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在仲裁案件中的应用

0
143
arbitration

于新冠肺炎疫情防疫措施的严格实施,中国大陆仲裁案件的现场庭审自春节假期后无法如期进行。如何在遵守防疫政策的前提下开庭审理案件成为仲裁机构亟待解决的问题。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贸仲)建立起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智慧庭审平台(kt.cietac.org),并于2020年4月9日首次通过该平台开庭审理案件,庭审效果理想。网络视频庭审给仲裁机构提供了除现场开庭审理和书面审理外的另一种可能。本文将介绍贸仲网络视频庭审的程序以及互联网在贸仲仲裁案件中的应用。

网络视频庭审程序

首先,仲裁庭应考量案件是否适合以网络视频的形式开庭审理。贸仲于2020年4月28日发布《关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积极稳妥推进仲裁程序指引(试行)》(《指引》),其中规定仲裁庭应考虑当事人的意见、案件复杂程度、证据材料的多少、是否有证人出庭等因素,决定案件是否进行网络视频庭审。在上述4月9日首次通过贸仲智慧庭审平台开庭审理案件的程序管理中,仲裁庭即是考虑了案件客观情况,认为该案可以以网络视频方式进行庭审,然后仲裁庭秘书向双方当事人征求意见并发送了《视频庭审确认书》。经双方当事人均签署确认书后,仲裁庭秘书发送开庭通知、《出庭人员告知书》以及详细的网络视频庭审技术指导文件。当事人填写了所有出庭人员的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码、参与庭审的地点等)并提交仲裁院。随后,仲裁庭秘书根据授权委托书、证人出庭申请及《出庭人员确认书》等文件中的信息为出庭人员开通视频庭审帐号。出庭人员在开庭通知中规定的时段预登入庭审平台进行设备测试。庭前,当事人可以随时将己方提交的案件材料上传到庭审平台,以供庭审时各方阅览。

依据《指引》,对于出庭人员位于不同司法管辖区域的,或庭审语言为中文以外语言的,可以通过当事人同意并经贸仲总会或分会(中心)认可的其他远程视频系统在线开庭,也可以由贸仲与境外仲裁机构合作平台进行开庭。

在庭审中,出庭人员应遵守《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视频庭审规范(试行)》。庭审开始前,每位出庭人员将以面部扫描的方式核对其身份信息,并阅读屏幕上由秘书投放的庭审纪律。庭审开始后,庭审平台即开始录音录像,并对出庭人员的语音进行文字识别。庭审的程序与现场开庭相比,须重点确认双方对对方出庭人员、对庭审以网络视频方式进行有无异议,以及是否需要查看证据原件。在举证质证环节中,所有出庭人员均可随时查看已上传在平台上的证据,仲裁员还可以将证据投放到所有人的屏幕上并进行标注。

庭审结束后,双方均可查看笔录,并通过语音让仲裁庭秘书对笔录进行修正,最后在手机上对笔录进行确认签字。仲裁员亦可在庭审平台上进行庭后合议,并对合议过程进行录音录像。

网络视频庭审分析

网络视频庭审并非新兴之物,对于仲裁案件网络视频庭审来讲,以下问题颇受关注:

第一,网络视频庭审的合法性。《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中并未对仲裁的开庭方式作出限定;根据贸仲现行《仲裁规则》第三十五条的规定,除非当事人另有约定,仲裁庭可以按照其认为适当的方式审理案件;在任何情形下,仲裁庭均应公平和公正地行事,给予双方当事人陈述与辩论的合理机会。结合上述规定,在保证双方当事人在网络视频庭审中均有充分表达观点的权利的情况下,网络视频庭审是合法有效的。

第二,网络视频庭审是否应当经双方当事人同意。目前对此问题主要有两种意见:一种意见认为,仲裁是当事人合意选择的纠纷解决方式,对于处理案件的程序问题,双方享有平等的意见权。在仲裁法和仲裁规则对网络视频庭审方式尚无明确规定的情况下,是否采取网络视频庭审,应由双方当事人共同决定。另一种意见认为,仲裁实践中已经发生纠纷的当事人由于存在不同程度的对立情绪,往往难以在程序事项上达成一致;而网络视频庭审通常是在现场庭审无法进行时所采用的补充庭审方式,其目的就是为了有效推进仲裁程序的正常进行,确保仲裁庭审不因客观因素的影响而被拖延,在节约成本和时间,尽快对纠纷作出裁决,从而满足申请人一方实现经济利益和补偿损失等方面,对申请人相对更有利。因此,被申请人往往对网络视频庭审并不积极。在此种情形下由仲裁庭根据案件情况和当事人意见,特别是重点考察不同意进行网络视频庭审一方是否具有合理理由后作出适当决定,对有效解决纠纷更具有积极意义。如此处理不仅有助于提高案件审理的效率,同时也是在尊重当事人意见前提下仲裁庭权限范围内的可处分事项。贸仲《指引》对此问题目前更倾向于采上述第二种意见。

第三,网络视频庭审能否保证仲裁程序的保密性。网络视频庭审必须经由某个网络平台进行数据交换,这个过程的保密性取决于该平台的隐私政策、网络运营商的服务协议以及当地对网络的监管程度等。贸仲自有的智慧庭审平台保证了庭审平台数据的保密性,并通过提前递交出庭人员确认书、人脸识别实人认证等方式,在仲裁机构可以控制的范围内最大程度保证了保密性。此外,贸仲采取网络视频庭审方式具有独到优势:贸仲除设在北京的总会之外,目前已经在上海、深圳、天津、浙江、重庆、四川、福建、江苏、山东、湖北、陕西、香港等地设有分会。仲裁员、当事人等仲裁参与人可以就近选择到贸仲的总会或者分会所在地,在贸仲的协助下利用网络视频与总会、分会联通进行庭审,从而可以有效解决网络视频庭审的保密性问题。

第四,质证环节在网络庭审中有所不便。由于双方只能在镜头前展示证据原件,证据真实性的认定可能会有障碍。如当事人有查看原件的需求,目前可行且稳妥的做法是让提交方将证据原件提交贸仲暂时保管,对方当事人派员来贸仲进行现场查看。因此,对于证据材料较多、证据真实性异议较大的案件,并不宜采取视频庭审的方式。

网络视频庭审是现场庭审的补充。网络庭审有着不拘地理位置的特点,但却也有质证不便等固有缺点。尤其对于复杂案件,笔者认为现场庭审仍然是不可替代的。对于证据较少、以双方发表法律意见为主、或双方因客观原因确实无法在同一现场进行庭审的案件,网络庭审给了仲裁庭在现场庭审条件不允许的情况下除书面审理外的另一种选择。

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案件经办秘书王祎

建言献智

《商法》欢迎您对“争议摘要”栏目的内容提出宝贵意见。我们力求将该栏目打造成意见交流、案例分享及时事互动的平台,因此我们诚邀您提供稿件,长度最好在900英文字或1500中文字上下。请将稿件发至我们的邮箱editor@cblj.com。《商法》将于每月甄选出版最好、最贴近时事热点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