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束力和强制执行力

0
1087

律意见的核心是“关于强制执行力的意见”。这一意见最常用的措辞方式是:本协议构成[有关当事人]合法的、有效的、有约束力的并可强制执行的义务。

Lexicon_cover_pic-CMYK在以美国为代表的某些法域,这称为“关于救济的意见”,因为这一表述意味着,在协议被违反的情况下,该法律意见的受益人如欲针对另一方强制执行协议可享有救济权利。

匪夷所思的是,在这项至关重要的意见中,所使用的术语存在着种种不明确之处。描述义务的每个词语,即“legal”、“valid”、“binding”和“enforceable”,是否各有不同于其他词语的含义,抑或它们之间可以互换使用?如果将这一问题交给律师,包括资深律师,你会发现,关于这一点可谓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本文将逐一分析这些词语的含义,并提醒律师在词义存在一定重合性的这些词语之间还是有一些重要的不同之处需要加以留意。此外,有关这些词语组合使用的用法在一些法域之间也存在区别。

本文首先考察每个词的含义,然后考察它们组合使用的用法,探讨英国和美国之间在用法上的区别。最后,特别分析澳大利亚高等法院近期作出的一项判决。在该判决中,法院需要明确的是,就澳大利亚一上市矿业公司发布的公开声明而言,“binding”和“enforceable”之间是否存在差异。

词语含义

“legal”一词常指合法的事务;亦即为法律所允许,与任何法律规定都不存在冲突(有关其反义词的论述,参见《商法》第1辑第10期第70页:“非法”也,“违法”乎)。

而“valid”一词指符合所有法律手续和要求的事务。例如,所谓“有效的”的协议常指按照所有适用的法律手续订立的协议,而适用的法律手续包括(如适用)协议必须采用书面形式的要求(有关这一要求的讨论,参见《商法》第2辑第2期第76页:“合同”与“协议”——孰是孰非)。

“valid”一词有时也与“effective”并用,即“valid and effective”。与“valid”相比,“effective”的含义略为宽泛,也用来表示义务或协议具有法律效力。例如,根据中国法律,合营合同经审批机关批准后生效,“生效”一词对应的英文表述即为“take effect”或“become effective”。关于转让合同权利的协议通常会规定“effective date”,即转让生效的日期。

“void”一词也用来表示不具有法律效力的事务。

从本质上而言,“binding”是指协议当事人同意接受协议所述义务的约束。协议对当事人产生约束力必须事先满足几项要求。例如,当事人必须具有订立协议的民事行为能力(如当事人为公司,则公司必须是依法设立的,如当事人为自然人,则该人不得为未成年人)。此外,协议必须由当事人适当授权和签署。

按照惯例,公司达成协议所述交易必须获得公司章程授权;换言之,相关交易不得超越公司所拥有的权力。然而,这项规定如今在许多法域已被废止。比如在澳大利亚,《公司法》规定,公司行使权力不会仅仅因为有悖于公司章程的明确限制或禁止而归于无效。此外,与公司有往来的第三方可以假定公司的章程已得到遵守,除非该第三方知悉或怀疑这一假设不符合事实。

最后,“enforceable”一词的含义正如其本义所示,指的是义务或协议可以付之于行动, 即可以在法院得到强制执行。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article, or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the current issu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订阅会员。你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你也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

Andrew_Godwin-CMYK葛安德曾是年利达律师事务所上海代表处合伙人,现在墨尔本法学院教授法律,担任该法学院亚洲法研究中心的副主任。

A former partner of Linklaters Shanghai, Andrew Godwin teaches law at Melbourne Law School in Australia, where he is an associate director of its Asian Law 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