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在调整其作为非洲主要经济利益体的长期战略。Nandini Lakshman在本文探究了其中快速演变的双边关系

年5月,非洲联盟在位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总部举行大会。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会上表示,这不仅仅是通常的贸易促进洽谈。在李克强总理随后对尼日利亚、安哥拉和肯尼亚的第一次国事访问中,他不仅详细阐述了中国投资在基础设施领域的重要性,也提议在生态保护、消除贫困、教育培训以及公共卫生、清洁饮用水和流行病的预防与控制等社会福利方面进行合作。

仅仅在两个月之前,中国主席习近平在其今年三月对非洲三个国家的首次访问中也提出了类似的政策来促进解决民生问题。

中非投资论调的变化和全面投资局面的开启并不是一个巧合。中国专家声称,一种解读认为,这是因为世界国家对中国专注非洲自然资源开发和过度参与安全事务多有指责,而中国希望能减少这种负面声音。

去年,联合国前任秘书长安南担任非洲发展小组主席,并发布了《2013年非洲发展报告》。该报告强调了一个重要事实:非洲自然资源(主要是石油和铁矿石)产生的经济利益并没有流向当地人群。

现在中国急需改变非洲,以及全球对其行事手段的看法。ENSafrica非洲法律和商业信息部门的专家Celia Becker认为,大宗商品的流入只是近期基础设施快速发展的其中一个原因。

“我相信更主要的原因在于城市化的比率不断增长,不断扩大的有消费能力的劳动力和受到良好教育的中产阶级正在对非洲产生影响,”Becker说。

Africa always-Graphic 1

投资形式也很重要。金杜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国际合伙人熊进认为,中国生产商“正在不断地将其设施转移到非洲,以便利用当地低成本的劳动力和更接近当地市场所带来的优势。”

但是律师认为,从经济和物流角度而言,非洲不是一个整体,并且各国的发展不平衡。这在很大程度上源于基础设施投资不足,不过这点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得到改善。

Africa always-Xiong Jin

埃博拉疫情的爆发直接影响了几内亚、利比里亚、尼日利亚、塞拉利昂等国家。塞内加尔、科特迪瓦、加纳等国家纷纷关闭了与这些国家的边境,前往疫情地区的航班也纷纷停飞,这些都会给西非国家带来负面的影响。例如,有律师介绍说,由于利比里亚-几内亚公路建设工程的中国承包商中国河南国际合作集团撤回了在当地的中国工人,世界银行暂停了这项工程的合约。

尽管有这些负面影响,投资重心正逐渐从采掘业转移至消费产业。鉴于中国看好非洲消费者的增长趋势,投资正在进入高新技术、通讯传媒、金融服务、房地产开发和商业服务等领域。

Africa always-Ian Coles

今年,中国在非洲投资的主要形式为贸易和外商直接投资(FDI),而出口信贷融资则表现了中国的长期投资意图。士打律师事务所伦敦办公室项目融资部门联合主管、非洲和采矿部门负责人Ian Coles称:“许多投资人将非洲视为长期投资对象。”近期,该所在非洲五个国家的电信天线塔投资项目、肯尼亚的轻轨风险投资以及科特迪瓦的一个港口项目上提供服务。他说:“原本被视为非洲项目发展的障碍正在逐渐瓦解。”

安睿律师事务所北京代表处合伙人兼首席代表昃杰认为,在过去的八个月,中国投资经历了缓慢发展时期。他说:“经济再平衡为非洲国家提供了投资的机遇。”在非洲的中国投资者正在寻求新的优先行业,包括制造业、农业、金融服务和消费品。

根据士打律师事务所2014年10月发布的、由经济学人智库撰写的报告《论持久战:中国在非洲的投资》,非洲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投资目的地。

根据报告,截止2014年7月,中国自2006年以来在撒哈拉以南非洲(SSA)的投资额为1504亿美元。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投资(包括合同交易)在所有的地区中最大,占中国2006年以来全球投资额的17%,投资主要还是集中在资源领域。尽管中国民营企业已经拥有了一定实力,但是国有企业仍然占据主要地位。2013年3月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以42亿美元收购了莫桑比克油气田四块气田,该交易仍高居投资额榜首。

昃杰表示,中国民营企业的参与程度很高,并且还在增加。“今天民营企业的投资活动几乎占了中国在非洲投资的一半,”他说。

由美国企业研究所和美国传统基金会汇编的中国全球投资跟踪数据显示,2014年上半年外商直接投资(FDI)与去年同期相比,从去年的117.8亿美元狂跌至今年的19亿美元。最大一笔交易发生在今年5月,中国国有企业中国铝业公司斥资13.5亿美元购买英澳矿业巨头力拓位于几内亚的铁矿场。同样地,合同交易额从2013年上半年75亿美元降至2014年相同时期的50亿美元。最大的一笔交易是电力建设公司于2014年6月向津巴布韦的煤矿投资13亿美元。专家认为,出现较低金额的原因在于项目执行的迟延等问题。

但是不同于拉丁美洲——在拉美,中国投资的未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每个国家的内部制度——非洲不存在这样的风险。中国对于资产的渴望尚未满足之时,非洲国家也同样出于经济原因渴望投资。

全球研究委员会的James Petras 教授认为,中国对非洲基础设施发展的贡献很重大,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仍是非洲大陆最大的融资提供者之一。

Africa always-Graphic 2

这些因素正影响着商业。ENSafrica南非办公室中国业务组主管Kenny Chiu表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之一,而非洲大陆上拥有数量最多的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因此成为双方的共同点。”

非洲国家正在填补经济发展的缺口。得益于发展,各国正在规划其住房建设、精简创业流程、进行土地和司法改革、注册资产并进行跨境交易。

投资热点

葡萄牙律师事务所 Morais Leitao, Galvao Teles, Soares da Silva在安哥拉和莫桑比克都设有办公室。

该所合伙人João Soares da Silva称,安哥拉是中国在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之一,中国的经济参与包括三个方面,即金融、商业和外商直接投资(FDI)。

安哥拉是中国FDI主要的受益者,其中大部分FDI投资于民用建设领域,金融和商业领域也有中国企业的参与。对安哥拉的金融援助被预留给安哥拉政府国家重建项目下的公共基础设施投资项目。中国也是安哥拉首要的商业合作伙伴,主要进口产品是石油和钻石。

今年安哥拉的通货膨胀率会达到8.3%,世界银行预测其GDP 增长率会达到7.5%。安哥拉一半的石油出口流向中国,根据彭博社新闻报道,安哥拉在今年4月份一天就出产了价值1540万美元桶装石油。

南非的研究和策略公司Consultancy Africa Intelligence称,中国在持续增加来自安哥拉的石油进口量,尽管中国在石油开采和提炼合同方面缺乏影响力(由于众多西方石油巨头如埃克森美孚、BP、道达尔和埃尼石油公司的存在),但是中国已经在能源行业站稳了脚跟。

不出意外,李克强总理在今年5月访问安哥拉时,他向安哥拉提供了价值2900万美元的捐助,并且呼吁两国在规划和发展方面有更多的合作。由于安哥拉自去年开始实行外汇管制,安哥拉国内的债务必须以当地货币支付,尽管该货币尚未在国际上广泛流通。今年安哥拉全面的税收改革使得公司所得税从35%降至30%,同时安哥拉会在2017年开始股票交易。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article, or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the current issu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订阅会员。你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你也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