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直是拉丁美洲国家的优秀合作伙伴,协助巴西完成了本届世界杯的筹备工作。但是随着投资“门柱”的移动,中国是否仍然会是该地区的核心“前锋”?请看Nandini Lakshman的报道

国是2014年巴西世界杯足球赛的重要参与者,尽管中国队并没有在比赛中出场。中国并未取得进球或者在场上罚出任意球,但是,他们有效保障了6月12日于圣保罗竞技场举行的世界杯揭幕战以及巴西各地另外八个世界杯比赛场馆的场内安全。

总部设在北京的同方威视技术股份公司是一家先进的安检系统的生产和安装公司,他们派出十名技术人员,从全球一众厂商的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为中国赢得了世界杯安检设备合同。此类投资活动,以及贸易、外商直接投资和国有银行提供的软贷款,都为巩固中国在拉丁美洲的地位提供了有力支持。去年,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贸易国,仅在拉丁美洲的贸易额就从2011年的227亿美元蹿升至800亿美元。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期对拉美国家的访问也体现出中央政府对加强与拉美合作关系的重视。

科尔瓦多集团(Cordoba Group)的经济师和首席顾问Fernando Menéndez指出,从总体来看,中国对拉丁美洲直接投资的90%集中在商品和自然资源领域。他指出:“对基础设施的投资有力提高了对相关商品的获取能力,并且在水电设施方面中国也提供了大量融资。”科尔瓦多集团是一家战略咨询公司,为客户提供经济和政治策略分析。

同时,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的《中国交易追踪报告》显示,中国在拉丁美洲的投资组合正趋于多元化。过去一年,拉美许多行业吸收中国投资的数量都出现了增长,包括交通运输、金融、农业和旅游等。

“通过去年中国在拉丁美洲的投资,过去12年间在银行和服务业等领域形成的既定贸易结构不断得到深化。在制造行业,来自中国的直接投资也在增长,但起点却很低,”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研究院经济系教授Enrique Dussel Peters解释说。他也是该大学中国-墨西哥研究中心的协调主任。他的研究结果显示,2000至2012年间,中国国有企业的投资占了外商在墨西哥直接投资总额的87%。

Latam goals-Enrique Peters

中国和拉丁美洲显然都在加大力量寻找替代性自然资源,这种情况将逐渐改变两个贸易伙伴国之间的贸易模式。

Menendez指出,多数拉丁美洲国家法制的不健全增加了海外资本投资的风险。“对墨西哥等许多国家来说,底土仍然属于国家财产,而政府的交替变更通常比任何合同义务都更重要。智利、哥伦比亚、墨西哥和秘鲁在保障合同和其他长期承诺方面的进步最大,因此吸引了较多投资”,他说。

专家指出,中国未来对拉美的投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拉美国家的内部体制。

虽然经济增长缓慢,但是巴西仍然是一个受到青睐的投资目的地国。根据美国传统基金的《中国交易跟踪报告》,2013年中国对巴西的主要投资领域包括房地产、农业、石油和银行业,吸引了40亿美元的中国投资。巴西联邦政府与两家中国企业组成的财团签订了产品分成协议,该财团支付了70亿美元的巨额签约诚意金。此协议在巴西尚属首例。

律师事务所Siqueira Castro位于圣保罗的执行合伙人Carlos Roberto Siqueira Castro指出,中国政府一直关注着巴西的电能领域。该事务所有许多中国客户。为加强与中国的合作关系,该事务所与中国的德恒律师事务所结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他指出,巴西劳动立法和劳动法院很关注对雇员的保护。对于税收和环境法律法规而言,市、州和联邦政府共享立法权。“例如,每个州或市都可能根据地区的具体情况,对公司被批准进行合法经营前需履行或满足的环保程序或要求做出不同规定。”

税务立法也一样,根据公司业务不同,各州施加的税务负担也不尽相同。“这就是我们为什么经常会事先提醒投资人要注意上述三个领域的立法。投资人一定要了解这些立法并且获得巴西顶级律师事务所的帮助,”Castro补充说。

