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海外并购法律环境展望

作者: 林忠, 瑛明律师事务所
0
1037

年来中国企业对外投资规模与数量迅速上升。根据商务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1月至11月,中国境内投资者累计实现投资10696.3亿元人民币(约合1617亿美元),同比增长55.3%。海外并购作为对外投资的常见形式,被越来越多的企业所采用。

然而,以英国脱欧公投和美国特朗普当选美国下任总统为标志,逆全球化浪潮席卷各国,国际政治经济形势波云诡谲。中国企业对外投资所面临的内、外在因素正发生剧烈的变化。

林忠 瑛明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林忠
瑛明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逆全球化。2016年,世界发生诸多变化中,尤以民粹主义突起影响为甚。民粹主义基本精神是平民价值取向回归,以维护平民的利益为由反对权威。

由于各国经济不景气,民粹主义者怪罪于经济的全球化,认为全球化并未使得平民阶层获得实惠,反而使贫富差距拉大,平民阶层失业,因而反对贸易自由化、全球化,进而使一些投资自由化协议的进程受到更多不确定因素的影响。

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是一项对外国投资实行高标准保护的国际协定。如果中美BIT签署并通过,不仅对于中美双边投资有巨大的推动作用,而且基于最惠国待遇原则,也必将惠及与中国有双边投资协定/安排的130多个国家及地区。这对于改善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法律环境,无疑有着巨大意义。中美BIT是中国政府及美国现任政府积极推进的一项对于双边关系有着重要意义的工作,但是特朗普当选下任总统,给中美BIT的前景带来了不确定性,可能将延缓中国企业对美国和其他国家投资法律环境的改善。

东道国保护主义。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并购交易受到东道国审查,审查所涉及的范围广泛,包括:能源领域(如自然资源、运输、发电与供电);运输系统(如海运、港口码头业务、航空维修);金融系统;关键性基础设施;关键技术等。东道国往往以所谓的“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外国投资,有不少中国企业迫于国家安全审查的压力而放弃海外并购计划。

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15年后,即2016年12月11日起,欧美的“替代国”做法必须终止。然而这一“日落条款”,却因美日欧的态度而变得扑朔迷离。近期,美国日本都宣布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欧盟的立场稍有不同,但却表示仍然会采取新的反倾销手段。

在投资领域,中国的国有企业往往遭遇“特殊”待遇。在反垄断相关的问题上,国有企业往往不被认为是独立运营的商业主体,面临更加严格的审查标准。而国有企业是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重要力量,未能获得对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认可,以及对国有企业进行的并购项目的严格审查,将影响中国企业、尤其是国企的海外投资。

中国对境外投资的管控。美联储加息,人民币面临更大的贬值压力。为防止中国企业为对冲人民币贬值风险,通过虚假交易将国内资本流向境外,中国或对通过海外收购的方式将资产向境外转移采取更为严格的管控措施。为避免市场疑虑,近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外汇局四部门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表示:“坚持实行以备案制为主的对外投资管理方式,把推进对外投资便利化和防范对外投资风险结合起来,规范市场秩序,按有关规定对一些企业对外投资项目进行核实。”

然而,在人民币贬值预期实质减弱之前,中国企业对外投资的资金流出的阻力仍然是存在的,这可能导致交易对手的顾虑,并要求更高的“中国溢价”。

“一带一路”助力对外投资。尽管有以上诸多问题,但“一带一路”作为国家战略仍在持续推进,多项举措支持走出去,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仍然有着前所未有的机遇。

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并购继续活跃,既有国内企业实力增强,自身具有转型需求的内在驱动,又有海外优质资产的外在吸引。整体而言,中国“走出去”步伐加快,企业欲加速全球整体布局,引领海外投资机会。

中国企业走出去一定要在法律风险评估、防范、实务操作等方面做好充分准备,用好国内国外法律政策工具,确保海外投资取得成功。

我们将在接下来的文章中,分析海外并购涉及的境内、境外法律问题,包括母国监管措施、投资风险防范、东道国审查、上市公司海外并购的特殊问题、尽职调查、文件起草以及纠纷解决等方面,以期帮助读者对这一领域的法律问题有更加深刻的理解。

作者:瑛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林忠

CCLawFirm_Logo_20150826

中国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100号

上海环球金融中心51楼 邮编:200120

51/F, Shanghai World Financial Center

100 Century Avenue, Pudong New District

Shanghai 200120, China

电话 Tel: +86 21 6881 5499

传真 Fax: +86 21 6881 7393

电子信箱 E-mail:

[email protected]

www.chenandc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