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调解公约

0
95
Singapore convention
(www.singaporeconvention.org)

专栏此前讨论过与调解相关的问题,包括调解的不同概念(详见《商法》第2辑第9期文章《“调解”一词的英译》,以及在司法程序过程中进行调解时出现的问题(详见《商法》第9辑第8期文章《司法调解》)。本期专栏将讨论2019年8月7日在新加坡签署的一个新公约——《联合国关于调解所产生的国际和解协议公约》(也被称为《新加坡调解公约》),并探讨这个公约可能会带来的影响。

公约背景

在某些情况下,调解出现在正式的法庭诉讼进行过程中,而调解之后签署的和解协议也受到法庭认可,并被给予和法庭判决相同的效力。还有一种类似的情况,在仲裁过程中出现调解,在此情况下的和解协议也受到仲裁庭的认可,并被给予和仲裁裁决相同的效力。在这些情况下,协议能够像法庭判决和仲裁裁决一样执行。

在另外一些情况下,调解出现在正式的法庭或仲裁程序之外。在此情况下,调解之后的和解协议都被视为具有和其它合同一样的性质。换言之,如果一方违反和解协议的条款,另一方必须根据和解协议所规定的机制来采取执行措施——到法庭起诉或启动仲裁程序,然后让法庭判决或仲裁裁决获得认可和执行。在跨境纠纷中,这是一大挑战,并且可能会对寻求执行和解协议的一方带来高额成本。

《新加坡调解公约》正是为克服这一问题而设计,调解后产生的跨境和解协议可根据本《公约》直接在《公约》成员国的法庭上获得执行。在《公约》融入国内法之过程中,成员国可采用或修改《2018年联合国国际商事调解和调解所产生的国际和解协议示范法》(即《2002年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国际商事调解示范法》)的修订法)。

一般原则

《公约》在第3条承认了两条一般原则(见引文一)。

引文一

    1. 本公约每一当事方应按照本国程序规则并根据本公约规定的条件执行和解协议。
    1. 如果就一方当事人声称已由和解协议解决的事项发生争议,公约当事方应允许该当事人按照本国程序规则并根据本公约规定的条件援用和解协议,以证明该事项已得到解决。
    1. Each Party to the Convention shall enforce a settlement agreement in accordance with its rules of procedure and under the conditions laid down in this Convention.
    2. If a dispute arises concerning a matter that a party claims was already resolved by a settlement agreement, a party to the Convention shall allow the party to invoke the settlement agreement in accordance with its rules of procedure and under the conditions laid down in this Convention, in order to prove that the matter has already been resolved.

如此看来,《公约》既是矛又是盾;亦即,如果对方当事人违约,一方可据《公约》要求对方执行和解协议(此是矛),当事方还可通过《公约》来防止对方采取法律措施解决一个已经在和解协议中解决的问题(此是盾)。

下文列出了《公约》的一些关键规定。

适用范围

根据第1条,《公约》适用于“调解所产生的、当事人为解决商事争议而以书面形式订立的协议…该协议在订立时由于以下原因而具有国际性”。它不适用于诸如消费者纠纷、继承纠纷或家庭纠纷这样的非商事纠纷。

此外,根据第1条第3款,《公约》不适用于:

(a) 以下和解协议:

(一)经由法院批准或者系在法院相关程序过程中订立的协议;和

(二)可在该法院所在国作为判决执行的协议;

(b) 已记录在案并可作为仲裁裁决执行的协议

《公约》不适用于可作为判决或仲裁裁决执行的和解协议的主要原因是已有其它国际文件应对这种情况,包括规定了可作为法庭判决执行的海牙《选择法院协议公约》(详见《商法》第9辑第3期文章《选择法院》)和规定了可作为仲裁裁决执行的纽约《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

执行和解协议的程序

根据《公约》第4条,在和解协议的一方寻求执行协议前必须满足各种要求。比如,当事方必须提供由各方当事人签署的和解协议。此外,必须提供显示和解协议产生于调解的证据。这些证据可以是调解员在和解协议上的签名,或调解员签署的表明进行了调解的文件。

提供显示和解协议产生于调解的证据这一要求也产生了一些疑问和担忧,尤其是涉及到调解员签署的文件,因调解员通常出于职业责任和保密方面的担忧而不愿意签署任何与调解相关的或承认进行了调解的文件。因此,和解协议的双方应尽可能全面地书写协议,这样就能证明进行了调解,不再需要提供调解员签署的文件。

拒绝执行和解协议的原因

与纽约《公约》类似,《新加坡调解公约》也列出了法庭或其它主管机关可拒绝准予救济的原因。包括,和解协议一方当事人处于某种无行为能力状况,调解员严重违反适用于调解员或者调解的准则。另一个可拒绝执行的原因是准予救济将违反公约该当事方(即, 成员国)的公共政策。

上述原因是否会被一方当事人用来抵抗或延迟协议的执行,以及是否会降低执行的效率和成本效益还有待观察。但这样的担忧不无道理,尤其是考虑到和解协议和法庭判决和仲裁裁决不同,和解协议不会写明和解的原因,困此很难判断调解员是否严重违反调解准则。

公约签署和未来成功

截至现在,47个国家已签署了《公约》,包括美国、新加坡、中国、印度、马来西亚、菲律宾和韩国。但在这个地区,澳大利亚和日本却还没有签署,显得格外特殊。

时间会证明《公约》能否成功。如果《公约》的后续发展和纽约《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一样,那么可以说成功在望。

葛安德 Andrew Godwin

葛安德以前是年利达律师事务所上海代表处合伙人,现在墨尔本法学院教授法律,担任该法学院亚洲法研究中心的副主任。葛安德的著作《商法词汇:法律概念的翻译和诠释》重新汇编了其在本刊“商法词汇”专栏撰写的所有文章。该书由Vantage Asia出版。如欲订购,请即登录 www.vantageas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