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于能源的热情持续高涨同样,它也有同样高涨的热情去缓解自身对于外国石油的依赖。Vanessa Ip为你展示中国寻求各种能源投资的全球足迹

为世界上人口最多、能源消耗最大的国家,中国对于外国石油资源的依赖程度持续快速提升,也促使其在全球范围内加快步伐寻求可持续的、可靠的、可负担的能源。在2016年,有人预计,随着中国对于非矿物燃料的需求增长,中国会消费更多的能源。

“与传统能源领域相比,中国资本明显对于全球范围内的可再生能源产生兴趣。中国投资者正在澳大利亚、欧洲、北美以及南美等地的主要法域寻求良好的资产。最近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对Pacific Hydro的收购就是很好的例子。中国投资者都在海外寻觅新的增长机会,”金杜律师事务所驻北京国际合伙人熊进说。

Power hungry-Leslie Zhang

中国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清洁能源投资国。尽管在可再生能源的开发以及投资上迈出了关键的步伐,但是资深企业法务张伟华个人认为,由于低油价以及中国政府对国有企业的监督日益加强,国有企业在海外投资的步伐也慢了下来。张伟华目前是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法律部项目管理处处长。

“我的个人看法是,没什么人会知道低油价会持续多久。中国企业对于投资决定表现谨慎,多数公司也正在削减开支。但同时,不少公司依然密切关注市场动态,如果他们发现有好的机会,仍然不会轻易放过。”

在国有企业进军海外的步伐稍有放缓的同时,张伟华注意到私营企业在海外投资中扮演的角色日益重要。“我观察到的情况是,私营企业走出去的积极性看来比以前提高了不少。去年,他们在海外油气交易中的投资额共计超过30亿美元,”他说。

低迷的能源及大宗商品市场并没有阻碍中国投资者走向海外。观韬律师事务所驻北京合伙人徐玲认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在全球为中国企业提供了一些重要的机遇。

巴西

专业人士正看到中国增加在巴西电能领域的投资,从油气上游项目到发电厂以及电力传输项目。在过去十年,中国主要的四家能源公司,包括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中国石化集团、中国中化集团以及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已经全部进入了巴西油气行业上游市场。

Power hungry-Pedro Freitas

2015年4月,中国国家电网竞得特许经营权去建设与经营巴西将来最大的输电线;在发电领域,2015年11月,巴西政府举办竞标为许可已过期或者即将过期的29家水电厂寻找新的运营商,中国三峡集团成功中标。

Veirano Advogados律师事务所驻里约热内卢合伙人Pedro Freitas说:“有意向进入巴西市场的中国投资者一般应该知道,在巴西经营需要对全面的法律法规有基本的理解并做到合规,在能源和天然资源等受到规管的领域更是如此。特别是,进行认真的税务审查和规划对于投资巴西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巴西复杂的税务法律制度要求企业向联邦、州、市的三级政府分别申报税务。”

Lobbo & de Rizzo Advogados律师事务所驻圣保罗创始人兼公司法合伙人Valdo Cestari de Rizzo同样提醒道:“在采矿以及油气领域,中国投资者应该注意到,目前巴西正在讨论修订现行法律。在这样的背景下,在过渡时期时刻留意法律动态对于中国投资者来说是重要的。”

纽约精品律师事务所Chaffetz Lindsey的合伙人James Hosking深入参与了中国在拉丁美洲能源和天然气领域的投资所引起的争议。他说:“在巴西,我们看到多数争议是由于中方对于巴西复杂的监管环境产生误解而引起的。中国投资者通常会有这样不现实的预期,他们认为自己在巴西不用满足当地利益的要求、当地劳动力的要求以及对环境和本土权利的保护要求就可以进行投资。与有经验的人合作有助于减少这些风险,同样地,寻求当地法律意见也是有益的。”

加拿大

高林睿阁律师事务所驻卡尔加里合伙人Gregory Peterson、Frank Sur以及Thomas Timmins认为,加拿大已成为世界上第六大的清洁能源投资目的地,其中越来越多的投资来自中国。

尽管中国对加拿大可再生能源项目的直接投资金额还不算多,但是中国在这些项目中作为加拿大项目开发商(特别是太阳能领域)主要的设备供应商,仍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铭伦律师事务所驻卡尔加里合伙人Eugene Chen提到。

“加拿大的清洁能源或者可再生能源对中国投资者来说很有吸引力,因为加拿大政府支持这个行业的发展,对这类能源研发采取优惠的税费处理,并设立两项基金去为清洁能源创新技术方案的研发和示范提供资金,”他说。

加拿大的清洁能源或可再生能源领域是不断变化发展的,投入其中的公司要面对大量的法律问题。麦启泰律师事务所驻卡尔加里及多伦多的合伙人Craig Spurn以及Seán O’Neill表示,在加拿大能源以及天然资源领域的外国投资受到联邦及省政府的规管。

“尽管这些法律监管范围并不总是涉及投资者,但是如果涉及外国个人收购加拿大实体的大量股权或者敏感行业、商品的股权,投资就需要获得特定监管部门的额外审查,”Spurn说。

