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势必为中国经济发展提供新动能,不过这一计划如何才能有效推进?又会对法律服务有哪些需求?作者:李俊辰

根据《规划纲要》,中央政府对大湾区的战略定位为:充满活力的世界级城市群;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科技创新中心;“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支撑;内地与港澳深度合作示范区;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颗蓝星上目前有三大世界级湾区,分别是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东京湾区。未来,或许会有一个新成员跻身此列,即中国的粤港澳大湾区。中央政府于今年2月18日发布了《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标志着粤港澳大湾区(以下简称大湾区[GBA])由构思阶段进入到落实阶段。

大湾区的发展势必为法律服务从业者带来更多机遇。“[《规划纲要》对于]创新驱动、协调发展、对接高标准贸易投资规则的目标要求以及‘一国两制’下的安排,给境内外律师都带来了重要的潜在服务机遇,”国浩律师事务所上海办公室管理合伙人管建军表示。

大湾区贝克·麦坚时律师事务所香港办公室管理合伙人郑维明表示,随着香港、深圳及其他大湾区城市转变为世界级的城市群,跨境贸易和投资有望增长。这将推高并购、银行与金融、项目融资及房地产方面的法律服务需求。

“随着香港发挥其作为大湾区双向跨境资本流动的国际金融中心作用,对律师事务所而言,资本市场业务很可能保持强劲发展趋势,”郑维明说,“由于创新及科技是大湾区发展规划的另一个重点,企业将会寻求法律顾问的协助,以确保其知识产权受到保护及确保其能够有效高效地解决任何商业纠纷。”

CMS中国上海代表处管理合伙人邬丽福表示,大湾区规划“将推动中国企业走出去”。她也表示,“大湾区可能会吸引更多外国公司,并且中国公司与外国公司将会有更多合作机会,特别是在基础设施、现代制造、交通运输、现代服务、新兴产业、酒店与休闲、保险、医疗和教育领域。在法律执业领域,除了一般公司事务,知识产权、税务、争议解决和海商法可能会变得尤为重要”。

高赢律师事务所香港办公室主席Yash Rana表示,大湾区规划有望为现有及新成立的基金管理人创造机会。“[大湾区规划]将为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创造融资机会,”他说,“大湾区规划也将为高科技产业和生物技术产业提供投资机会。”

大湾区不过,大湾区的融合发展也很难一蹴而就。“粤港澳源于不同法系,法律规则存在很大差异,在资金流动、人员流动、基础设施共享共建、法律监管等多方面的规则需要协调统一,并建立完善司法协作与法律适用机制,”国浩所的管建军说。

来自贝克·麦坚时的郑维明表示,就其性质而言,大湾区规划史无前例——大湾区将行政、法律、经济乃至货币系统都不同的城市相连接,因此需要周密筹划和协调。“在许多方面,大湾区很可能是新共同合作模式在被逐步推广之前的试点平台,”他说,“因此,新举措和政策在市场需求的影响下逐步实行,并不会让我感到惊讶。”

大湾区虹桥正瀚律师事务所驻上海合伙人许诚表示,粤港澳大湾区本质上属于地区经济的体系化,实现经济一体化主要在于推动各类要素之间自由或有序的流动和整合,包括人力要素、资本要素、货物及服务要素等。“当前内地拥有高素质的人力资源,高效、完整、足以支撑实体经济的服务和物流体系,”他说,“而港澳作为开放窗口拥有境外资源——包括资本、技术、经验等,如何结合、满足相互需求是关键。”

例如,深圳市的前海自贸区在跨境人民币等货币跨境管理方面已走在全国前端。许诚认为,进一步提升此类要素流动的便利性,可能是大湾区整合发展须考虑的核心问题。在提供便利的同时,政策制定者还需“基于宏观审慎原则把握整体风险暴露,控制系统风险,避免地区外风险的直接冲击和传导”,他说。

