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今没有人可以避开数字时代的影响,而新科技对于法律服务的提供者又意味着什么呢?李俊辰报道

算机、互联网和数据存储这三个要素所蕴含的力量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变革,触角无所不及,振奋人心——但同时,也让人惧怕。这三项要素的紧密结合意味着,在当今这个高度联通的世界,大量的数据可以很容易地被高速运转、且不需任何休息的电脑收集并进行处理分析,相关用户也可以很轻易地接触到在线分享的信息或电脑对数据的处理结果。

贝克•麦坚时律师事务所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张大年说,数字化正在影响大多数的商业领域,而法律服务行业也不能避免这一趋势。“成功的律所都积极主动地适应新的形势,而不是紧缩开支或重复旧有的模式,”他说。

万慧达北翔集团北京办公室高级合伙人白刚表示,网络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给传统的法律服务行业带来了冲击与变革。这些技术能使学习专业知识的成本大大降低,导致部分专业人员的绝对领先优势有所下降;此外,一些从事低层次工作的法律服务人员很可能将被人工智能技术所取代。

“网络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很可能打破法律服务行业原有的格局,帮助行业完成一次更新换代,”他说。“部分服务机构和专业人员能够通过便捷的知识获取快速成长,同时另一部分从事低端服务、重复劳动的机构和人员很可能被淘汰,这些是对传统法律行业的冲击。”

白刚表示,在这种背景下,律所一方面应加强自身的知识管理平台建设,共享前沿的专业知识和实践经验,帮助员工更高效、快捷地获取到所需的知识。“另一方面,由于知识获取的便捷,当下各机构法律服务水平的差距有所缩小,”他说。“在这种背景下,律所应更加重视专业人才的培养,只有高层次人才和其精深的专业服务才是未来律所的核心竞争力。”

瀛泰律师事务所上海办公室高级合伙人周波也认为,大数据和信息化对传统的律师业务会构成非常大的挑战。“数据电子化后,尤其是在简易的案件中,只要输入证据,判决书便可以自动生成,”他说,“这个判决书是检索了以往所有判例后产生的,能给法官一个重要的参考。”

“比较容易量化的传统法律业务受到的冲击是很大的,所以我们也更关注新兴的法律领域。未来的律师需要在专业领域懂得更多,不能局限在某个单一的领域。”

博闻律师事务所香港办公室合伙人兼亚洲业务负责人 Bob Charlton表示,基于算法的决策或者流程、自动化信息科技以及商业流程、软件机器人、人工智能、数据分析等都推动法律服务的提供方式走向“工业化”。

“除了替代性法律服务提供者的增长,科技的快速发展也为传统律所带来了重要挑战,在客户需求的推动下,服务速度、效率和更低的成本变得越来越重要,”Charlton说。“尽管这些科技很多尚处在非常初级的发展阶段,法律服务市场的确在酝酿着向这个方向发展的动力。”

Bai-Gang,-Senior-Partner,-Wanhuida-Peksung

尽管有不少电脑软件或信息科技产品被开发出来用以提升工作质量和效率,但一些发展趋势还是引起了忧虑,有些人担心基于人工智能的技术迟早会在大多数工作中取代人类,而不仅是协助人类。这种担忧也蔓延到了法律服务领域。

“最近大家讨论AlphaGo,律师界更不断在讨论法律服务的‘互联网化’以及‘人工智能取代部分法律服务的可能性’之类[的话题],”大成律师事务所上海办公室高级合伙人刘新宇表示。“这些都代表着未来的趋势,即‘互联网+’与‘人工智能’,这两个概念将触及我们生活、工作的方方面面。就律所服务而言,我们上海分所的不少同仁,正在针对互联网法律服务作努力尝试,而大成律师事务所本身也在大力发展人工智能法律服务领域,律所拥抱未来科技是大势所趋。”

尚伦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合伙人吕海波表示:“大数据及人工智能的发展将对法律服务行业产生深远的影响,未来智能机器人将会大量替代律师事务所助理层级的工作,我们目前也在和互联网企业探讨各种合作的可能。”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主任乔佳平也看到了人工智能给法律服务行业带来的挑战。“法律智能机器人有关的语言学习和技术正在不断完善,有些国家的律所启用了智能机器人提供法律服务,”他说。“随着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发展,一个全新的、可量化的、更廉价的法律服务时代已经来临,我们必须有所应对。”乔佳平认为,人工智能的实质是科学技术进步带来的先进生产工具。“法律人要积极运用这一变革性的生产工具,为我服务,”他说。

人类智力与人工智能

中伦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合伙人吴鹏认为,人工智能可能会取代一些标准化和比较低端的律师工作,但不会完全取代律师。“当客户寻求法律建议的时候,他需要一个有感情、有温度的人站在他的角度分析问题,这种需求恐怕不是冷冰冰的机器所能完全取代的,”他说。

尽管如此,人工智能的发展对律师工作肯定还是会有不小的影响。因此吴鹏建议律师界新人要对高科技更加敏感。“今后的十年、二十年会和之前有很大不同,所以年轻律师必须要保持旺盛的求知欲,”他说。“此外,要做好传承,从老的合伙人那里吸取好的经验,比如人际交流能力、换位思考能力。未来法律领域的竞争会比以前更加激烈,个性化的东西会更重要。”

Bob-Charlton,-Partner,-Berwin-Leighton-Paisner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article, or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the current issu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订阅会员。你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你也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

个性化需求造成的困难

立方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高级合伙人胡裔光认为,信息化一定是律所发展的大趋势,但具体的发展情况取决于各个律所本身发展阶段、重视程度、管理者的意识和水平等因素。

许多律师事务所都会选择向外部服务商购买管理系统或其他IT产品。但是胡裔光认为,目前IT技术的发展与律所的需求并不十分匹配。“法律服务行业本身在管理方面的个性化要求较高,适用于一般企业的IT管理系统未必适用于我们行业,更不用说各个律所之间的管理模式也不尽一致,”他说。

“但是律所的数量又相对有限,而且很多中国律所还没有对IT管理系统的需求,因此律所的需求只占了市场的冰山一角。较小的市场份额导致没有大公司愿意针对法律服务行业开发适合其需求的IT产品。”

中国律所开发自动化工具

一些中国律所在积极探索自动化工具的自主开发。例如,在汉坤律师事务所的支持下,简法帮(www.jianfabang.com)早在2015年6月正式上线,这是一款以初创型和早期企业为主要用户群、提供法律文件在线自制服务的SaaS平台。

“简法帮致力于为用户提供低成本、高质量的线上法律文件服务,”汉坤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合伙人李朝应说。“简法帮还推出了融资计算器、股权分配计算器和简法AI、期权管理等在线工具,帮助创业者解决各种创业难题。”

天元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小辉介绍说,该所最近在和一个人工智能机构谈合作计划。天元希望与对方开发一款机器人助手来回答一些简单的日常问题,考虑在网站或微信等开放平台上推出。

另外,天元也希望利用人工智能协助律师的工作。天元所初步选定从诉讼方面入手,希望最后可以实现把某一个案件的案情输入电脑后,电脑就会提示需要考虑哪些问题,再由这些问题引伸出相关案例及关注要点。“该类人工智能除了能够帮助律师进行案情分析、判断,对于内部培训也是行之有效的,”朱小辉说。

2016年底,君合启动了人工智能的研发工作。“对于律所而言,人工智能研发难度比较大,律所有专业知识的能力但技术上是短板,”君合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合伙人华晓军说。“君合已在某小公司参股,参与开发用于律师尽职调查的人工智能产品,但目前仍在非常前期的初级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