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布《反垄断法》修订草案

0
348
amendments

《反垄断法》于2008年生效以来,中国首次提议全面修改该部法律。这些修改包括对违法行为(特别是未申报经营者集中的行为)实施更加严厉的处罚、停表制度,并且更加明确哪些行为是垄断行为,包括轴辐卡特尔行为、滥用互联网领域的市场支配地位以及不公平歧视行为。

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于2020年1月2日发布了就《<反垄断法>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稿)》(《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修订草案》还将受到政府和立法机构的咨询和进一步审查,通过审批没有固定的时间表。

更加严厉的惩罚

最值得注意的是,《修订草案》提出了对违法行为实施更加严厉的惩罚,从而强化《反垄断法》的威慑作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对于应当申报而未申报(或者未经批准实施集中的)的罚款从人民币50万元提高到销售额百分之十。市场监管总局跟随此前商务部的做法,定期调查未申报的经营者,仅2019年就处理了17起这类案件。这种做法再加上可能会出台的更严厉的惩罚,可能会产生巨大的威慑作用,并迫使应当申报而未申报的经营者认真考虑现在就进行申报。

违法行为目前规则下的罚款 《修订草案》提议的罚款

经营者集中违法行为:

  • 应当申报而未申报即实施集中的
  • 申报后未经批准实施集中的(抢跑);
  • 违反附加限定性条件决定的;或者
  • 违反禁止经营者集中的决定实施集中的

人民币50万元以下的罚款

上一年度销售额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

对于达成和实施垄断协议以及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违法行为,罚款的下限是上一年度销售额百分之一,《修订草案》未规定经营者集中违法行为的罚款下限。因此,(至少理论上来说)经营者集中违法行为的最低罚款可以低于上一年度销售额百分之一。市场监管总局拥有广泛的自由裁量权来决定罚款金额。

行业协会组织或帮助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的违法行为

人民币50万元以下的罚款

人民币500万元以下的罚款

阻碍调查、拒绝提供有关信息、销毁证据、提供虚假信息等行为

对个人的罚款:人民币10万元以下的罚款

对单位的罚款:人民币20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的罚款

对个人的罚款:人民币100万元以下的罚款

对单位的罚款:上一年度销售额百分之一以下的罚款,或者如果上一年度没有销售额,处人民币500万元)以下罚款

尚未实施所达成得垄断协议

人民币50万元以下的罚款

人民币5000万元以下的罚款

上一年度没有销售额的

不适用

人民币5000万元以下的罚款

此外,《修订草案》似乎首次提供了对垄断行为追究刑事责任的可能性。目前,垄断行为在中国不是犯罪行为《修订草案》第五十七条增加了一条规定垄断行为构成犯罪的,将追究刑事责任。这个条款即使颁布了本身也不会创造任何新的刑事责任,因为这将需要修改中国刑法。但是市场监管总局似乎是在邀请立法机构在未来考虑这些修改,并表明它相信刑事诉讼可以起到威慑作用。

经营者集中审查程序

停表制度。《修订草案》保留了目前的经营者集中审查时间表(三个阶段最多180日)。但是《修订草案》第三十条建议增加“停表”制度,下列情形会暂停审查程序:

  • 经申报人申请或者同意,暂停审查期间;
  • 经营者按照市场监管总局的要求补交信息或文件的;或者
  • 经营者和市场监管总局对附加限制性条件建议进行磋商的。

这种停表制度在复杂的案件中可能会有一些益处。目前,在经营者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与市场监管总局完成磋商的情况下,进行多次重新申报是很常见。引入停表制度可以使这一过程变得更加有效,避免在这些情况下需要撤回并重新申报。

但是《修订草案》规定的参数非常广泛。对附加限制性条件建议进行磋商可能造成无限期延长审查的能力尤其惊人。《修订草案》中的说明指出,市场监管总局将另行制定停止计算审查期限的具体规定。但是这存在的一个明显风险是,如果市场监管总局获得了停表的法律裁量权,并且这种裁量权不受到合理监管的约束,那么这可能会显著延长中国的审查期限,并且给企业交易的时间表增加了不受欢迎的不确定性。

撤销原审查决定的新权力。《修订草案》还有一项规定允许市场监管总局作出审查决定后发现申报人提供的信息不准确的,允许市场监管总局撤销原审查决定(第五十一条)。

进一步指引

针对轴辐卡特尔的新条款。《修订草案》增加了一个单独条款禁止组织或帮助其他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对于这种“促进”违法行为的罚款与对垄断协议当事人的处罚相同。这个新增加的条款可以用来应对轴辐卡特尔行为,这种卡特尔不是作为卡特尔成员直接参与或者在相关市场上活跃,但是协调卡特尔成员的行为。

增加认定互联网领域市场支配地位的因素。《修订草案》建议增加认定互联网领域经营者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具体因素。这些因素包括网络效应、规模经济、锁定效应、掌握和处理相关数据的能力。这些修改的目的是澄清市场监管总局在处理数字空间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指控时将考虑的要素。

降低不公平歧视的门槛。目前的《反垄断法》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没有正当理由,对条件相同的交易相对人在交易价格等交易条件上实行差别待遇。《修订草案》删除了认定非法歧视的前提条件“对条件相同的交易相对人”。这意味着监管机构希望将举证责任转移到原告/被调查的企业,证明在与不同交易相对人交易时实行差别待遇是出于商业考虑。这意味着拥有重要市场份额的企业应当仔细评估对交易相对人实行差别定价/交易条件的合理性,以避免被认为是滥用其市场支配地位。

《商法摘要》由贝克·麦坚时律师事务所协助提供,内容仅供参考之用。读者如欲开展与本栏内容相关之工作,须寻求专业法律意见。读者可通过以下电邮与贝克·麦坚时联系:张大年(上海)danian.zhang@bakermckenz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