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西岛、泽西岛——通向英国和欧洲

作者: Andrew Tually、Susan McKinstray,凯瑞奥信律师事务所
0
82

海峡群岛成熟而稳定的制度可以成为管理全球资本流动的高效中心

西岛和泽西岛位于英法之间的英吉利海峡,是世界领先的国际金融中心,提供了一个管理英国、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之间资本流入和流出的税收中立、高效和稳定的中心。

根西岛和泽西岛对于希望利用英国/欧洲投融资机会的亚洲管理人来说变得越来越重要。2018年,英国超过了历年以来最大的接收国美国,成为了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最大接收国。

Guernsey
Andrew Tually
凯瑞奥信律师事务所新加坡办公室的顾问
电话: +65 6911 8321
电子信箱: [email protected]

2018年底,欧洲是中国对外并购规模最大的地区,达到了659.4亿美元,增长迅速(同比增长37.9%),占到了中国企业全球并购总额的60%,比2017年增长了近20%。虽然近期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有一些资金进行了回调,但欧洲从中国获得的投资仍然是从北美获得的三倍。中美贸易摩擦的进一步不确定性预计会延续这一趋势。

根西岛和泽西岛位于这些资本流动的十字路口,已经准备好为其提供税收中立和有效的渠道。此外,为了在某种程度上应对香港当前的政治局势,高净值人士和家族办公室也利用其成熟而稳定的体制,将根西岛和泽西岛基金会和信托视为财富的避风港。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一直配备着拥有根西岛和泽西岛丰富业务经验的资深律师的凯瑞奥信律师事务所新加坡办公室收到了越来越多来自亚洲和澳大利亚的投资经理、家族办公室和其他顾问的咨询,他们都希望在根西岛和泽西岛设计结构以吸引或者配置资金。

重要事实:

  • 亚洲地区发起人在根西岛和泽西岛设立的基金在过去一年里增加了6%,管理的资产同期增长了40%。
  • 全球最大的投资基金日本软银愿景基金注册于泽西岛。
  • 相比于全球其他法域,根西岛和泽西岛依然是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非英国实体注册最多的地方。
  • 根西岛和泽西岛拥有广泛的国际吸引力和熟悉度,它们的基金在全球超过55个法域进行募集。
  • 根西岛和泽西岛的基金可以通过注册销售给超过90%的全球最大的300家养老基金,以及全球最大的50家主权财富基金中的37家。
  • 根西岛和泽西岛与中国所有的金融服务监管机构签署了全套的监管谅解备忘录,因此可以在这个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募集资金。
  • 根西岛和泽西岛与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亚洲国家签订了税收情报交换协定,并与香港和新加坡签署了避免双重征税协定。

投资基金和首次公开发行

Guernsey
Susan McKinstray
凯瑞奥信律师事务所新加坡办公室资深律师
电话: +65 6911 8314
电子信箱: [email protected]

看看基金市场,这些岛屿已经蓬勃发展,尝试并检验了基金行业和成熟的专业人才,目前管理的基金总额超过了6220亿英镑(8046亿美元)。这些岛屿在过去几十年间一直是总部位于美国、英国、欧洲和中东的私募股权、基础设施和房地产基金管理人寻求向欧洲和世界各地的企业、养老金、保险公司、专业投资者和主权财富基金募集资金的首选地区。

将资金从中国转移到海外的合法途径相对较少,并且越来越少。其中海外上市是一条出路,中国企业赴香港上市的渠道仍然很强。根西岛和泽西岛是上市的热门法域,相比于全球其他法域,仍然是在伦敦交易所上市的非英国实体注册最多的地方。

虽然必须要承认的是开曼群岛基金在历史上更受亚洲发起人和投资者的欢迎,但根西岛和泽西岛对于英国和欧洲投资者来说更加熟悉。因此,我们预计根西岛和泽西岛基金对于希望从英国和欧洲募集到资金的亚洲和澳大利亚管理人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私人投资

这些岛屿提供了税收中立和稳定的避免双重征税协定网络,对于希望在当地进行私人投资,尤其是在英国房地产领域进行投资的投资者来说,也是一个具有吸引力的基地。历史上,在英镑走弱的情况下,外国投资通常会蓬勃发展。

根西岛和泽西岛的优势

根西岛和泽西岛结构具有以下优势:

