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危机投资中东欧正当其时

0
804

洲人口超过7亿,国内生产总值(GDP)占全球的三分之一,并管理着30余万亿美元的资产,无疑是全球最适合从事商业活动的地方之一。欧洲更因其创新传统、技术、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悠久的历史而更富魅力。对企业家而言,面积占半个欧洲且更为复杂的中东欧国家更具吸引力。

Christian Mikosch西欧市场相对成熟,经济增长预测较低,公共财政往往负债累累。相反,中东欧国家的公共与私人债务水平通常较低;在未来几年内,中东欧国家的GDP增长预计将至少是欧元区的两倍。

不过,欧元区危机同样已在中东欧留下了深刻印记,资产价格的大幅下降、传统融资的普遍短缺增加了公司的压力,迫使他们跳出传统的商业模式。这一状况为中国投资者创造了大好良机,他们可以进军亚洲以外的高端市场,接触自然资源、创新技术、欧洲的管理文化以及知名的欧洲品牌。举例来说,中国投资者上个月收购了奥地利引擎制造公司Steyr Motors,正是希望将欧洲的创新研发能力、进入西方市场的机会与中国巨大的市场潜力及低廉的生产成本优势相结合。

EU status has helped the Czech Republic harmonise its legal system.
欧盟成员国的身份,有助捷克等中东欧国家进一步协调其法律制度。

从法律角度看,中东欧各法域可能相对分散。但是一项对比分析显示,尽管各个法域之间存在语言障碍,但各国法律制度却惊人相似,基本上都是参照德国和奥地利的大陆法系建立。20世纪90年代初,当铁幕落下后,西巴尔干地区和中东欧的国家基本上都采用了德国和奥地利的大陆法系。这一发展进程不仅是因为这些地区与德国和奥地利的地理位置相近,还因为许多中东欧国家直到1918年仍是奥匈帝国的成员,彼此间的历史联系密切,在文化上差异不大。直到今天,奥地利都是整个中东欧的商业枢纽和地区总部,具有明显的优势。

Christian Oehner
Christian Oehner

某些法律领域,如房地产法、土地登记和不动产转让领域,都有非常强的奥匈帝国渊源。欧盟对已经加入或希望在未来加入的中东欧国家产生的整体影响有助于进一步协调不同的法律制度,特别是定居、提供服务、跨境贸易及竞争等与经营活动有关的法律规定。

全面了解上述常见的法律特征可以大大减少进入这些可能存在差异的法域时所遇到的麻烦,事实上它们就像是一个具有多功能的单一大市场。历史上,如维也纳、慕尼黑、巴黎或伦敦这些城市的法律工作者对法律事业的推动远远超出了各自国家的范畴。除了大型英国律师事务所之外(其中许多同时退出了中东欧市场),奥地利的律师事务所曾经是整个地区法律事业的主要推动者,并致力于许多创新项目,例如通过引进国际资助或公私合作的基础建设项目,将公有企业转为私人公司,进行符合现状的并购交易,并开拓尖端资本市场交易的新领域——所有这些交易在当时既不适用任何旧的法律框架,也不受旧法律约束。

cee%ef%b9%a3bar_chart_1自20世纪90年代初至今,中东欧国家的政府和立法者付出了巨大努力,将他们的国家和经济打造为对商业活动极富吸引力的地方,之前的不足都在很大程度上被纠正或克服了。如今,中东欧有优越的企业和所得税制度,企业所得税率通常低至10%,并拥有高度灵活的劳工法。法治已经普遍建立,越来越多的法律先例增加了法律可预测性,并且法院系统的运作通常都正常、及时。本文的一位作者曾经就一个有趣的案件提供了法律意见。在该案中,某国法官为了保护一家跨国企业的利益,通过了一项针对本国国家足球协会的临时禁令。该跨国企业曾与该国足球协会共同建立了一家合资公司。这表明对于法律体系、法院和行政制度相对年轻的新兴市场来说,中东欧国家在商业和经济方面的专业水平都十分引人注目。此外,整个中东欧都建立了全面的投资保护立法制度。

随着西欧和美国在中东欧的投资速度放缓,中东欧政府十分欢迎中国的投资,并正积极吸引中资进入该地区。这期特别文章旨在通过介绍中东欧国家的法律环境,引导潜在的投资者。

Christian Mikosch是中东欧业务专家,为Wolf Theiss律师事务所驻维也纳合伙人。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他:电话:+43 1 515 10 – 5310;电邮:[email protected]

Christian Oehner是并购业务律师,为Wolf Theiss律师事务所驻维也纳合伙人。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他:电话:+43 1 515 10 – 5105;电邮:[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