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数字化证据开示的文件审阅中,“预测编码”的使用越来越受到欢迎。苏达盟分析了这项技术对于律师来说,究竟是如虎添翼,还是如临大敌

测编码(predictive coding)又名算法支持下的“文本分类(text categorization)”,指的是基于律师及案情专家对测试文件(或一组种子文件、正确性检测文件[validation sets]或训练文件)的审阅,通过软件程序对与特定案件或争论点相关或者有响应(responsive)的文件进行识别。这种由计算机辅助的方法涉及机器学习以及不同算法工具的组合使用。

这种协助律师进行文件的搜索、挑选和分类的方法被认为是数字化证据开示(eDiscovery)领域最重要的发展之一。实际上,它的重要性甚至使得一些业内人士相信这项技术将最终代替律师去执行文件审阅的工作。

虽然算法的使用可以在许多情况下大幅提高“大海捞针”的效率,我们认为该方法将继续成为律师审阅团队的超级助手而非完美替代。随着技术支持下的文件审阅(technology assisted review, 下称TAR技术)越来越多地被使用,数字化证据开示更为可能的前景一方面是文件审阅的各项标准将被抬高,另一方面,决定每个个案如何合理、适度地开展数字化证据开示的各类因素也将随着效率的提升而显著多元化。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article, or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the current issu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订阅会员。你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你也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