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音乐授权中宜注意的几个问题

作者: 润明律师事务所 王亚东、陆蕾
0
756

者在上期专栏中介绍了音乐作品的著作权保护和维权力度都将空前加大的情况。据报道,自国家版权局七月发布《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以来,截止7月31日,16家直接提供内容的网络音乐服务商主动下线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220余万首,其中不乏腾讯、阿里、百度等行业佼佼者。

王亚东 Wang Yadong 润明律师事务所 执行合伙人 Executive Partner Run Ming Law Office
王亚东
Wang Yadong
润明律师事务所
执行合伙人
Executive Partner
Run Ming Law Office

可见,未来免费使用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将越来越难,以提供内容为主的网络音乐服务商(ICP)取得著作权及邻接权的合法授权渐成趋势。取得授权问题看起来简单,实际操作中却有几个问题需引起注意:

授权问题

公有领域作品可以自由使用而无需取得授权。《著作权法》对于作品著作权及其相关邻接权的保护具有一定期限。以音乐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为例,其保护的期限为50年,截止于作品首次发表后第50年的12月31日;但作品自创作完成后50年未发表的,不再保护。而录音录像制作者享有的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录音录像制品并获得报酬的权利,权利期限也是50年,截止于该制品首次完成后第50年的12月31日。

那些已过著作权以及邻接权保护期限的音乐作品或者制品,进入公有领域;对于这部分作品或制品,网络音乐服务商可以自由无偿使用而无需再取得授权。实践中,服务商面对成千上万首作品的一揽子授权时应当注意作品的授权期限,对已进入公有领域或者保护年限所剩无几的作品在计算作品数量和许可价格时区别对待。

除需要取得著作权人的许可外,还需取得录音录像制作者及表演者等邻接权人的授权。网络音乐服务商在网上提供下载或者播放服务,其本质属于对于音乐作品在网络进行传播的行为,对于这种行为服务商需要取得以下几类授权:

首先,音乐作品的著作权中包括“信息网络传播权”,指以有线或者无线的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音乐作品词曲的著作权人往往是作者,即词作者及曲作者。音乐作品的著作权人有权许可他人进行网络传播并获得报酬,对于那些未经许可即进行传播的网站,著作权人当然有权要求其停止侵权。

由此,网络音乐服务商必须取得词和/或曲著作权人的许可方可提供相关服务,否则即构成对著作权人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犯。

陆蕾 Lu Lei 润明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Partner Run Ming Law Office
陆蕾
Lu Lei
润明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Partner
Run Ming Law Office

另外,音乐作品通常被录制成录音音像制品才便于在网络上进行传播,唱片公司等录音录像的制作者(通常称为制作人)对音乐制品亦投入了大量的智力劳动。因此《著作权法》也规定,录音录像制品的制作者对其制作的录音录像制品,享有许可他人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并获得报酬的权利。

因此,除了作品著作权人外,未经许可的网络传播音乐录音录像作品也必然侵害录音录像制作者的权利,由此合法的传播行为还需要取得录音录像制作者的许可。

最后,音乐作品还涉及表演者进行表演的问题。对此《著作权法》规定,表演者对其表演享有许可他人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表演并获得报酬的权利。据此,如未经表演者的授权,擅自在网络上传播他人表演的音乐作品,也构成对表演者权的侵犯。为免侵权,还必须取得表演者的授权。

实践中,不乏一些服务商认为取得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音著协)的授权就万事大吉。实际上,从音著协取得的权利往往只是词曲著作权的相关授权,而不包含录音录像制作者权以及表演者权这些邻接权人的授权。而不取得这些授权,服务商仍存在被诉侵权风险。

潜在垄断

占有竞争优势的从业者跑马圈地式地取得大量独家授权将有可能成为排斥其他竞争者的利器。

以上所述的词曲作者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录音录像制作者许可他人进行网络传播的权利以及表演者权均可以通过许可方式授予他人。

例如,录音录像制作者可以将独家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授予某一服务商,其他服务商未经其许可的传播行为就构成对另一服务商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犯。

但如果取得独家授权的从业者以排斥其他竞争对手为目的,不进行再许可或者索取高昂的许可费,就可能会触及《反垄断法》的红线,妨害整个产业的健康发展。

对此,其他从业者可以采取尽早从唱片公司直接取得授权、创作和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内容以及利用《反垄断法》等法律武器进行应对。

作者:润明律师事务所执行合伙人王亚东、合伙人陆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