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全球的并购活动不断刷新历史记录,全球的反垄断执法行动也变得越来越复杂,反垄断机构日趋成熟,将带来更大的压力和更密切的监管,为此企业应做好准备进行应对。

Vanessa Ip为您报道。

益国际化一直是全球反垄断执法中的长期主题。在高伟绅律师事务所最新发布的《2016年全球反垄断趋势》的报告中,高伟绅律师事务所指出全球反垄断执法日益复杂;受到民事和刑事执法、宽大处理政策、执法机构间更紧密的跨境合作以及不断增加的垄断违法行为损害赔偿等因素的推动。

安理律师事务所在2016年2月发布的《并购控制执法的全球趋势报告》中提到,鉴于反垄断顾虑,预计2015年有超过600亿欧元(约合626亿美元)的交易受到了阻扰。安理律师事务所指出,全球还有92件案件被附加了救济措施,证明了反垄断干预对商业有明显的影响。

Antoine Winckler 佳利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布鲁塞尔 Partner Cleary Gottlieb Steen & Hamilton Brussels佳利律师事务所布鲁塞尔办公室合伙人Antoine Winckler表示,“交易的日益全球化进一步加强了[欧盟监管机构]与全球其他反垄断机构的持续合作与协调”。

因此,随着监管增加且反垄断机构变得越来越成熟,企业需要变得更加严格,并加强反垄断合规制度,以避免受到监管处罚和审查。

US_flag

美国
UNITED STATES

众所周知,美国反垄断机构执法严格,在确定罚款额方面也非常严厉。根据高伟绅律师事务所2015年报告,美国司法部发布了36亿美元的刑事处罚,是2014年处罚金额的近三倍。

美国执业者表示,过去12个月中最重要的发展之一是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采取了越来越积极的方法。霍金路伟律师事务所华盛顿办公室合伙人Janet McDavid认为,美国的并购控制机构变得越来越喜欢提起诉讼。她表示:“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司法部越来越倾向于对其认为无法满意解决的问题提起诉讼。因此,两个执法机构现在有许多正在进行的诉讼案件。两个执法机构一直坚持在执法机构开始讨论拟采取的救济措施之前,并购调查当事人应当提出实质的并且有意义的救济方案。执法机构对于需要如何解决垄断担忧有自己的看法,不会浪费时间考虑不充分的救济方案。”Janet McDavid 霍金路伟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华盛顿 Partner Hogan Lovells Washington DC

年利达律师事务所在其发布的《2016年竞争/反垄断全球市场展望》中指出,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司法部对于并购救济的政策变得非常严格和苛刻,并购当事人最终可能会因为“从经济角度来说不再合理”而被迫放弃交易。

不过美国威尔逊·桑西尼·古奇·罗沙迪律师事务所纽约办公室合伙人Jonathan Jacobson认为,不断增多的并购执法对于外商投资的影响很小但很积极,“至少在外国投资者收购与他们竞争的美国公司时”。

年利达律师事务所还报道称,美国司法部开出的卡特尔罚款有大幅增加,2015年达到了约28.5亿美元,相比于2014年为8.6亿美元。年利达律师事务所表示,这种飞跃大部分是美国司法部在外汇交易调查中进行罚款的结果,这类罚款占到了罚款总额的90%。

美国司法部继续对涉及企业不当行为的个人提起诉讼。2015年,美国司法部对66人提起了刑事指控,比前一年44人有所增多。

美国新总统

当被问及美国新政府是否会对美国反垄断制度有所影响时,Jacobson表示,特朗普总统大选中获胜,他在美国最高法院和下级法院的人事任命也意味着反垄断的范围会缩小,不论是公共执行还是私人执行。“话虽如此,”他表示,“由于民主、共和两党对于健全的反垄断执法机制的广泛共识,我认为变化会相对较小。”Jonathan Jacobson 威尔逊·桑西尼·古奇·罗沙迪 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纽约 Partner Wilson Sonsini Goodrich & Rosati New York

对于McDavid来说,她希望特朗普政府会继续推行两党共识,反垄断执法决定必须以消费者福利为基础。“反垄断执法不是为产业政策服务的工具,美国反垄断机构应当站在国际共同努力的前沿,”她表示。

EU_flag

欧盟
EUROPEAN UNION

在过去一年中,欧盟的反垄断法律和执法有许多重要的发展。在卡特尔方面,欧盟委员会在继续实施宽大处理政策的同时,还开出了迄今为止最大的卡特尔罚单,总计29.3亿欧元。

霍金路伟律师事务所布鲁塞尔办公室高级律师May Lyn Yuen表示,“欧盟委员会认定,在1997年至2011年这14年当中,卡车制造商一直在操控卡车定价,并在‘引入新的排放技术的时间表和由此带来的价格涨幅’上进行串通。2016年,欧盟委员会还对14家航运公司传递价格信号行为进行调查。欧盟委员会没有认定本案中存在违反欧盟竞争条例的行为,但是对宣布未来涨价可能会被解读为未来市场行为的信号并导致竞争减少的问题表示了担忧。”

并购申报也达到了历史新高。Winckler介绍说,这是由于2015年的并购交易很多,导致并购申报的数量创下了自2008年以来的最高纪录。他表示,“在今年一月至十月期间,欧盟委员会收到了276件申报,其中欧盟委员会有条件地批准了17件,否决了1件(和记黄埔收购O2)。到目前为止,申报当事人撤回了五笔申报。这样算来干预率为6.5%,比去年的比例有所上升。2015年,欧盟委员会对20件并购案件决定附加补救措施,或者说是5.9%的申报案件,但是没有作出禁止决定。2015年总共撤回了8件申报。”

虽然并购控制在令人瞩目的投资和并购交易中常常是一个重要的考量因素,但是贝克·麦坚时律师事务所布鲁塞尔办公室合伙人Fiona Carlin提醒道,欧洲并购控制法的一些特点意味着在一些不那么明显的情况下也需要进行强制性的并购申报。比如,她说:“欧盟委员会近期作出的一项决定,对于应当如何为了欧盟并购控制的目的评估涉及国有企业的交易,可能有着深远的影响。在审查中国广核集团[中广核]和EDF计划设立合资公司时,欧盟委员会认为,为了其审查目的,中国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控制的其他相同业务领域(即能源和核能领域)的国有企业的业务活动和营业收入算作中广核的营收,这引起了许多争议。”

Fiona Carlin 贝克·麦坚时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布鲁塞尔 Partner Baker & McKenzie Brussels

“在本案中,中广核在欧洲的营业收入不足以达到进行欧盟并购申报的标准,除非将其他相关国有企业的营业收入全部考虑进去,”富而德律师事务所香港办公室合伙人及竞争法业务负责人Alastair Mordaunt解释道,“这对于国有企业的影响在于,它们在评估以下问题时需要考虑其他国有企业的营业收入和业务活动:一是它们的并购行为是否触发了欧盟的并购申报标准,二是由此产生的对竞争的影响。从实践的角度来说,这进一步加重了已经相对困难和常常很耗时的信息收集程序上的负担。”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article, or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the current issu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订阅会员。你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你也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