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过一系列改革举措,为资本市场注入了新的能量与活力。李俊辰为您报道近期的关键举措

国资本市场在进入2018年以后出现了不少重大的革新举措。这些举措旨在推动境内市场的进一步开放,加强境内外市场的联系,并吸引优质的创新企业在A股上市。中国资本市场正在向一个新的开放阶段迈进。

国枫律师事务所在北京的首席合伙人张利国表示,近期的资本市场动态,体现了中国经济发展以下的宏观思路:首先,资本市场的宏观布局必须服务于国家战略、服务于实体经济。例如存托凭证试点工作的启动,就是将资本市场与创新创业相对接。

其次,中国资本市场将进一步开放,并逐步走向全球化。“资本市场的开放是双向的开放,既要‘请进来’,又要‘走出去’,”张利国说。“过去几年,中国在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投资者[RQFII]等‘请进来’方面,以及沪港通、深港通等双向机制上,进行了改革并取得了较好的成果。现在改革的重点落在了通过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QDLP]等制度‘走出去’。”

张利国-ZHANG-LIGUO-国枫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北京-Chief-Partner-Grandway-Law-Offices-Beijing

最后是确保资本市场的稳定与金融安全。“资本市场的开放,不论是QFII、RQFII,还是QDII、QDLP,或者是债券通、沪伦通,必须循序渐进,防范跨境资本流动风险,保障外汇储备安全,确保金融安全与稳定,”他说。

卓纬律师事务所在北京的管理合伙人朱宁表示,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是中国WTO承诺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新推出的各项举措,都在不断提高资金跨境流动的便利程度。“逐步开放金融市场,可以在释放国内投资者的投资需求的同时,满足国内企业的融资需求,”她说。

不过朱宁也指出,开放金融市场的关键是风险控制。如何让国内的投资主体享受开放带来的红利,同时最大程度地减少国际金融市场波动对国内市场的不利影响,这是一个巨大挑战。

就政府的资本市场制度设计思路而言,“从这些年来看,中国开放金融市场一直秉承的是‘逐步’和‘渐进’的原则,这一原则在很长时间内不会动摇,”朱宁说。“无论是推行沪港通、沪伦通、建立QDII,还是研究开放存托凭证机制,政府都会经过长时间的论证、考察、试行,这也侧面反映了政府渐进改革的基本原则……政府在制度设计时会首先考虑自身的监管调控能力,不会让开放超出政策调控的范围以外。”

朱宁-ZHU-NING-卓纬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北京-Managing-Partner-Chance-Bridge-Partners-Beijing

CDR吸引力

3月22日,国务院同意并公布了证监会制定的《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的若干意见》(《试点意见》)。中国境内资本市场由此出现了“存托凭证”这个全新的证券品种,目前被业界通俗地称为CDR(参照美国存托凭证的简称ADR[American Depositary Receipts]而来)。

根据《试点意见》,证监会起草了《存托凭证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管理办法》),并于5月4日公布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管理办法》对存托凭证相关的法律适用、发行、信息披露、存托及托管制度、投资者保护等事项作了进一步的规定。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article, or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the current issu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订阅会员。你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你也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