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中国律师事务所来说,过去的一年并不风平浪静。更多的新律师入行,更多的法律服务供应商加入市场,使得国内律所的竞争有增无减。而国际经济环境的不景气,也使中国律所面临挑战。众多律所纷纷选择了高端化、专业化、国际化的道路,以保持竞争优势。

中国的律师队伍正在快速发展壮大,到2016年3月底,执业律师人数超过29.7万人,律师事务所达2.4万多家,与四年前相比增幅分别达到38%和20%。通力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俞卫锋指出,目前仅上海一地每年就新增约2000名执业律师。润明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合伙人秦文注意到,由海外国际所回归国内的律师也在增加:“他们把一些先进的经验带进来,有些人的能力也确实比较高,这样导致现在的法律服务市场即便是涉外高端业务竞争也比较激烈。”

邦信阳中建中汇律师事务所常驻上海的管理合伙人徐国建表示:“随着2012年《律师法》修改使开设律所的门槛降低,将有更多新设的律师事务所涌入市场形成一股竞争势力。而诸如企业法务部、政府法制科、外国律师事务所驻中国代表处、讨债公司、咨询公司等也将可能形成‘替代产品’进一步瓜分法律服务市场。”

汉坤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合伙人马辰发现:“一些已经进入中国多年的跨国大公司的内部法务团队越来越大,里面很多员工以前都是在律所执业的,因为长期服务于某些客户,所以被客户直接作为雇员挖走了。”这类客户的法律业务慢慢标准化程序化后,很多日常法律业务都由自己内部法务人员处理,而不需要借助律所了。

changingtack-ma-chen

价格冲击

多位律师表示,国际金融危机和国内宏观调控、国内经济形势变化都对国内律师行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客户基于成本原因,付费意愿降低,议价情况增多,付费也不是特别及时,这都对对律师和律所造成了压力。企业对于性价比的看重,导致低成本的法律服务供应商获得了更多机会。

俞卫锋认为,低成本法律服务可以开辟法律服务的一片蓝海:“因为服务成本低,原来因考虑法律服务成本而放弃的需求会因此而催生,这样整个法律服务市场增加了一块低成本的服务领域。长期来看,会让一部分律所去填补这片空间,可能会带动整个法律服务业往下走,丰富法律服务的层次,但也需要去研究、评估这个趋势对于现有律所的冲击。”

changingtack-david-yu

国浩律师事务所常驻上海的管理合伙人管建军认为,低成本的法律服务供应商会取代部分相对中低端的法律服务,对该等领域的律师业务产生冲击。

经济发展中出现的新因素也在加剧律师行业的竞争。瑛明律师事务所上海办公室合伙人林忠表示:“互联网的互通共享精神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律师对于法律知识、经验、技能的垄断,带来律师‘贬值’的效应。”徐国建指出,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一定程度上使法律业态有所改变,法律电商得到蓬勃发展,大数据分析及应用不断向法律服务领域渗透。

万慧达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合伙人张树华认为,目前知识产权服务市场上,一些互联网企业的出现对比较简单的、低端的知识产权业务从业者造成了冲击:“有些互联网企业提供免费服务,在一些基础性的业务上,尤其是商标、外观专利的申请方面,他们会占据一定的份额。”

不过多位律师都表示,短期内律师行业不会出现颠覆性的改变。

瀛泰律师事务所常驻上海的高级合伙人周波表示:“低成本的法律服务供应商,包括一些互联网法律平台,在个人客户的传统法律服务领域有一定的优势,但是对成熟的一些专业法律服务市场,冲击不大。”

炜衡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高级合伙人王冰表示:“律师行业的个性化服务要求非常突出,很难做到模板和统一化,无论是当事人还是律师的特质决定了它只能是区别于互联网这种批量化生产的形式,是一对一的、更有感情因素相连接的服务。”

“高大上”发展

面对变化中的内外部环境,高端化、专业化服务成为许多律所共同的选择。君泽君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合伙人李云波认为:“律师事务所要更注重加强在具体业务领域的专业化程度,这样才能增加律所面对客户时的谈判地位。鉴于目前的市场形势,资产管理、破产重整、国内并购是值得细化发展的领域。”

changingtack-li-yunbo

九州丰泽律师事务所常驻上海的管理合伙人杨峻指出:“律师行业原来靠量迅速成长的模式要慢慢向精耕细作、精细化服务角度转变。律师会朝着精细化、专业化发展。”林忠也表示:“客户对法律服务的要求提升,需要律师提供高端化的业务,‘高大上’的法律服务,不是简单的法律咨询,而是充满创新,具有较高附加值的法律服务。”

