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来到了需要决定其未来方向的新十字路口,而她选择成为一个更高效开放的经济体。作者:李俊辰

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1978年,前领导人邓小平决定将“改革开放”定为基本国策之一。40年过去,2018年见证了中国新一轮的巨变,有助于推动国家的进一步开放。

2018年3月,中国政府出台了一项大刀阔斧的政府机构改组计划。宝维斯律师事务所驻北京合伙人刘晓宇表示:“这次大幅度机构改革是近年来最全面的一次,许多部门和机构被创设、合并或解散。”

刘晓宇认为其中一项重要的机构调整是成立了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取代了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宝维斯在北京的另一位合伙人吴苏表示,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还整合了此前由工商总局、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分管的反垄断职能,成为了中国唯一的反垄断监管机构。“这一职能整合旨在提高反垄断审查和执法的效率,”她说。“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反垄断执法力度是否会加强,还有待观察。”

另一个重要的变化是,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与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于3月份合并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银保监)。西盟斯律师事务所驻香港和上海的合伙人陈子熊表示:“中国银保监会现在成为了银行和保险业的核心监管者,这一合并旨在减少监管套利,并勾画出了政府在两个行业中的监管角色。”

1-王昳-WANG-YI-诺顿罗氏律师事务所-北京代表处负责人-Head-of-Beijing-Office-Norton-Rose-Fulbright

除了监管机构的调整外,中国同时加快了进一步开放市场的步伐。“过去的12个月有不少开放外商投资领域的官方文件出台,”诺顿罗氏律师事务所北京代表处负责人王说。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article, or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the current issu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订阅会员。你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你也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

更多观点


王冠-WANG-GUAN-国枫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北京-Partner,-Grandway-Law-Offices-Beijing
王冠

并购重组实际上是一个可能存在多部门交叉监管的系统项目。很多收购方仅关注证券监管部门审核工作的推进,而对可能涉及的其他主管部门的审核要求及推进则有一定程度的轻视,往往导致并购重组时间拖长。

王冠
国枫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北京


饶尧-RAO-YAO-汇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Partner,-HHP-Attorneys-at-Law-Shanghai-自从香港
饶尧

随着信息的自由流动和跨境传输的快速发展,全球网络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关于各个国家和地区对信息保护方面的立法成为了热点讨论话题。备受瞩目的欧盟GDPR实施,是信息保护领域近半年来最为重要的发展动态。GDPR的域外适用性使其适用范围更加广泛,企业管理层和法务合规部门需要引起足够重视。

饶尧
汇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上海


自从香港证券交易所为适应TMT和生物科技企业赴港上市的需要,对上市规则作出重大调整之后,我们见到了一大批相关领域的企业赴港上市申请,而不是去其他地区。

欧阳丹
威尔逊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北京


中国在今年6月在深圳和西安两地设立了国际商事法庭。法庭旨在解决“一带一路”和粤港澳大湾区的相关争议纠纷,为国际投资者提供了新的可选择的争议解决方式,预计会受到欢迎。

冯志文
夏礼文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香港及上海


刘依兰-NANDA-LAU-史密夫斐尔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Partner,-Herbert-Smith-Freehills-Shanghai
刘依兰

环境问题一直是中国政府关注的焦点。[对消费品行业而言],政府执法力度的加强,对供应链造成了干扰,相应地带来了成本的提高和延迟问题。

消费品领域的客户也应该了解合规方面日益收紧的监管规定,特别是与消费者保护、个人信息保护、不当竞争、电商活动监管等相关的法律规定。

刘依兰
史密夫斐尔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上海


盛佳-JENNY-SHENG-普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北京及上海-Partner,-Pillsbury-Beijing-and-Shanghai
盛佳

我们看到了一个比较明显的趋势是传统生产服务领域与互联网的结合。我们的许多客户已经开发或者正在开发网上平台以更好地为顾客提供产品和服务……

在这些项目中,我们协助客户分析各种法律规定的要求……包括电子商务法、电信法、银行法和保险法、数据隐私保护法等等。

盛佳
普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北京及上海


连艳-LIAN-YAN-康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北京-Senior-Partner-Kangda-Law-Firm-Beijing-经过三年多的快速
连艳

在银行与金融领域,应当注意的是大量中国对外放款存在坏账风险,国内资金外流较为严重。今年1到6月期间,国内一些大型银行对外的放款无法收回。涉外贷款的追回存在着跨国之间的司法协助及法律适用问题,应加强对外贷款的审批及管理。

连艳
康达律师事务所
高级合伙人
北京


经过三年多的快速发展,中国已成为全球PPP数量最多的国家,但与此同时也产生了诸多冒牌PPP项目,从而给地方政府的负债带来新的压力。在整改过程中,诸多PPP面临被清除出库,或被要求整改,在此过程中,完全是大量的法律事务,成为今年PPP领域的一个新特点。

王霁虹
中伦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