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资者曾在非洲四处寻找自然资源,不过现在必须寻找新的途径来建设厂房、扩大基础设施,并创造更成熟的市场,George W Russell报道。

非洲,从中石油等大型国有企业,到小规模的私营企业,一共有2000多个中国人投资的企业。尽管非洲基础设施不足,缺少有技术的劳动力,也没有发达的市场,但这些中国企业都不约而同地看到了非洲的巨大商机。

当然,这背后的推动力就是非洲丰富的自然资源,以及中国对其看似源源不绝的需求。世界银行在近期的一篇报道中表示,“预期到2020年,该地区没有参与某种矿产开发的国家将只有四或五个,非洲的自然资源就是这样丰富。”

但是,由于中国似乎从未停息的增长在最近有所放缓,关于中非关系前景的问题开始出现。经济学家Paulo Drummond带领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代表团的一篇报道提到,非洲和中国的贸易关系面临风险。“尽管与中国不断提升的贸易关系使非洲获得了更多元化的出口国家选择,而不再仅限于发达国家,但也导致[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对来自中国的大量商品变得更敏感,”Drummond提到。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 2013年12月发布的一项调研提到,中国的国内投资每增长(或下降)1个百分点,相应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出口增长(或下降)平均0.6 个百分点。

“在过去几年里,中国基础设施工程数量有轻微下降,”安睿律师事务所驻巴黎合伙人以及非洲业务负责人 Boris Martor 说。

Roads less travelled-Boris Martor

“从很多方面来说,我认为,这使中国投资者能够重新思考并完善其非洲战略,因为非洲现在变得越来越重要,投资领域的竞争非常激烈,”Martor说。

另一方面,中国政府也很努力推动中非贸易合作深度。中国在2009年成为非洲最大的双边贸易伙伴。在2012年,中非总贸易额达到1985 亿美元,并预期在2015年超过3800亿美元。

不仅是投资,中国外交副部长翟军在2013年12月表示,根据非洲人才计划,中国也为来自非洲的1万多个专业人才提供培训。在非洲26个国家的38个孔子学院里,成千上万的非洲人学习汉语,以及武术和中国厨艺。每年有超过6000笔大学奖学金颁发给非洲学生。

但是,中国政府官员和非洲政府官员都意识到这种关系的核心所在:自然资源。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薛凯,最近撰文写到“在友谊和信任下面,一切的出发点,是商品价格。目前压底的价格意味着双方的关系会退潮。”

一些律师则看到了贸易合作的不断扩大。“尽管采矿、基础设施和机械这三个领域约占中国对南非投资的55%,但是中国对汽车、商业服务和消费品等领域的兴趣在不断增长,”金杜律师事务所驻北京合伙人徐萍表示。她曾处理过很多和非洲相关的交易。

Roads less travelled-Xu Ping

很多中国公司把希望寄托在非洲快速增长的中产阶级(据估计现在超过10亿人),以及他们对快速消费品的需求上。

“中国公司对中产阶级更有兴趣,特别是在电讯、金融服务、地产开发和家用电器以及消费品等领域,”ENS在约翰内斯堡的中国业务部总经理Kenny Chiu 说。

律师们高度关注中非关系的进展。例如,安睿律师事务所发起了由20个律所组成的非洲法律学院,并花时间对其在约翰内斯堡、开普敦、突尼斯和毛里求斯路易斯港的办公室进行整合,规划扩张。“我们已经强化了我们事务所的泛非洲战略,”Martor 说。

中国投资者也在不断发展。此前,中国大陆公司喜欢承担项目的所有部分。“但是最近,我们观察到一些中国公司更倾向和当地合作方联手,这样的例子很多,”基德律师事务所驻卡萨布兰卡合伙人Julien David表示。“值得一提的是,如果有好的机会,中国投资者还是准备由自己进行全盘收购,”他补充道。

Roads less travelled-Julien David

中国投资者也可能意识到,一个理解当地司法管辖、风险和投资要求的非洲本地合作伙伴能带来价值,并增加成功的可能性,诺顿罗氏律师事务所驻约翰内斯堡合伙人Milton Osborn说。“尽管如此,中国的政策银行常常只能为取得多数所有权的中国投资提供贷款,这决定着合作形式,”他补充道。

品诚梅森律师事务所驻北京合伙人张晓慧说,中国公司在项目承包的传统优势之外,有新的方向。“如果项目能够合理地设计架构,中国公司更愿意持有资产,”她说。“我们认为,并购可能会在未来变成另一个热门。”

非洲是一块经济多元化的大陆,不加区别地对待所有非洲国家是不可取的。就象欧洲分为发展缓慢的西欧和更有活力的东欧,非洲也存在两种节奏。

非洲的亮点,至少在过去几年,是撒哈拉以南地区。主要受中国需求刺激而兴起的商品交易激活了从尼尔利亚到南非的经济。北非则相形见绌,埃及、利比亚、突尼斯和其他地区的社会暴乱、政局不稳,使北非饱受摧残,近几年动荡不安。