O’Neill补充道:“超过一定规模的交易如果满足了相关要求,包括符合国家利益的要求,就可以获得当地政府的核准。在最近几年,加拿大已经对外国的国有企业收购加拿大油砂企业的控股权采取了额外的限制措施。”

德国

Heuking Kühn Lüer Wojtek律师事务所驻汉堡合伙人Kai Bandfilla介绍,按可再生能源投资总量计算,德国是世界上紧随中国、美国的第三大经济体。最近,北京控股有限公司向EQT收购欧洲领先的废物能源利用公司EEW Energy from Waste的全部股份。“交易协议必须获得联邦经济事务和能源部的审查,”Bandilla说,“这是目前中国在德国的最大直接投资项目。”

当提到投资,Bandilla说在德国的外国投资者“往往低估了市场监管的复杂性”。“核心的几部法律,例如《可再生能源法》,不时会进行修订,但是另一方面,过去的法规也必须在投资中得到考虑,”他说。“立法以及法律框架的适用性会随着项目能源的来源、地点以及运营开始的时间不同而改变,因此,对这些立法以及法律框架进行精确的审视是必须的。”

印度

中国在印度能源领域的投资涵盖煤炭、天然气、水电以及太阳能等可替代性能源。Luthra & Luthra律师事务所常驻新德里的创办人兼管理合伙人Rajiv Luthra介绍说,印度可再生能源领域最大的设备提供商包括了中国公司。“中国公司也在向投资方面靠拢,特别是煤炭领域。你看到中国在2007年到2015年对印度的投资总额,约有50%都是在能源领域,”他说。

Power hungry-Rajiv Luthra

“但是过去一年出现了明显的转变,投资向可替代性能源靠拢,特别是太阳能。过去12个月中,太阳能方面约有三大投资项目,每项都超过2.5亿美元,其中就包括天合光能的投资。这是这段时期内中国在印度能源领域的主要活动。这是一个清晰的信号,而且这股趋势很可能会持续下去。”

Clasis Law律师所事务所合伙人兼德里办公室负责人Vineet Aneja说,三一重工在印度投资了30亿美元发展2000兆瓦的可再生能源项目。他说:“印度政府方面通过采取对投资者利好的政策去推动在这一块的投资,这可能是这一领域吸引投资者的原因之一。”

“投资者作投资决定的时候需要考虑的一些问题包括能源供应缺口、土地购买问题、取得环保许可或者土地审批的难度、国家电力配送设施每况愈下的资金状况、难以长期维持的压价竞标过程、监管限制、供需不平衡以及融资问题。”

印度尼西亚

“在油气上游领域,中国三大油气公司,包括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和中国石化集团,目前就在印尼运营。但是,由于目前的市场情况,低迷的油价、产油的高成本以及印尼政府的部分规定抑制了新的开采项目,目前在这个特定的领域,除了天然气,只开展了少量的投资项目,”SSEK律师事务所驻雅加达高级外国顾问Darrell Johnson说。

他补充说,随着印尼政府对矿产原材料资源进行了出口限制,中国投资者似乎关注起印尼的矿产提炼投资,特别是对于镍矿和铝土矿冶炼厂的建设。中国宏桥集团正在印尼进行投资额约10亿美元的综合铝矿提炼厂建造项目,项目第一期年产量为100万吨,预计能在今年第一季度全力投产。

中国投资者似乎同样关注印度的可再生能源。Johnson说,2016年中国各类投资者“已经对太阳能面板制造、水处理能源以及甲醇生产投资了约22亿美元,表现了对这些行业的兴趣”。

“所有境内投资必须要考虑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印尼负面投资清单,其中包含不对外国投资开放的业务领域。总体上,印尼在能源以及天然能源领域是向国外投资开放的,但是如果发现在某个领域存在投资控股上限,寻找可靠的合作伙伴就是首要的,”Johnson说。目前印尼的投资负面清单不久将会修订并发布。计划中的修订包括不同能源领域的所有权门槛。

马来西亚

在2015年,中国广核集团在马来西亚以23亿美元收购了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一马发展)在Edra Global Energy公司的整体能源项目组合。这是2015年公布的中国在马来西亚最大的海外能源投资项目。Mohamed Ridza & Co律师事务所常驻吉隆坡的管理合伙人Mohamed Ridza介绍,这是亚洲能源领域最大的交易之一。

Power hungry-Mohamed Ridza

对于中国投资者应该如何在马来西亚天然能源领域规划投资,Ridza表示:“这取决于投资是投向上市公司还是私有公司,因为前者需要符合相关部门的法律法规,其中包括并购条例以及证监会、交易所的规定。很多能源与天然资源领域会需要相关部级部门的审批以及满足当地参与的要求,因为这个行业受到政府规管。”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article, or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the current issu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订阅会员。你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你也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

专家策略
Wang Jihong is a partner at Zhong Lun Law Firm PP
深度调整中的中国能源产业
王霁虹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William Greenlee is partner and managing director at DFDL Myanmar PP
在新兴的缅甸进行外国投资
illiam Greenlee是DFDL律师事务所驻缅甸合伙人及执行主管
Gilles Athaw is director at C&A Law in Mauritius PP
毛里求斯投资机遇 通往非洲的跳板
Gilles Athaw 是毛里求斯 C&A Law律师事务所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