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获取型并购中的法律调查

作者: 赵立辉, 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以及张长丹, 中国人民大学
0
886

时有“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一说,在人工智能迅猛发展的时代,技术、知识产权如同企业的“粮草”,也像商战中的炮弹,是竞争制胜的关键。一般的法律尽职调查,会对目标公司法律方面做全面的调查,包括公司的历史沿革、相关资质、重大资产与债务(含知识产权)、对外担保、重大合同、关联关系、纳税、环保、诉讼仲裁等一系列法律问题。

赵立辉
赵立辉

在知识产权获取型并购的法律尽职调查中,有经验的投资方除了一般性的法律尽职调查外,还会单独聘请知识产权律师对投资项目中的商标、专利、专有技术、版权、商业秘密等知识产权问题进行特别调查,甚至聘请技术专家会同知识产权律师对涉及的关键技术进行比对,这在技术密集型的投资项目中非常关键。开展上述知识产权法律调查工作,应时刻遵守以下三项基本原则。

所在地法律环境

知识产权获取型并购中,知识产权法律调查首先要注重目标知识产权所在地的法律环境。知识产权本身并非天然权利,需要相应环境下的法律认可后方得以受到保护的权利。法律的地域性决定了一项技术并非放之四海皆受同等保护。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此处的法律环境包括政策、舆论、文化环境,以及可预期的法律变化情况。2011年,华为收购三叶系统公司(3Leaf)云计算领域的知识产权资产失败,原因之一就是对“发达国家对高技术限制出口”相关政策缺乏了解;收购美国网络设备公司3Com公司失败可能也在很大程度上与此有关。

知识产权本身风险

对知识产权本身的调查是知识产权获取型并购的法律调查核心。从技术角度看,调查方式因知识产权的类型不同而不同。但对于法律调查而言,应集中关注其如何产生、是否有效、权属情况等,并据此判断:交易对方是否依法取得并有效持有拟收购知识产权、收购方使用收购获得的知识产权是否存在法律障碍。

具体而言,调查应集中于知识产权申请、注册、变更、登记、许可/授权、转让、涉诉等情况,尤其应当留意其中是否涉及共有权利、职务作品、交易对方通过协议方式对知识产权作出过其他安排等问题。浙江华立并购飞利浦CDMA无线通信部门600项CDMA核心技术专利时,因事先未调查出飞利浦与高通签订了一系列CDMA芯片相关的协议,直接导致其无法获得预想的CDMA专利技术。华立开发和销售CDMA芯片和终端设备,仍需要向高通公司支付技术许可费。

知识产权法律风险调查应结合知识产权所在地的法律环境,也要考虑收购方本国以及未来技术使用地的环境,从而确认被当前法域保护的知识产权是否能在其他法域获得相应的保护。

匹配度调查

知识产权获取型并购经历了由横向到纵向的发展。这一发展趋势说明,更多的企业期待通过并购延长自身产业链、优化自身技术,而这个过程并不仅仅只是技术的买进卖出,本土技术与外来技术的整合也是决定并购目的能否有效实现的关键。

“欢迎关注天达共和公众号”
“欢迎关注天达共和公众号”

这个过程可分为三部分:并购前在选择并购标的时,企业应当结合自身已有的知识产权情况、企业的发展战略等评估收购标的;并购过程中,综合已有技术和中短期技术发展目标对标的知识产权与已有知识产权进行详细调查和对比,确保标的能够为己所用;并购后,对并入的知识产权与已有知识产权进行整合、对接,消化所获取的知识产权以实现并购战略目标。美国著名并购专家诺曼·霍夫曼(Norman Hoffmann)在其《大并购时代》中详尽阐释了并购后的整合对于并购目的实现的重要性。

多数并购交易都是一项复杂的利益衡量和博弈过程,上述三原则需要贯彻法律调查的始终,需要密切结合并购方具体情况、并购目的,并结合企业的发展战略,制定并购策略及具体的实施计划。盲目的并购可能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除了知识产权法律调查之外,企业开展知识产权获取型并购时,还应当充分听取技术、财务等中介机构的专业意见,以求防患于未然。

作者: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立辉;中国人民大学民商法学博士研究生张长丹

East & Concord Partner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8号

亮马河大厦写字楼1座20层 邮编:100004

20/F, Landmark Building Tower 1

8 East 3rd Ring Road North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04, China

电话 Tel: +86 10 6590 6639

传真 Fax: +86 10 6510 7030

电子信箱 E-mail:

[email protected]

www.east-conco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