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租赁纠纷中出租人的救济

作者: 杨光、廉天娇,兰台律师事务所
0
56

资租赁违约纠纷中,承租人违约时,出租人可以选择主张支付全部租金,或者解除合同并收回租赁物。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司法解释》),出租人仅能在两种救济中择一主张,否则系诉讼请求不明,人民法院可依此驳回起诉。

如仅能择一,有可能不足以弥补出租人的全部损失。不过《司法解释》第22条对于剩余损失是否可以主张给予肯定:出租人请求解除合同,同时请求收回租赁物并赔偿损失的,人民法院应予以支持,其仍可以就尚未得到补偿的损失主张赔偿,且赔偿范围为“全部未付租金+其他费用-收回租赁物价值”。

Yang Guang Director Lantai Partners
杨光
兰台律师事务所主任

上述赔偿范围中,“全部未付租金”一般指逾期租金和预期应付租金的总和,“其他费用”则可能包含逾期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因解决争议发生的费用等合同约定费用。对于“收回租赁物价值”,一般情况下应当予以扣减,以防出现出租人双重受偿和承租人双重赔偿的不公。但如约定“租赁期满租赁物归属于出租人”的,由于不涉及重复计算的问题,无需扣除收回租赁物的价值。此外,如出现因第三人善意取得等原因导致返还租赁物在事实上或法律上无法履行的,亦无需进行扣除。

《司法解释》虽支持“其他费用”在赔偿范围内,但司法实践中并非所有合同约定的款项都能得到支持:

(1)不支持同属违约惩罚的租金逾期利息、滞纳金和违约金,但该类费用的计算基数、起始时间等不同,不致重复计算的情况除外。人民法院曾以同质性为由未同时支持违约金和租金逾期利息(或者滞纳金)[如(2018)津02民终3786号判决];

(2)对超过预期利益和所受损失的部分不予支持,如已收回的租赁物或者主张的部分费用足以弥补出租人的损失时,不支持其他形式的违约赔偿[如(2018)川14民终942号判决];

(3)出租人管理租赁物产生的费用、诉讼中产生的差旅费以及尚未实际发生的费用,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如(2015)浙舟商终字第99号判决];

(4)免除己方责任、加强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格式条款无效,不能作为划定赔偿范围的依据[如(2018)赣01民终2710号判决]。

Lian Tianjiao Associate Lantai Partners
廉天娇
兰台律师事务所律师

结合判例及实务中常见争议点,我们认为,出租人可从以下角度进行明确约定以达到保护自身权利的效果:

租赁物的归属。现行法律除明确租赁物在租赁期间归属于出租人外,鼓励并尊重当事人自行约定期满后租赁物的归属。如果当事人约定租赁期满后租赁物归出租人所有,承租人违约时,出租人在计算解除合同后损失赔偿范围时则无需扣除收回租赁物的价值。

租赁物价值的计算方式。关于租赁物价值,根据《司法解释》第23条,合同约定优先,如无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顺次采取参照折旧和评估、拍卖的方式。但评估、拍卖确定租赁物价值存在着诸多不便,可能出现租赁物过于专业导致有资质的评估机构数量少、评估成本高、易流拍等问题。此外,评估、拍卖程序的启动也并非易事,只有一方当事人对参照折旧的价格提出异议且提供了必要的证据,方能启动该程序。因此,为了节省争议成本,建议合同中明确约定租赁物价值的计算方式。

明确各类费用的性质并尽可能明确地列举“其他费用”。融资租赁合同中应对各类费用的性质予以界定,如约定保证金是否抵扣未付租金、首付款的性质和抵扣方式以及服务费是否从融资款中扣除等,并明确约定逾期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的性质。此外,还需明确列举因解决争议而实际支付的费用,为日后主张提供依据。

对出租人的物权保护。融资租赁关系下,法律同样认可善意取得的效力。为阻断善意取得,出租人可采取在租赁物的显著位置对该物为租赁物作出标识,授权承租人将租赁物抵押给出租人并在登记机关办理抵押权登记,或依照法律、行政法规、行业或者地区主管部门的要求进行融资租赁交易登记等方式,以达到保护物权的效果。

考虑到融资租赁交易的特殊性,法律及司法解释给予融资租赁当事人极大的意思自治的空间,而这广阔的空间对出租人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在交易安排设置中应善用双方合意,以期达成安全有效的交易。

作者:兰台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光、律师廉天娇

担保

兰台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朝阳区曙光西里甲一号
第三置业大厦B座29层 邮编: 100028
电话: +86 10 5228 7777
传真: +86 10 5822 0039
电子信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www.lantai.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