金融互联

关于金融领域的创新举措,《规划纲要》提出:“大湾区内的银行机构可按照相关规定开展跨境人民币拆借、人民币即远期外汇交易业务以及与人民币相关衍生品业务、理财产品交叉代理销售业务。大湾区内的企业可按规定跨境发行人民币债券。扩大香港与内地居民和机构进行跨境投资的空间,稳步扩大两地居民投资对方金融产品的渠道。”

德恒律师事务所驻深圳合伙人郭雳表示:“金融创新,特别是涉及到港澳及大湾区其他城市之间的金融创新,会导致跨境投融资等非诉业务频繁,金融+制造业、金融+科技、金融+城市更新等各种‘金融+’模式会推陈出新。”

大湾区虹桥正瀚的许诚提到了跨境资本流动管制问题。“在跨境资本流动管制方面,可能还是涉及外汇在资本项下的跨境流动的管控和限制的适度放开,如准入资本的结汇和使用、外债管理、跨境对外提供融资管理、跨境担保等,”他说,“而跨境人民币目前较多还是着眼于经常项下的商品或服务贸易,其在资本项目下的进展还有待观察。”

知识产权

有效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对大湾区的发展非常重要。“打造国际科技创新中心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重中之重,”立方律师事务所驻北京高级合伙人谢冠斌说。“在优化创新环境与强化科技成果转化的过程中,知识产权的保护和运用将起到促进和保驾护航的作用,与之相关的专利、商标、著作权申请与咨询,以及争议解决业务机会也将大幅度上升。”

大湾区君合律师事务所驻广州合伙人张平表示:“大湾区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战略目标,必然需要强化知识产权的保护和运用。”

《规划纲要》在第四章第三节“优化区域创新环境”中提到将全面加强大湾区知识产权保护,包括:强化知识产权行政执法和司法保护;加强电子商务、进出口等重点领域和环节的知识产权执法;加强在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和贸易方面的国际合作;建立完善知识产权案件跨境协作机制;开展知识产权交易;不断发展和完善有利于激励创新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这些举措将会为大湾区知识产权律师带来无限的市场空间,”张平说。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专利商标事务所驻北京专利代理人黄永杰认为,他们在大湾区需要关注的潜在发展机遇至少包括:知识产权证券化;知识产权案件跨境协作;知识产权交易;以仲裁、调解、协商等非诉讼方式处理知识产权纠纷;知识产权信息服务等。

“以上这些不少已经是粤港澳大湾区知识产权界关注的热点,”他说,“比如,知识产权交易无论数量还是金额都已经走在全国前列,知识产权证券化被普通关注和广泛讨论,知识产权仲裁和调解受到官方重视,已经在实践中不断发展。”

黄永杰认为,政府部门需积极推动今年1月18日签署的《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认可和执行民商事案件判决的安排》,尽可能扩大两地相互认可和执行民商事案件判决的范围,扩大知识产权案件判决纳入相互认可和执行的范围,最大限度减少重复诉讼。

浩天信和律师事务所驻北京合伙人云大慧表示,政府应留意“大湾区的融合发展与知识产权的地域性保护之间存在矛盾”,要思考如何实现“知识产权要素的跨境自由流动和知识产权保护的跨境协作”。“建议在CEPA协议框架下签订关于知识产权保护的补充协议,在整合现有资源和兼顾现有协调机制的基础上,对粤港澳大湾区内的知识产权保护作出详尽安排,”她说。

大湾区云大慧认为,应在大湾区建立知识产权保护联动机制,强化跨境执法协作、专案合作、联合行动,加强信息互通、资源共享。

“在中央统筹下,共同建立海外维权机构,加强海外维权,”她还提议,“同时,建立涉知识产权领域的刑事司法合作机制,共同打击侵权犯罪行为。”

基础设施

经济的整合离不开基础设施的支持。《规划纲要》关于“公共基础设施、智慧城市、产业园区升级、生态保护类”有多处表述。

德恒所的郭雳表示,这些表述必然涉及到基础设施建设中的PPP运作、基础设施建设招投标的法律服务、重大基础设施项目法律尽职调查、基础设施建设合同纠纷等各种法律事务。“同时,相关新概念意味着新的城市发展模式诞生,从美丽中国到智慧城市、从产业园升级到飞地合作区建立、从生态控制线到绿色发展示范区等等,所有的变革均需要有相应的法律服务支持,”他说。

