷于针对公民未申报的资产征税,而形成并实施全球税务框架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这种政治热度。据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估计,世界最大的私人银行市场——瑞士私人银行市场高达四分之一由作为非定居欧盟公民的“危险”资产组成。

当这些资产被披露并退回所属国后,已经因监管和合规的强化而不堪重负的小型银行可能不得不倒闭或被兼并。

关键的问题是,来自中国的资金是否能够弥补资金外流造成的缺口。毕马威报告指出:“问题是瑞士银行模式是否能成功移植到中国,全权、管理型委托、税赋优惠和特别服务标准等传统卖点在中国市场不一定获得成功”。

Mourant Ozannes律师事务所香港办公室管理合伙人Paul Christopher说,许多中国商人倾向于在其资产管理中发挥更直接的作用,而并不喜欢瑞士对资产组合的管理方式。他还补充说,虽然中国商人的财富和影响力都在增加,但是他们往往不能充分利用离岸金融中心提供的规划和持续性利益。

最近一个案例是一家英属维尔京群岛(BVI)公司80%股份的所有人未对公司事务做出充分安排就撒手人寰了。

该公司是一家拥有资产、雇员并且正在运营的实体——而所有这一切因大股东的突然离世而陷入一片混乱。香港各银行冻结了该公司的账户,而律师在清理混乱局面的同时还要努力维持公司的运作局面。

他说,许多中国人都直接持有BVI公司股权,但并未意识到如果他们死亡会造成怎样的后果。而适当的规划和安排能够避免这种风险。“选择BVI做财产规划的人很多,但却规划得不够长远全面。”

Safe outposts-Paul Christopher

在过去十五年中,各主要的离岸法域在信托产品方面出台了更具灵活性的法规——例如英属维尔京群岛的Vista信托和开曼群岛的STAR信托——而耿西岛和泽西岛也对信托法律做了更新,例如提供委托人权力保留信托。

可能适合此类客户的一个产品是私人信托公司(PTC)。委托人、受益人、家族成员和其他顾问都可以担任PTC的董事。PTC结构可以成为满足客户及其家族需求的特别解决方案,在考虑到他们的重要财务、税务和监管要求基础上维持管理的灵活性。

Christopher说,在选择PTC成立和经营的地点(二者不一定相同)时,一个考量因素是对相关法域的认知。业已建立的离岸中心不得不按照经合组织和其他改革要求放弃一些过去作为其优势的私密性,但是如果客户转而选择未加入上述国际协定的法域,就应当慎重考虑因此可能带来的不利之处,包括在市场准入方面受到限制或处罚、声誉风险和在寻找称职、专业的顾问和服务提供商方面遭遇的困难。

许多离岸中心不再与离岸行业的全球监管强化相对抗,而是声称将配合各国打击逃税的工作,强调自己在其他方面的竞争优势,例如政治稳定性、法律结果的确定性和精心调试以满足客户需求的灵活政务管理方式。

汇嘉开曼群岛律师事务所的黄敏筠以《豁免有限合伙议案》(2014)为例指出:“包括开曼群岛在内的许多离岸中心都在积极确保他们法律法规的竞争力。”该法案于2014年2月21日正式发布,预计将于本期《商法》付印之时获得通过。

Safe outposts-Denise Wong

黄敏筠说:“对现有法律的修订基于以下三个宽泛的原则:给予合伙人更大的合同灵活度,反映私募基金成立、监管和运营中的发展趋势以及确保开曼群岛法律事务指导的一致性”。

衡力斯律师事务所香港管理合伙人Jonathan Culshaw表示,在设计私募股权、风险投资或房地产基金结构时,豁免有限合伙是许多中国人青睐的离岸工具,原因是该合伙框架提供很大灵活性,并且投资人对该工具比较熟悉。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content, or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the current issu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订阅会员。你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你也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