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理性”,奥古斯丁主张:“理性和信仰不可分离,信仰必须先于理性,对心灵进行净化,使之做好接受理性的强大光芒的准备。”圣托马斯·阿奎那对“理性”诠释为:“人类没有足够的智慧去窥探万物的本质,必须运用理性一步步接近真相。”

刘晓明-LIU-XIAOMING-隆安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Senior-Partner-Longan-Law-Firm
刘晓明
隆安律师事务所
高级合伙人、公司法及法律顾问专业委员会主任

“理性”市场经济的本质就是系统、持续地把理性应用于商业的过程。西方社会各方面发展的基础即根植于其信仰所产生的文化土壤中。马克思·韦伯指出,资本经济之所以只产生于欧洲,是因为在世界各大宗教中,只有新教给人们提供了节制物质消费、积极追求财富的道德观念。新教伦理打破了传统的联系,创造了新的教义伦理和信仰文化,企业家们愿意将利润进行再投资,以有利于社会的整体利益,而这正是“理性”市场经济在西方兴起的关键所在。罗德尼·斯达克指出:“西方的兴起基于理性的胜利:将理性运用于商业,在回应性国家的庇护下,资本经济茁壮成长,这就是西方取得的胜利。”

应当理性对待“独角兽”企业。西方神话的独角兽形如白马,额前有一个螺旋角,代表高贵和纯洁并有解毒的功能。现在“独角兽”往往被指为私募和公开市场的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创业企业。“独角兽”企业是新经济的典型代表,是城市、区域创新创业生态的集中体现。“独角兽”企业的大量涌现,对原创性新兴产业的培育、传统产业的颠覆式变革和区域经济的创新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随着独角兽 IPO 绿色通道的开启,投资者如何理性投资即将上市的“独角兽”企业?我们应当如何理性的看待“独角兽”企业的经济价值和其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这些是我们应当冷静考虑的问题。

独角兽企业,首先必须是平等竞争的市场主体,能够按照市场规律参与市场竞争,依据市场规则决定企业的生产经营、发展目标和资源配置;其次,必须是自由竞争的市场主体,即能够自主决定其发展战略、市场方向、营销策略等,不受行政指令等因素的影响;再次,具有依据市场经济规律和秩序自由交易的市场。真正的市场经济一定是“理性”的市场经济,并非行政指令型的“半”市场经济。

审视现今中国社会,很大程度上有赖于经济的发展,而其核心驱动力并非“理性”市场经济的精神,几乎完全依靠利益的驱动。一个缺乏理性精神,完全依靠利益驱动的社会经济,势必忽视社会发展的协调性、可持续性、人格权利和尊严、环境保护、信仰、社会伦理道德等因素。

为什么国有企业较难孕育出“独角兽”?独角兽企业中,央企所占并不多,这与央企的产权性质有很大关系。首先央企属于国有性质,按照国资委的要求,其经营者只能采取稳妥经营的投资方式,不能选择高风险的投资经营,而成功的“独角兽”企业大都是数轮资本驱动之下,历经多次市场竞争和淘汰风险的产物,因此央企的性质和管理模式导致了其很难冒大的投资风险去培育“独角兽”。

其次,大多央企都是各行业的龙头企业,依靠国家给予的垄断性政策,较容易获得高收益,不必冒风险去培育新领域的“独角兽”。其三,央企内部有一整套复杂的管理层程序,一项投资往往要履行多道审批程序,而“独角兽”的投资机会往往稍纵即逝,不可能等待繁冗的审批程序,因此央企往往错失良机。

“独角兽”企业理性发展的现实意义。衡量“独角兽”企业不能仅仅是营业利润和总市值,而应当是对社会具有价值和贡献,能够满足和解决社会大众的需求及问题,具有核心竞争力,才能够体现出“独角兽”企业真正的使命、价值和意义。

更重要的是,“独角兽”企业应当洁身自好,不可偷税漏税、假冒伪劣、坑蒙拐骗,才可称得上“高贵”和“纯洁”。“独角兽”企业应当借鉴“理性”市场经济的精神,具备社会使命感和积极的价值观,成为能够真正造福社会的企业。

刘晓明隆安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公司法及法律顾问专业委员会主任。其联系电话为+86 10 6532 0366 以及电邮xiaoming@longanla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