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区域和全球扩张的环境中,随着旧传统逐渐消失,一场变革正在中国的律师事务所中发生。新的发展模式正在被接受,但在全球经济收缩的背景下,这些模式会发挥作用吗?王雪晴和一些变革的领导者进行了对话

今距离1979年中国律师制度的恢复已经过去了40年。根据司法部的统计,截至2018年年底,中国共有执业律师42.3万多人,其中30至49岁的律师约占总人数的63.7%,这些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长大的“70后”和“80后”逐渐成为了法律服务市场的中流砥柱。

目前市场上已经有包括金杜、君合在内的不少老牌律所在成立20余年时完成了管理层的新老交接。成立逾30年的康达律师事务所也是其中之一。

康达所北京办公室高级合伙人连艳说,目前管委会中已经出现了老中青三代,最年轻的管委会委员是80后。

更多年轻人加入老牌所的同时,也有不少律师离开老牌所去创立自己的律所。随着中国企业越来愈多地“走出去”,中国律所提供的法律服务也不再局限于国内。

兰迪律师事务所不同于一般的“中国律所国际化”的发展模式,其第一家办公室创立于印度,一开始就是一家“国际所”。

兰迪所上海办公室高级合伙人李新立说,中国的外商投资法律服务市场竞争激烈,“走出去”业务才是一片蓝海。“兰迪所的发展秉持着‘强势国际化’战略,”他说,“[我们]近年在东南亚广泛布局,兰迪作为管理者,借助本地律师的力量,旨在为中国客户走出去提供一站式服务。目前的发展模式主要是自己投资建所,或与当地所合作。”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selected content, including this article, or subscribe to unlock all content.

If you are already a registered user or subscriber, login her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注册用户。你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该部份内容(包括这篇文章)。你也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

如果你已经是我们的注册用户或者订阅会员,请在此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