泰和泰律师事务所深圳办公室主任黄远兵表示,伴随着交通基础设施的建设,与建设项目相关的交易架构设计、投融资、招标及采购、税务筹划、环境保护审查、运营及退出、保险、争议解决等事务也会带动大量对专业法律服务的需求。

其他机遇

泰和泰的黄远兵还看到了海商海事领域的业务机遇。“湾区内的船舶管理及租赁、船舶融资、海事保险、海事法律及争议解决等高端海运法律服务业的市场需求量巨大,”他说。“大湾区内企业海关及贸易合规尽职调查、海关稽查、缉私调查、海关行政复议案件、关税及进出口关务筹划等方面的法律服务市场巨大。”

在数据与网络安全领域,黄远兵表示:“目前,国内专业从事数据与网络安全的律师团队较少,而大湾区经济的发展已经对律师的专业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在该细分业务领域,走在前端的律师事务所及律师团队将更多受益。”

大湾区君合所的张平表示:“在争议解决领域,尤其是跨境诉讼仲裁领域,粤港澳大湾区律师的业务机会也将值得关注。”大湾区规划明确提出,将加强粤港澳法律事务合作,包括构建多元化争议解决机制,联动香港打造国际法律服务中心和国际商事争议解决中心。张平表示,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已提出“完善涉外涉港澳台商事审判机制,准确把握市场准入标准,营造开放便利的贸易投资环境”;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也提出“积极探索建立涉自贸区、粤港澳大湾区纠纷解决中心”。

《规划纲要》提出“鼓励粤港澳共建专业服务机构”,其中就包括法律服务业。

立方所的谢冠斌认为:“律所联营是个很好的思路,能够有效利用和整合粤港澳律所的业务优势和品牌效应,促进不同法域和文化律师的交流和借鉴,扩大业务范围提高服务质量。”

不过,他也指出“从运营的角度来看,律所联营的定位、管理架构、利益分配乃至律师派遣等问题需要在实践中去探索和磨合”。

未来挑战

由于港澳特别行政区的存在,大湾区规划中各项关键措施的成功实施,必然需要立法层面的创新。

泰和泰的黄远兵指出,对于大湾区城市群的建设与发展,政府要优先处理的基本法律问题主要有七个方面:(1)地方立法与协作机制;(2)司法协作与法律适用机制;(3)基础设施共建共享法制协作机制;(4)资源利用、生态保护法制协作机制;(5)中央与地方权力界限与粤港澳三地间关系的法律问题;(6)“飞地经济”,即特区租管地法律问题;(7)国际私法与大湾区法律适用问题。

大成律师事务所广州办公室主任卢跃峰关注大湾区的立法和司法协作机制。“粤港澳大湾区内包括九个具有地方立法权的城市和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涉及两大法系和三个不同的关税区和司法管辖区域,粤港澳三地之间区际法律冲突显而易见,”他表示,大湾区“必须要在人才流动、市场准入、市场监管等诸多方面形成标准统一、共同认可的规则体系,推动生产要素的流动,形成规范的秩序。”

大湾区大湾区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各类纠纷案件也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增长。

卢跃峰指出,为降低纠纷解决成本、增强结果的可预期性,需要加大司法协作的力度,“包括跨境文书送达、调查取证、相互承认与执行生效民商事判决、裁定、仲裁裁决,建立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等”。

君合所的张平指出:“广东与港澳分属三个法域,但属于同一主权国家,不宜援引国际私法来解决粤港澳三地间的法律冲突。”

张律师说,大湾区的建设推进,必然要协调处理好三地不同法律制度下民商事、经济与社会管理等诸多方面的法律冲突,构建统一的大湾区合作法律框架。“因此,充分利用大湾区规划所给予的优惠政策,以创新的勇气和思维,推进粤港澳大湾区的立法和各领域法律协调机制的建立是政府部门应优先考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