海问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国际合伙人魏双娟指出:“目前一个大的趋势是,中国企业面对日益复杂的交易结构和案件类型。顺应客户需求的变化,律师的执业领域也越来越走向细分和专业化。” 她还表示,一些传统的、标准化的法律业务已经逐渐褪去了神秘的面纱,进入门槛降低,这加剧了法律市场的竞争程度。因此优秀的律师事务所都希望发展高端、有创新性的业务。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常驻上海的管理合伙人吴明德认为,法律市场的趋势是朝综合性、专业化方向发展,另一方面,由于客户需求,也要朝精细化服务发展。“律所要有专业服务的深度,大的律所要有几个拳头专业服务领域,在这些领域要有一批享有声誉的专业律师,”吴明德表示。

changingtack-wu-mingde

杨峻表示,老一代律师的专业化是相对专业化,律师可能仍然会涉及到好几个专业领域,但是对于更年轻的律师,律所已经要求他们专注于单一领域或几乎只在单一领域工作。

律所通过合并实现规模化、国际化的趋势仍在继续。2015年底,大成律师事务所Dentons律师事务所正式合并,成为全球最大律所。2016年4月,大成与新加坡律师事务所瑞德正式合并。五月,大成与哥伦比亚Cardenas & Cardenas律师事务所和墨西哥López Velarde律师事务所正式合并。

2016年4月,北京观韬律师事务所与上海市中茂律师事务所正式宣布合并,开创了国内不同地区律所合并的新模式。六月,由上海市华益律师事务所、上海中企泰律师事务所、上海泰瑞洋律师事务所、上海刘海清律师事务所、上海升通律师事务所整合而成的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正式成立。“随着经济发展,市场上客户高度国际化,交易性质跨境化,法律服务的国际化和规模化势在必行,”林忠说。

隆安律师事务所常驻北京的主任及执行合伙人王丹表示:“大型企业客户对律所国际化的要求越来越高,如果只是有境外的合作律所,这种松散的合作现在已经不能满足客户的需求了。一定要建立互相负有权利、义务的紧密合作、联盟关系甚至合并,才能承担真正的国际化业务。”

changingtack-wang-dan

大成律师事务所上海办公室高级合伙人王汉齐表示,大成进行合并的宗旨是希望在世界主要的经济体都有自己的法律服务网络的覆盖。他提到大成有三个特点:“第一个是领域,我们有客户需要的所有法律服务领域专业的律师;第二是行业,我们有对每一个客户所在行业背景熟悉的律师;第三是位置,客户无论在哪里、去哪里,我们都会有在他身边提供贴身服务的地理位置上的一个优势。”

中国律所通过合并实现规模化的趋势仍在继续。
中国律所通过合并实现规模化的趋势仍在继续。

吴明德认为,综合性大所专业门类健全,面对大客户、涉及大的项目有优势:“现在有跨专业的新兴服务,需要在专业化、精细化服务的基础上跨团队合作,综合性大所有优势。而且从国际合作角度讲也很需要。”不过律所也不是越大越好:“大了以后管理难度增大,利益冲突大大增加。如果没有一套现代的监管系统,执业的风险也会增大。”

观韬律师事务所常驻北京的首席合伙人崔利国也认为,律所发展不能一味图快、图大。观韬上海与中茂自2001年就有业务合作,到2010年签署独家的国内联盟协议,并且合署办公,又经过五年才选择了合并。“我们的想法就是要保持稳健,追求长远,把我们的文化、理念逐步引入导入充分融合,基石之上,才能持续前行,”他说。

与综合性大所相比,专注于某一领域的精品律所也有自己的优势。四维乐马律师事务所上海办公室合伙人陈卫东认为,对海运服务来讲,客户的需求相对比较单一,精品所还是更适合提供服务:“专门做海运的事务所反而可以比较好的专注在这个特别的领域提供服务,也容易建立跟客户的长期的关系。”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article, or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the current issu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订阅会员。你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你也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