稳定。根西岛和泽西岛在政治上和财政上都是自治的。它们既不是英国的一部分,也不是欧盟的一部分。这两个岛屿都采用了英国普通法和衡平法的许多原则。寻求法律救济可以通过可靠的司法制度,最终上诉至英国枢密院。

专业服务。正如所预期的那样,作为管理如此庞大规模资金的法域,根西岛和泽西岛拥有大量一流的基金服务提供商。这就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随着管理的基金不断增多,专业知识的深度也随之增加,从而吸引更多的基金进行管理。这些岛屿还得益于数十位经验丰富、独立的非执行董事,他们提供良好的岛上实质服务,并确保遵守最高标准的公司治理。

位于根西岛和泽西岛的服务提供商非常重视吸引亚洲客户,并在香港、新加坡和中国大陆等亚洲主要市场设立了办公室。亚洲发起人可以依赖根西岛和泽西岛的服务提供商,将他们的经验、知识和最佳实践做法传递给客户——这一点在私募股权领域尤为重要,私募股权在亚洲仍然是一个新兴但发展迅速的资产类别。

快速进入市场。根西岛和泽西岛的公司和其他实体,比如有限合伙企业,最快可以在24小时内建立。这两个法域符合条件的私募投资基金均可以在48小时内成立并在相关监管机构注册。

合理和精简的监管。根西岛和泽西岛保持着均衡、灵活和具有竞争力的基金监管制度,采取了一种基于风险的方法,以确保保持适当程度的投资者保护,同时避免不必要的复杂或繁重的监管。简单是这里的关键,针对成熟和机构投资者的私募投资基金,可以量身定做一些宽松的监管方案。

进入市场。根西岛和泽西岛的基金继续通过国家私募发行制度(NPPRs)向欧洲投资者募集大量的资金,这一直是并且将继续是从世界各地成熟投资者那里募集资金的首选方法。是的,《另类投资基金经理指令》(AIFMD)适用于在欧洲的销售,但在实践中,这意味着根西岛和泽西岛的基金经理继续使用国家私募发行制度,并对AIFMD进行一些微调(比如,确保募集说明书中包含某些规定的披露内容,并按照要求向成员国的监管机构注册募集说明书)。最终,一旦护照制度扩展到第三国,根西岛和泽西岛的基金管理人或许能作为第三国将其基金通过“护照”进入到整个欧盟。

成本效益。对于希望吸引欧洲资金的亚洲管理人来说,与从第一天起就建立一个完全受到监管的AIFMD “在岸”基金管理人(比如卢森堡)相比,采用国家私募发行制度是一种灵活而划算的选择,并且日后可以选择扩大规模全面遵守AIFMD。卢森堡自然更适合进行零售发行的大型基金。不过,面向欧洲成熟投资者募集的基金管理人通常不需要(或不想)在整个欧盟范围内进行销售。相反,更有针对性并具有相应的效率和节约成本的方法是首选,这更有助于国家私募发行制度模式。

我们的调查和研究表明,在根西岛和泽西岛设立基金管理人和/或基金实体要比在卢森堡设立管理人/基金实体便宜许多。这些成本不仅限于基金的设立,并会在基金的整个生命周期内持续发生,而根西岛和泽西岛的辅助成本(审计和法律费用)要比在卢森堡低许多。

内容和合法性。成熟的额投资者越来越尊重有实质内容的合法结构。这两个岛屿都拥有严格的反洗钱要求,并被国际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评为世界上应对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最优质的金融中心之一。

多元化。在历史上,香港一直都是中国大陆财富在该地区乃至全球扩张的平台。但抛开近期的麻烦,中国客户这些年来一直在寻求更多的多元化,根西岛和泽西岛因其稳定的监管环境和来自英国和欧洲的自治权对富有客户的吸引力越来越大。

税收。根西岛和泽西岛提供税收中立,这在基金和跨境交易中是非常重要的,而且这两个法域都是外国账户税收遵从法案和通用报告准则的早期采纳国家,提供了透明度。此外,这两个岛屿也不征收资本收益税或遗产税。

凯瑞奥信律师事务所是亚洲少数几家在海峡群岛设有办公室的离岸律师事务所之一,一直配备着拥有根西岛和泽西岛丰富业务经验的资深律师。

guernsey

凯瑞奥信律师事务所新加坡办公室
10 Collyer Quay #24-08
Ocean Financial Centre
Singapore 049315
电话: +65 6911 8310
电子信箱: [email protected]
www.careyols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