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之友

0
299
商法词汇

拉丁词amicus curiae指“法庭之友”。本期专栏将讨论法庭之友在普通法法域、大陆法系法域和国际法领域的作用和目的,还将探讨法庭之友的作用在中国大陆发展的可能性。

法庭之友是指并非争议的当事人,但向正在处理争议的法院提出意见的人,可以是一个个人,也可以是一个组织。提出的意见形式可以是多样的。比如,它可以采用法律意见书的形式,也就是一份关于事实和支持争议一方的法律观点的书面陈述。在这种情况下,提交的文书通常被称为“法庭之友陈述”。向法院提交的文书也可以是对某个法律观点的分析或者专家信息,以协助法院审理争议。

在大多数情况下,在法院允许法庭之友提交文书之前通常需要存在特殊情况。比如,特殊情况可能出现在如果争议事项具有公众重要性,或者法庭之友具有争议当事人没有的信息或者专家知识。如果法庭之友可以通过独特的方式协助法院,或者一方当事人处于不利地位或者没有代理人(有关当事人没有代理人时出现的挑战的讨论,请见《商法》杂志第7期第9辑:《自行辩护的当事人》),法院也可能愿意允许提交法律意见书。

值得注意的是,法庭之友不是争议的一方当事人。就此来说,法庭之友是不同于介入诉讼人的。介入诉讼人是作为当事人增加到法院程序中的人,因此享有作为当事人的所有福利和负担。比如,介入诉讼人可以上诉、提交证据并完整参与诉讼程序。同时,介入诉讼人将受到法院裁决的约束(在适用范围内),并且也可能受到不利费用判令的约束,要求介入诉讼人支付全部或部分其他当事人的费用。

与法庭之友类似,在法院允许将介入诉讼人增加为法院程序一方当事人之前,需要存在特殊情况。在一些案件中,如果法庭裁决会影响不是法庭程序的当事人的权利时,法院会允许介入诉讼人加入。在这种情况下,允许介入诉讼人加入的决定通常被认为是根据自然正义原则而确定的,该原则规定可能会受到司法或行政决定影响的人应当有权被倾听。

普通法法域。有趣的是,虽然法庭之友的概念起源于大陆法法域的历史起点罗马法,但首次实质上的使用法庭之友概念却是在普通法法域。现在这个概念已经发展到所有的普通法法域,特别是美国。

从普通法法院采取对抗制的角度来说,法庭之友在普通法法域的流行令人惊讶。在对抗制下,法院只考虑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和观点,而不会像某些大陆法法域一样对事实或证据进行自己的调查。因此法庭之友的概念偏离了普通法法域的传统对抗制。

在普通法法域,法庭之友没有权利向法院提交文书。相反,争议当事人必须同意或者法院必须许可法庭之友提交文书。在美国,如果任何一方当事人都不支持下级法院的裁决而提起上诉,最高法院可以指定自己的法庭之友。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规则第37条就法庭之友陈述做出了如下规定:

37.1 法庭之友陈述使法院关注到了当事人没有让其关注到,可能会对法院有一定帮助的相关事项。不是为了该目的的法庭之友陈述会增加法院负担,其提交是不受到欢迎的。法庭之友陈述只有在根据第5号规则由被允许在该法院执业的律师才可以提交。

37.2 (a) 法庭之友陈述……可以提交,如果附有全体当事人的书面同意,或者法院许可根据本规则第2(b)条提交。

37.3 (a) 在法院审理案件进行口头辩论时,法庭之友陈述可以提交,如果附有全体当事人的书面同意,或者法院许可根据本规则第3(b)条提交。

37.3 (b) 当法院审理案件进行口头辩论的一方当事人拒绝同意时,可以向法院提出许可提交法庭之友陈述的动议。

37.4 如果法庭之友陈述是由代表美国的副总检察长提出,或者由代表法律允许的在法院出庭的任何美国机构提出,则不需要提出许可提交法庭之友陈述的动议。

在其他普通法法域,比如澳大利亚,接受或拒绝申请的决定权完全在法院,而法院通常不太愿意接受指定法庭之友的申请。这种不愿意在于担心指定法庭之友可能会干预诉讼或影响法庭程序的有效运作。特别是,澳大利亚最高法院表示,在同意指定法庭之友之前,法院必须确信因为指定法庭之友而给当事人造成的费用或造成的任何延误,并且聆听申请所花费的时间与法庭之友预计提供的协助相比不会是不成比例的。

大陆法系。法庭之友的概念不是大陆法系传统上承认的。不过,许多大陆法系法域现在通过规则、立法和法院决定承认了这个概念。这个概念在法国、波兰和巴西等法域已经非常完善了。许多大陆法系法院允许法庭之友提交的申请,即使是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

国际法。国际法院和法庭也广泛认可法庭之友的概念,包括欧洲人权法院和根据北美自由贸易协议设计的法庭。非政府组织在提交申请,促进有关实践做法方面非常积极。这个问题在世界贸易组织一直是争议话题。

有些批评家认为这给政府组织太多的影响力,并且这给发达国家不公平的福利。世界贸易组织上诉机构已根据其通过程序规则的广泛权力证明了接受法庭之友申请的合理性。

中国大陆。中国法没有明确承认法庭之友的概念。不过,在2015年,中国的安杰律师事务所发表了一篇文章,称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在其网站发布了一则通知,征询对商标法一个条款的意见。该项通知由组成法院合议庭审理一起案件的三名法官签署。据报道,征询意见的原因是相关的法律条款较新并对商标申请实践以及商标领域的发展有重要意义。这篇报道继续写道:

这则通知对提高司法透明度和审判质量方面的影响可能深远。类似于法庭之友的制度将允许法院从利益相关方听到对一些可能具有重要社会影响的非常复杂的法律问题的看法。关键利益相关者和思想领导者的参与,包括来自国际法律界的参与将有助于法院加大思考深度。中国现在使用“指导性案例”或典型案例提高判决的一致性并指导地方法院处理争议性问题。法庭之友肯定会有利于法院确定哪些案件应当为“指导性
案件”。

自2015年报道发布之后,上述征询意见协助法院处理法律新领域问题的做法似乎在中国大陆没有显著的发展。不过,跟进这方面的发展并看看中国大陆法院最终是否会在法庭审理案件中接受法庭之友的申请是很有趣的。

最后,有趣的是,自2015年起,台湾智慧财产法院已经邀请法庭之友就知识产权争议提交申请,并发布法庭之友的意见。

葛安德 Andrew Godwin
葛安德
Andrew Godwin

葛安德以前是年利达律师事务所上海代表处合伙人,现在墨尔本法学院教授法律,担任该法学院亚洲法研究中心的副主任。葛安德的著作《商法词汇:法律概念的翻译和诠释》重新汇编了其在本刊“商法词汇”专栏撰写的所有文章。该书由Vantage Asia出版。如欲订购,请即登录 www.vantageas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