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市场的法律风险防范:争议解决机构视角

作者: 张皓亮,北京仲裁委员会/北京国际仲裁中心
0
142
金融市场的法律风险防范:争议解决机构视角

着金融市场的不断发展,交易行为的不断增多以及监管政策的不断加强,金融交易相关的法律风险难以避免。根据2017中国上市公司法律风险指数报告,金融业的法律风险指数已位列行业第一,争议解决机构也同样面临着更多的挑战。以北京仲裁委员会/北京国际仲裁中心(北仲)为例,近年来,北仲受理的金融案件不断增多,连续五年金融案件整体受案争议标的额超过全部受理案件标的额的50%,疑难、复杂和新型的案件亦不断涌现,可见金融交易相关的法律风险在不断释放。

北京仲裁委员会-北京国际仲裁中心业务拓展处-国际案件处-处长张皓-Zhang-Haoliang-is-a-division-chief-of-Beijing
张皓亮

笔者认为,在目前的形势之下,争议解决机构可以成为市场规则的“守护者”,降低各主体在金融市场中、在争议解决程序里的不确定性,妥善解决法律风险事件并对未来加以防范。就防范风险而言,争议解决本身不在于降低金融主体的商业风险,也不在于降低个案的法律风险和监管的风险,而在于让当事人之间的约定能得以正确的执行,让法律发挥预期的效力,保障良好的营商环境。

具体来说,以下几个方面应有所着力:

第一,助力于金融市场的良性发展。首先,争议解决机构要保持在解释法律和解读当事人约定时的专业性。专业的争议解决应让当事人不因裁判者的专业认知偏差而利益受损,真正起到定纷止争的作用。其次,争议解决机构要保持对市场政策的敏感性和同向性。在规范意义上,争议解决机构并非行业政策的直接执行者,但是在事实层面,争议解决机构应当识别政策导向,了解市场的认知和判断,才能作出真正符合市场预期的裁判。

第二,助力于金融行业惯例的形成。行业惯例是重要的法律渊源,也是市场主体行为时参考的重要标准。但行业惯例需要经过反复的实践才能为法律所确认,裁判实践恰是通过个案的重复申明和验证来促成行业惯例实现的途径之一。比如,尽管我国现行法律体制下对于“对赌协议”本身并无任何明确规定,但不同争议解决机构在过去数年间经过大量的裁判实践,已逐渐促成了行业的共识,并实质上影响了交易安排和行业惯例的发展和完善。

第三,助力于创新。没有创新的市场,就不可能发展,因此争议解决机构要给创新以空间。但创新通常是中性的,只是创新的结果可能有好有坏。笔者认为,给予空间并不等于直接明确地支持所有创新。于裁判者而言,应该是避免过早的一刀切式地对创新进行认定。争议解决过程对某一创新应保持余地,甚至保持分歧的存在,待此种创新成熟后,或者待争议解决的手段成熟后,再进行更为恰当地规范和裁判。例如,明股实债作为一种创新的投资方式,其本身的模式和有关的法律观点均尚未成熟,争议解决机构目前就不宜一刀切来进行裁判,应注重个案分析,否则反而不利于其法律地位的明晰。

第四,助力于树立诚信意识。诚信是商业之本。未建立在诚信上的约定、法律适用不但不会有助于当事人遵守,反而降低约定以及法律的效力。争议解决应当以诚信作为基本原则,在有不同的选择的时候,应该选择偏向于诚信的一方的结果;有多个法律价值冲突时,应该作出有助于弘扬诚信的判断。有所为的争议解决机构,应始终秉持诚信为本的原则。比如,在当事人提出合同缔约时存在意思表示不自由的情况时,争议解决机构应把审查的重点放到交易和缔约背景的查明等方面,以作出更为公正的判断,促使当事人坚守合同,诚信履约。

总之,争议解决是最后一道屏障,金融市场中存在的所有风险都可能会积累,并在争议解决的过程中得以释放。市场风险、操作风险、监管风险应由行业内部加以重视。确保当事人自由缔约、信守承诺、遵守法律、诚信经营等,则是争议解决之于法律风险防范的应有之义。

作者:北京仲裁委员会/北京国际仲裁中心业务拓展处(国际案件处)处长张皓亮。北仲仲裁秘书刘念琼、杨雨菲对文章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