很多非洲国家是内战爆发、政局不稳和人身危险的温床。“我认为,一些中国投资者对某些司法管辖区的政治风险很担心,”年利达律师事务所驻北京合伙人James Douglass 表示。

但是,中国投资者到非洲投资的热情依然很高。《商法》细数在一些非洲国家的中国投资,以及由此产生的法律服务需求。

非洲南部和东部

“中国投资,特别在非洲南部的碳氢化合物和采矿领域,在短期有助于促进本地经济发展,并可能带来更长远的好处,”Martor 说。

其他一些公司也注意到东部非洲持续的经济活动。“特别是在坦桑尼亚,以及中国过去常投资的赞比亚,安哥拉和莫桑比克等国家,”Osborn 谈及近期趋势说。“中国政府间借贷和战略性铀矿投资则集中在纳米比亚。”

基础设施开发带来了非洲大陆上很多的跨境交易。例如品诚梅森曾为一家中国石油公司就其在乌干达和肯尼亚BOOT模式(“建设一拥有一经营一转让”模式)炼油管道工程的投标计划提供咨询。

南非
(人口:5150万;国内生产总值:3840亿美元)

南非是非洲最大和最成熟的经济体,也是这片大陆最发达的经济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曾提到,南非在2013年的发展速度可能达到3.3%。

南非对中国的最大出口是铁矿石、钢铁和其他金属,不过投资的范围正在扩展。北京汽车制造厂有限公司在2012年向一家新设立的出租车生产工厂投资1900万美元,而其他内地投资者也购买葡萄酒庄园、报纸和电视台等。

但是,目前中国投资仍以采矿业为主:根据Dealogic的数据,2013年最大的中非交易10个中就有3个涉及南非实体。

金川集团国际资源公司花费5.09亿美元收购总部在约翰内斯堡的铜和钴矿业公司Metorex。安理律师事务所驻香港合伙人劳凯怡带领其团队为金川集团提供法律服务,欧华律师事务所的Cliffe Dekker Hofmeyr 代表了Metorex。

北京天银律师事务所、ENS律师事务所为山东齐星铁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就另外两笔交易提供咨询,包括对Stonewall Mining的价值1.4亿美元的收购。英国诺顿罗氏律师事务所位于澳大利亚、中国和南非的律师为Stonewall提供了法律服务。

金杜律师事务所担任天津物产集团的法律顾问,参与了中国财团和南非工业发展合作公司从力拓集团(Rio Tinto)和英美资源集团(Anglo America)手中以53亿兰特(5.13亿美元)收购约翰内斯堡上市公司Palabora Mining的交易。金杜也为中国财团以10亿兰特收购南非的独立报业集团提供服务。

其他涉及中国的备受媒体关注的交易包括北京四达时代软件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对卫星电视运营商TopTV的收购。ENS为中国公司提供咨询。“因为涉及外资在南非广播类公司占股比例有关的监管问题,交易很复杂,”Chiu 说。

同时,ENS为上海证大房地产有限公司收购位于约翰内斯堡的面积为1600平方米的土地提供了法律服务。该地产项目期限超过10年,交易金额估计约有800亿兰特,是中国在南非最重要的投资之一。

ENS也为长春汽车生产商FAW集团公司就其扩张战略和在伊莉莎白港的新组装工厂提供法律咨询。

南非有该大陆上最为先进的知识产权制度。位于约翰内斯堡的Von Seidels知识产权律师事务所收到的3%的专利申请以及10%的商标申请来自中国企业,该所管理合伙人Bastiann Koster介绍说。

Koster还表示,他们在2012年接到的商标工作量比前一年收到的两倍还多。

“专利工作在同期也有适度增长。”Koster说,“我们预计,来自中国业务的增长和增长量将继续保持上升趋势。”

Roads less travelled-Bastiaan Koster

安哥拉
(人口:2080万:国内生产总值:1142亿美元)

在2011年,中国从安哥拉一天进口石油超过62万桶,约占其总需求的11%,也接近安哥拉出口的40%。安哥拉是继沙特阿拉伯之后中国的第二大能源供应方。这也意味着,中国当今对安哥拉的依赖远多于安哥拉对中国的依赖。

2013年非洲第二大交易,是英国石油公司将安哥拉海湾第31号油块的石油和天源气卖给中石油,成交价约15.2亿美元。

律所表示,中国客户增加了对安哥拉的兴趣。年利达向一些中国银行为安哥拉国有石油公司Sonangol的融资提供法律服务。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article, or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the current issu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订阅会员。你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你也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