Latam goals-Carlos Siqueira Castro

在争议解决方面,Castro建议当合同在巴西签订或者被告居住地在巴西时,最好选择适用巴西的争议解决规则,并以巴西作为管辖地。若在巴西境内发生涉及中方的争议且双方未就管辖权做出规定的,将适用巴西法律。

关于仲裁,中国投资者最常犯的错误是在仲裁地点的选择方面。当中国投资者与巴西企业签订合同时,他们可能同意将任何争议都提交仲裁解决。中国投资人要求在中国进行仲裁,而巴西企业当然希望在巴西仲裁。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双方有时会选择一个“中立”的仲裁地点,例如纽约、伦敦或巴黎。但是对中国投资人来说这样做可能并不明智。

如果巴西企业仅在巴西境内有资产,而有利于中方投资人的仲裁裁决是在伦敦做出的,则为了执行仲裁裁决并且获得赔偿,中国投资人将不得不在巴西高等法院通过特定的“外国判决认可程序”,申请法院对外国仲裁裁决的认可。

巴西是1958年《纽约公约》的签约国。巴西在认可外国仲裁裁决方面的效率很低,至少四年才能完成认可。而如果中国投资人选择巴西作为仲裁地点,仲裁裁决将被视为国内判决,因此可能在仲裁庭做出裁决后就能立即得以执行。

低价的中国品牌在巴西受到了热捧。中国商标所有人通常通过巴西的经销商将产品引入巴西,而不采取知识产权保护措施。“因此,经销商或第三方以自身名义注册了中国品牌。中国投资人在巴西市场发布产品和商标前,首先需要考虑保护域名,”知识产权事务所David do Nascimento Advogados圣保罗办公室律师Adriana Garotti警告说。而使情况更糟糕的是,巴西专利和商标局手头积压了167000份专利申请等待处理。

反垄断部门的工作取得了重要进展。但是,所有监管权力都集中到了经济防御管理委员会(CADE)的手中。并且巴西实行了新的兼并前通告制度,使该国进一步与国际标准接轨。

中国的资本实力吸引了资金短缺、资源丰富,且正在拼命寻求基础设施投资的阿根廷。“中国在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大多数是以中国公司作为大型项目的承包商,在铁路、发电设施、港口建设等需要中国提供重型设备的领域尤其是这样,”Maciel Norman & Associados律师事务所布宜诺斯艾利斯办公室合伙人Mariana Ardizzone表示。“他们以香港公司为跳板,前来阿根廷投资。”

Latam goals-Mariana Ardizzone

“我们期待中国能够为我们的基础设施开发提供资金,”Alfaro-Abogados律师事务所布宜诺斯艾利斯办公室合伙人Carlos Alfaro说。该事务所的中国客户包括中石化和葛洲坝集团等。该事务所协助中石化为总价为2450亿美元的阿根廷22项特许权收购交易获得了反垄断批准。Alfaro预测矿业可能是拉丁美洲的下一个投资热点。

Latam goals-Carlos Alfaro

“现在只有在对阿根廷出口的贸易关系方面看不到商业机会,”他解释说。“原因是阿根廷目前暂时处于汇率不稳定的时期,进口商使用外国货币或者资金汇出国外都受到了限制。”该国的这些监管措施使许多投资人陷入了困境。

除了资源类投资外,中国还在阿根廷的能源、水利基础设施、交通运输、银行业、铁路和地铁领域进行投资。投资人在阿根廷遇到的头等障碍是,在成立作为投资工具的公司时会面临很大困难。律师事务所Perez Alati Grondona Benites Arnsten & Martinez de Hoz布宜诺斯艾利斯办公室合伙人Pablo Rueda承认:“当我们告知客户在阿根廷成立一家简单公司需要提交的材料和翻译文件以及所涉立法是如此繁杂时,我们感到很羞愧。”

Latam goals-Pablo Rueda

“所有的正式文件都要在当地由经过宣誓的翻译翻成西班牙语,而阿根廷缺乏优秀的中西语翻译,”Bazan Cambré & Orts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Mario Orts指出。阿根廷市场似乎出现了日益严重的两极分化现象:一类是提供全方位服务的顶级事务所,另一类是小型、高端的事务所。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article, or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the current issu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订阅会员。你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你也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