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合自身多年的从业经验,潘琪为您揭示企业法务工作者如何能使自己出类拔萃

们首先考虑这样一个问题:企业法务真正服务的客户是谁?企业法务经常把公司的业务同事称为“客户”。从日常工作看,这个叫法并无不可,但严格说不够准确,因为企业法务的真正客户是公司,而不是公司内的任何个人。

这个区别很重要,因为它涉及企业法务最终对谁负责的问题。作为一名合格的企业法务,其工作应该服从公司的最大利益,而不是简单顾及公司任何个人的想法和需求,因为个人的想法和需求有时可能并不符合公司的利益。如果这种想法和需求来自公司的高层领导,企业法务就更需要妥善处理。

在有些公司,企业法务每年要参加诸如“客户满意度”这样的考评,即由业务同事作出评价。这种考评让业务同事有机会提出意见,有助于评价企业法务的工作,促使其不断改进和提高,所以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但是,“客户满意”这类的用语也容易产生歧义。如上所述,公司的业务同事严格来说并不是企业法务的“客户”。

其次,业务同事的“满意”,有时不一定是评价企业法务工作的最佳标准,因为企业法务的有些工作和贡献,业务同事可能不容易意识到。此外,有时为了公司的利益,企业法务可能无法满足业务同事的某些想法和需求。比如,对于会给公司带来法律风险的活动,企业法务就有义务进行阻止。

这显示了企业法务工作的双重性质。一方面,企业法务要为业务同事提供法律方面的服务,因此业务同事有理由期待获得满意的服务。

但是,如果把这种满意简单等同于业务同事的主观感受,就忽略了企业法务工作同样重要的另一方面,即为公司防范法律风险。因此,企业法务在给业务同事提供法律服务时,必须同时平衡这两个方面,必须要对自己的责任有清晰的定位。

做什么与如何做

尽管企业法务的真正客户是公司,但其日常工作对象实际上是公司其它部门的同事。或者说,法务人员对公司的服务,很大程度上要通过对业务同事的服务来实现。如果不能给业务同事提供高质量的服务,不能与业务同事有效地共同工作,就谈不到为公司提供高质量的服务。这涉及两个问题,即“做什么”与“如何做”。这是企业法务需要时刻考虑并认真把握的问题。

“做什么”是指企业法务应该提供何种法律意见。在业务同事遇到法律问题时,企业法务应该分析相关的事实,研究相关的法律,然后形成自己的意见。这是对企业法务的基本要求,即知道从法律的角度提供何种意见。在中国,由于法治体系还在发展过程中,无论是立法方面还是执法方面,都存在很多不完善甚至不衔接的地方,因此企业法务在提供意见时,常常需要进行综合考虑和判断,才能给出最符合实际、对公司最有帮助的意见。这也是一个优秀企业法务必须具备的能力。

Pan Qi Former Assistant General Counsel Johnson & Johnson

与做什么同样重要的是“如何做”,即企业法务提供法律意见的方式。同样的意见,以不同的方式提供给业务同事,效果可能就不一样。这个问题对企业法务尤其重要。外部律师与业务同事的关系具有临时性,双方如果不能很好合作,任何一方都有权结束合作。但对于企业法务,与业务同事的关系是长期和固定的,谁都不能简单地退出,所以必须合作好。为此,企业法务应该从几个方面作出努力。

首先是加强表达,尽量把复杂问题简单化,用最简单易懂的方式,把问题的关键显示清楚。表达的前提是思维,所以首先要把复杂的问题想清楚,分解成简单的因素,找到问题的本质和关键。简单的表达,不意味着问题本身简单,而是意味着企业法务已经把复杂的工作做了,最终给业务同事的意见很简单。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article, or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the current issu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订阅会员。你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你也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