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著作权属于我们称之为“知识产权”的一类权利。它赋予著作权人以经济权利(如复制和出售书面作品的权利)和精神权利(如书面作品的署名权)。

英文词“copyright”的词源十分直接:其字面意思为“复制权”。汉语中有两个词语表达这个概念:“版权”,该词与英文意思相近,意为“印刷权”;另一个词是“著作权”,该词源于德国法中的“作者权”概念,是中国的官方用语。

法律意见书和合同等书面文书是律师创作的最常见的“工作成果”。本期文章将分析律师是否对书面文书享有著作权以及著作权赋予的排他性权利,例如复制权、修改权、汇编权和翻译权。

尽管律师们很少会关注这个问题,并且很少会对其客户主张著作权,但这不仅仅只是个理论问题。事实上,律师事务所向客户提供的标准委托合同通常会包含涉及该问题的条款。例如下列条款:

我们对我们的工作成果享有著作权及所有其他相关知识产权,您有权为交易目的而非为其他事项使用和复制我们准备的文书,除非另有约定。

该条款的效力如何?它只是简单地表明了法律立场还是为律师事务所提供了法律未提供的保护?

这个问题在许多情况中都会变得很重要。我们来假设几种情形。第一种情形,一位客户和他的律师事务所对律师费的支付问题有争议,律师事务所解除了委托关系。

在这种情形中,律师事务所可否就其起草的合同主张著作权,并阻止客户或者客户聘用的其他律师事务所使用这份合同完成交易或者进行其他交易?

在第二种情形中,一家律师事务所就一个法律问题向客户提供了一份详细的法律意见书。另一家律师事务所得到了该意见书,并且为了向第三方提供法律意见复制了该意见书。起草该法律意见书的律师事务所能否向另一家律师事务所主张著作权?

在判断律师或者律师事务所是否对其作品享有著作权时需要考虑以下几个问题:

  • 特定的作品是否受著作权保护?(即它是否符合受著作权保护的条件?)
  • 如果是,客户或者第三人是否有任何仍然可以复制或者修改作品的理由?

我们来一一分析这些问题。

著作权是否适用于律师的工作成果?

在所有承认著作权的法域中,毋庸置疑,律师起草的法律意见书或者合同构成著作权法规定的“书面作品”并且满足一个基本要求,即要求信息或者想法必须以某种可以复制的方式表达出来或者固定下来。不过,仅具有这个要素并不充分。可以受到著作权保护的书面作品还必须是“独创的”。

在涉及到独创性的问题时,情况变得比较复杂。在大多数法域中,独创性要求具有一定的创造性。这并不意味着作品必须是新颖的(“新颖”是指前人从未有过此想法)或者具有商业价值。不过,作品必须要具有一定的创造性,而不仅仅是复制另一个作品。美国等法域的法院就是以此为理由否认了电话号码薄具有著作权。

在中国,对独创性的最低要求似乎是作品的作者必须是以独立的思想和个人技术完成了作品,并且没有抄袭另一个作品。《著作权法实施条例》规定如下:

第二条
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

第三条
著作权法所称创作,是指直接产生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的智力活动。为他人创作进行组织工作,提供咨询意见、物质条件,或者进行其他辅助工作,均不视为创作。

Article 2

The term “works” used in the Copyright Law shall mean intellectual achievements in the literary, artistic and scientific fields that are original and are capable of being reproduced in a certain tangible form.

Article 3
The term “creation” mentioned in the Copyright Law shall mean intellectual activities from which literary, artistic and scientific works are directly derived. The provision of administrative support, consultations, material means or other supporting services for others in their creative activities shall not be deemed as acts of creation.

问题就出现了:律师起草的法律意见书或者合同是否符合受著作权保护的条件?当然,答案取决于具体的情况。例如,如果法律意见书仅仅只是摘录了法律条文而不包含律师任何独创的分析或者表达,那么这份意见书不太可能符合受著作权保护的条件。同样地,如果合同条款是基于所有律师均使用的标准条款而规定的,那么它不太可能有资格受到著作权保护。

客户或第三人还能否复制或者修改作品?

即使律师的工作成果是独创的并且有资格获得著作权保护,但是仍然存在客户可以复制或者修改作品的情况。

在美国等法域中,法律承认客户拥有默示的、为了预定目的使用作品的非排他性许可。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客户可以为了其他目的而使用该作品。再次,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例如,如果一位律师在知道客户打算在将来一系列交易中使用一份合同的情况下,为该客户准备了合同草案,那么这种默示许可可能会被广义解释,从而允许客户在将来的交易中使用该合同。

有趣的是,在普通法法域中,如果客户没有支付律师费,那么默示许可是可以被撤销的(也就是说律师可以终止这种许可),尽管可能会要求律师做出合理的终止通知。在此基础上,第一种情形中的律师可能可以撤销许可。

中国法律的态度如何?

中国《合同法》承认默示条款(见第61条和第62条)。因此,中国法院可能会在律师和客户的委托合同中加入一项条款,使客户有权复制和修改作品,即使律师已经解除了委托关系。可以说这种结果可能不仅符合市场习惯,还符合《律师法》第29条的规定:

律师担任法律顾问的,应当按照约定为委托人就有关法律问题提供意见,草拟、审查法律文书,代理参加诉讼、调解或者仲裁活动,办理委托的其他法律事务,维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

When acting as legal counsel, a lawyer shall, in accordance with what is agreed upon, provide to the instructing party opinions on relevant legal issues, draft and review legal documents, act as agent to participate in litigation, mediation or arbitration, handle other legal matters as instructed, and protect the lawful rights and interests of the instructing party.

一方面,该条款承认客户有权使用律师准备的文书,并且没有任何条件或者例外。另一方面,它认为安排要符合律师和客户之间的约定,这表明律师可以限制客户对文书的使用。最后,结果可能取决于高于一切的“维护客户合法权益”这一需求。

上述分析不适用于非律师和客户合同当事人的第三人。不过,可能会出现第三人可以使用或者复制受著作权保护的作品的情况。例如,在许多法域中,著作权法都承认“合理使用”例外,据此如果是为了非营利性的教育目的,第三人就可以使用或者复制作品(例如《著作权法》第22条第1款)。

注意这并不适用于上述第二种情形中的另一位律师,因为他进行复制是为了收取律师费并创造利润。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著作权人很有可能会主张著作权。

[/ihc-hide-content]

葛安德 Andrew Godwin
葛安德
Andrew Godwin

葛安德以前年利达律师事务所上海代表处合伙人现在墨尔本法学院教授法律担任该法学院亚洲法研究中心的副主任。葛安德的新书《商法词汇:法律概念的翻译和诠释》重新汇编了其在本刊“商法词汇”专栏撰写的所有文章。该书由Vantage Asia出版。如欲订购,请即登录www.vantageas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