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值税法律草案中的主要变化

0
96
增值税

对增值税制度进行立法,中国于2019年11月27日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法(征求意见稿)》。公众意见征询期已于2019年12月26日结束。

增值税法草案与现行的增值税机制存在一些重要差异,下文将做出解释,以期帮助企业管理对增值税改革的预期。

主要

相比于现行的增值税制度,增值税法草案做出了以下方面的主要调整:

税起征点。增值税草案直接将走税点提高到季销售额30万元人民币(折合4.3万美元),且不计纳税人的纳税期。该起征点与现行制度相同,在现行制度下,月销售额低于10万元人民币(或季销售额低于30万元人民币)的小规模纳税人免缴增值税。

销售额未达到起征点的公司不是增值税法规定的纳税人;但没有达到增值税起征点的公司可自愿登记缴纳增值税。

同时,增值税法草案没有提及小规模纳税人,这可能意味着小规模纳税人的概念已停用。

税活增值税法草案明确了五类应税交易:销售货物、服务、无形资产、不动产和金融商品,草案将“加工修理修配服务”纳入“服务”范畴,“金融商品”从“服务”范畴区分出来。

为决定某项服务或无形资产的销售是否发生在中国境内,须考虑卖方是否为中国企业,或服务或无形资产是否在中国境内被消费。这一应税交易的定义比现行机制的定义窄,在现行机制中,只要服务或无形资产的买方或卖方有一方在中国境内即可,完全在中国境外提供的交易活动被排除在外。但是,“在中国境内被消费”的定义不清晰,需进一步解释。

售交易。增值税草案中对公司的一个利好信号是,视同销售交易的范围不包括无偿提供服务和为公共福利无偿提供货物。

对于无偿提供服务,在实践中,税务机关很难发现和界定一家公司什么时候给另一家公司无偿提供了一项服务。但是,如果公司无偿提供服务,公司仍面临一些风险。现在,该规定已在增值税法草案中删除。

另一个好消息是,如果公司无偿转让货物是为了公共福利,该行为不被视同为销售交易。向公共福利基金捐赠的企业将受益。

税退税。大部分国家允许公司申请退还当期未抵扣的进项税额,但中国只允许当期未抵扣的进项税额结转下期。自2019年4月1日起,中国允许符合条件的纳税人获得2019年3月底留存的增量留抵税额的60%的退税。

增值税法草案规定,当期进项税额大于当期销项税额的,差额部分可以结转下期继续抵扣;或者,纳税人也可申请退还差额。如进项税额差额予以退还,无疑公司的现金流将受益。

货物算。增值税法草案明确规定,在计算进口货物的应纳税额时,非贸易商品的价值不计入关税计税价格中。

目前,海关在计算进口货物的应税额时,将版税、担保等计入关税计税价格中。但是,税务机关要求国内买家就国外卖家提供的这些服务预提增值税,造成了重复纳税。

计算进口货物的应税额时排除非贸易货物的价值可避免上述情况造成的重复纳税。但是,这一规定的实施需要税务局和海关之间的协调。

混合售的适用税率。根据增值税法草案,混合销售的适用税率以主要税率为基础。当前的做法是根据卖方的主营业务确定混合销售的税率,而新的方法更容易遵守,也更准确。当前在实务中,如果一个公司有多个业务类型,很难界定该公司的主营业务。并且,如果公司的多个类别的业务均适用相同的增值税率,也没有必要界定主营业务。因此,在增值税法草案中,根据主要税率来计算混合销售的适用税率。

行政法增值税法草案规定了10日、15日、一个月、一个季度或者半年的计税期间,替代原来规定的一天、三天和五天的计税期间。半年的计税期间是新规定,哪种类型的纳税人适用该计税期间仍不清楚,需要在实施细则中规定。

另一个显著变化是,增值税法草案允许纳税人进行合并纳税。这一政策将减少增值税合规成本,预计会受到企业欢迎。

此外,当前的增值税条例将最多有五年的过渡期。这表明中央政府希望维持整个增值税机制的大体制度,同时做出一些调整。

《商法摘要》由贝克·麦坚时律师事务所协助提供,内容仅供参考之用。读者如欲开展与本栏内容相关之工作,须寻求专业法律意见。读者可通过以下电邮与贝克·麦坚时联系:张大年(上海)[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