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救德国公司的回报

0
492

视当今欧洲,德国在一片经济阴霾中一枝独秀,中国投资者越来越热心于收购德国中型企业也并不令人意外。这些“中小企业”(Mittelstand)是德国经济的核心。德国在汽车供应、能源(包括可再生资源)、机械制造、零售业等行业有大量的投资机会。

德国经济及法律制度对中国投资者十分开放,对于投资者进行收购几乎没有任何法律限制。中国投资者计划在德国进行收购交易时,应当牢记三个规范要求:

  • 并购审查:大部分的收购都会由德国联邦卡特尔局进行并购审查批准。不过相关的审查程序非常简单,在六至八周内即可完成,除非中国投资者在欧洲已经拥有很大规模的业务。
  • 外商投资限制:外商在投资个别行业时需要取得德国政府的特别许可,国防产业尤其如此。在其他行业,中国投资者可以自由进行投资。理论上说,德国政府认为收购影响了“公共政策”时,有权进行干预,但自法律颁布以来政府从未行使过这一权力。
  • 特定行业要求:在少数行业中有特定要求。比如在金融行业,管理层人员必须符合一定的资历。
Burkard Göpfert 格来思律师事务所
Burkard Göpfert
Michael Burian 格来思律师事务所
Michael Burian

机遇之地

多数中国投资者都活跃于中盘股市场(市值在20亿至100亿美元间的公司)。这类公司的所有者多为私人并且常是创始家族成员。私募股权对这类公司的收购和重新出售,将产生大量投资机会。

公司常在拍卖程序中被出售,由潜在买家竞买。拍卖程序对中国投资者是一种挑战,因为它要求投标人能够遵守紧迫的时间期限并适应情况的快速变化。不过实践证明,如果投资者对拍卖进行了认真的准备并由资深顾问进行协助,那么这些挑战都是可以克服的。

大多数中国投资者倾向于通过股票交易进行并购,因为以这种方式并购之后容易进行管理。不过法律允许投资者进行简单的资产交易及“虚拟”资产交易,在这种交易中,将被收购的资产会被分拆或转移到一个法律实体中,并且投资者最终会取得这个实体的股份。

不良业务

公司有时候需要立即重组,甚至在某些情况下需要在破产时进行收购,这使得并购交易如今变得更有挑战性。

值得注意的是德国最近颁布了《破产法修正案》,自201231日起生效。该修正案不仅对法院的实际破产程序产生了影响,还对持久的“危机”阶段产生了影响。总而言之,新法:

  • 加快法院破产程序,与第11章规定的“破产方案”相似,预先设计的方案可以在90天内得以实施
  • 通过将股东纳入方案程序中,方便了“债转股”
  • 引入“保护程序”,程序允许有一段时间的“自动停止”。在此期间,债权人可以与由法院监督的破产管理人就方案进行协商

之前法院选择破产管理人的过程难以预测,现在将选择破产管理人的权利在一定程度上授予了债权人委员会,这是为了减少债务人进行自行管理(债务人持有资产)而做出的其他重要变化之一。

了解环境

新德国破产法是应英美投资者对该法的改革要求,但是新法肯定不会明显改变那些至今仍行之有效的做法。有几点需要牢记。

第一,德国大多数重组是在法院之外进行的。重组如今已包含了许多概念,如非核心资产剥离,创立共享服务中心,外包(境内和离岸)。在这些程序中,大部分必要的重组都秉着对社会负责的态度进行,并且与工会、工人委员会保持着紧密合作。这些程序为中国投资者提供了大量的机会,这些投资者与立足于德国的中间商保持着密切联系并且很早就发现了这些机会。

第二,即使一家公司已濒临破产,德国和国际银行也会避免进行常规破产程序,最近它们多采用“受托人模式”。这种模式下,公司会被转交给重组专家,他会在指定时间内,为了债权人的利益进行重组或出售资产。因此,与专业的受托人公司保持联系十分重要。

第三,如果一家公司已经无法挽救,那么最好的选择就是进行等待,直到可以正式进行破产程序,然后与破产管理人进行协商。这不仅可以避免庭外程序经常出现的困难与技术问题,而且德国破产法规定了及时进行必要人员重组的快速程序。

第四,应当注意的是“债权人委员会”通常会包含代表“劳工”利益的德国社会保障部、德国养老基金和工人代表。因此,在破产程序开始的早期就与他们进行联系显得十分重要,以了解他们关注的问题,并制定出一套将被纳入交易过程的完整、合理的重组方案。

Burkard Göpfert 是格来思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与他联系:电话+49 89 21667-224 或电邮 burkard.goepfert@gleisslutz.com

Michael Burian是格来思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与他联系:电话+49 711 8997-344 或电邮 michael.burian@gleisslu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