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据开示

0
602
comissions inquiry

有管辖区都需要制定与当事人为了进行法律程序可采用的取证方式有关的规定。

此类规定的存在至关重要,有助于确保各方以公平、透明的方式进行法律程序以及确保一方不会由于自身无法获得证据而处于不利地位。本文讨论了与民事诉讼有关的问题,对比了采用普通法系的管辖区和中国大陆对于此类问题所持的立场。

采用普通法系的管辖区

采用普通法系的管辖区通常被视为采用“对抗制”。对抗制的一个特点是,法院可以仅根据各方出示的证据作出判决。普通法系的法院不会亲自调查事实或收集证据。 采用大陆法系的管辖区则有所不同,通常被视为采用“审问制”(或“非对抗制”)。

在对抗制之下,各方当事人需要在诉讼程序开始之前收集支持证据并向法庭出示证据。因此,各方如何取证(尤其是在对方持有证据的情况下)至关重要。在民事诉讼中,一方在诉讼程序开始之前搜集证据的过程通常被称为“证据开示”。在英国,该程序在 1999 年进行民事诉讼法改革之后被称为“证据披露”。

一方可以通过几种方式从其他方手中获取证据。一方从对方手中取证的一种方式是请求对方回答一系列问题。通常,这种请求被称为“质询”,可帮助一方理解对方的合法要求和对方为了支持自己的合法要求而提供的事实。

如果需要从第三方(即不属于诉讼相关方)手中取证,一方可以请求法院向第三方签发传票,要求第三方在诉讼过程中提供文件、出庭并提供证据。

如果一方想要获得对方持有的证据,该方可以请求对方提供自身持有或控制的与争议相关的文件。英国采用 “控制”的广义定义,控制包括获得文件副本或调查文件的权利。例如,处于一方控制之下的文件包括其子公司或代理处持有的文件。

即使提供此类文件对自身不利,对方也必须提供此类文件。未能满足此项要求可能导致某些后果,包括藐视法庭罪(如需了解关于藐视法庭的讨论,参见《商法》第 8 辑第 7 期文章:《藐视法庭》)。在英国,“检查”是指一方检查、获取已披露文件副本的权利。

除了享有特权的文件以外,对方必须提供文件(如需了解关于特权的讨论,参见《商法》第 4 辑第 9 期文章:《特权》)。由于被披露文件的潜在敏感性,所以,民事诉讼规则通常会规定,文件仅可被用于诉讼程序。

如果对方无法提供文件,则需要说明理由。一方可以因各种理由而无法提供文件。例如,文件已被销毁(如需了解关于文件销毁的讨论,参见《商法》第 9 辑第 5 期文章:《销毁文件》)。或者,被要求提供文件的一方也可以声称自己并未持有文件,或者,提供文件将导致自身承受过于沉重的负担。如果对此类理由不满意,文件请求方可以请求法院签发命令,要求对方提供文件。

证据开示过程涉及的文件范围非常广泛。例如,根据英国《民事诉讼规则》的规定,“文件”一词的定义十分广泛,包括“记录任何信息的任何媒介”。根据上述定义,文件不仅包括纸质文件(例如,协议、通信、备忘录、手写笔记),还包括电子文件(例如,电子邮件、短消息文本、语音邮件和其它电子通信内容)。

为了确定必须披露的文件,法律采用各种要求:在英国,“标准披露”程序要求各方披露与争议有关的文件。其它管辖区采用的要求更广,例如,美国很多州的法律都规定,当事人需要提供相关文件或“基于合理推断有利于完成证据开示的文件”。

证据开示程序有优点,也有缺点。它的一个优点是:这个过程能够提供相关文件,有助于各方当事人确定是否继续进行诉讼程序或在诉讼程序开始之前选择和解。它的一个缺点是,这个过程十分耗时且成本高昂。因此,证据开示过程被视为对经济实力较强的一方有利,该方可以利用证据开示程序向对方提出过多要求,推迟诉讼程序。

技术越来越频繁地被用于促进电子信息披露过程。这样,信息披露过程耗费的时间和发生的费用会大幅度下降。

在某些管辖区内(例如,英国),当事人披露文件的义务会一直持续到法庭审理程序结束时。

中国大陆

中国法律中不存在关于证据开示程序的规定,这种情况与实行普通法系的管辖区不同。各方应各自收集、出示自己的证据。一方可以要求法院调查、收集证据,但是,当事人通常很难说服法院真正这样做。

引文一是中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的内容。

引文一 Citation 1

中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

Article 64, PRC Civil Procedure Law

A party shall have the responsibility to provide evidence in respect of any claims that it makes.

Where a party and its litigation representative are unable to collect evidence on their own accord owing to objective reasons, or a people’s court considers that evidence is necessary for trying a case, the people’s court shall investigate and collect the evidence.

A people’s court shall review and verify evidence comprehensively and objectively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egal procedures.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2015 年,最高人民法院签发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引文二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 112 条规定的内容。

引文 Citation 2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112条

书证在对方当事人控制之下的,承担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可以在举证期限届满前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责令对方当事人提交。

申请理由成立的,人民法院应当责令对方当事人提交,因提交书证所产生的费用,由申请人负担。对方当事人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交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申请人所主张的书证内容为真实。

Article 112, Interpretation of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on the Applicability of the PRC Civil Procedure Law

If documentary evidence is under the other party’s control, the party with the responsibility for providing evidence may request in writing the people’s court to order the other party to provide the same before the expiry of the period for providing evidence.

If the grounds for the request are valid, the people’s court shall order the other party to provide the evidence and the cost of production of the evidence will be borne by the requesting party. If the other party refuses to provide the evidence without any proper reason, the people’s court may consider the content of the documentary evidence as asserted by the requesting party to be true.

上述规定为民事诉讼之中的一方要求对方提供处于自身控制之下的文件证据提供了依据。请求方必须证明两点:(1)相关证据处于对方的控制之下;以及(2)自身有正当理由提出请求。如果请求方能够证明文件证据与争议的重要方面有关,预计请求方将能够满足第二点。

由于此项规定相对较新,因此,我们正在观望中国法院在实际工作中如何解释、应用此项规定。

葛安德 Andrew Godwin
葛安德
Andrew Godwin

葛安德以前是年利达律师事务所上海代表处合伙人,现在墨尔本法学院教授法律,担任该法学院亚洲法研究中心的副主任。葛安德的著作《商法词汇:法律概念的翻译和诠释》重新汇编了其在本刊“商法词汇”专栏撰写的所有文章。该书由Vantage Asia出版。如欲订购,请即登录 www.vantageas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