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而言,当下的全球营商环境充满了不确定性,地缘政治因素日益复杂,海外的法律监管力度也在加强。这些都给从事跨境业务的企业带来了不小挑战。

为帮助企业高管及法务规避各类法律风险,China Business Law Journal《商法》2019年第二届“CBLJ高峰论坛”于2019年11月12日在上海金茂君悦大酒店举行,本次论坛以“共建跨境商机 “管控环球风险”为主题。

上海国际仲裁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马屹、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总经理张云峰先后在开幕式环节致辞。

CBLJ
马屹

马屹表示,近年来中国企业遭遇海外投资风险的案例见诸报端,中国企业正在经历着国际化进程。“作为法律服务职业群体要抓住机遇,直面挑战,以更广阔的全球视野、更富雄心的主动姿态不断推动企业内部的合规建设和外部风险防范机制的建设,”他说。

张云峰表示,在当前贸易保护主义抬头、逆全球化风潮涌动之际,提升合规及风控管理能力,无论对实体企业还是各相关服务机构都是非常有必要的。他表示,当前中央正在更深层次、更宽领域积极打造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上海正按照中央的战略定位深化改革创新,加快冲刺建设国际金融中心。”

在主题演讲环节,秦朔朋友圈发起人、中国商业文明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秦朔探讨了全球化冲突背景下的合规问题。他表示,中国是“大进大出”的经济体,和全球经济的融合度非常高,无论从“进”还是“出”的角度中国已经没有办法和全球进行分离。“在这样大的背景下,无论是引进来还是走出去,如果没有在合规意义上的高度遵从、统一共识及秩序的话,很难行之长久,”他说。

cblj
张云峰

但是秦朔也表示,当下全球化遇到了冲突和挑战。“今天全球处在了十字路口,过去以新自由主义为核心的全球化的的确确在遭遇困境,资本流动和技术的‘双刃剑’效应也在发生,新兴经济体发展开始带来了很多权力的转移,原有发达国家所奠定的基本秩序出现了一定程度失序,”他说。

“因此,在全球需要形成新的共识,但这并不等于要完全抛弃原有的规则。中国领导人在许多场合讲到中国不是要颠覆现有的秩序,而是要对现有秩序做出一定的补充而已。”

秦朔在演讲的最后提到,要深化合规认识,最重要的还是价值观,特别是公司核心管理层的价值观。“价值观意义上真正对合规深度拥抱和融合,才会使我们从很会赚钱的经济体最后变成在全球得到尊重的经济体。”

其后的论坛进入会议讨论环节。上午的议题包括:大成律师事务所主持的《贸易摩擦下企业应如何应对》;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主持的《中国公司与基金跨境投资前瞻》;德恒律师事务所主持的《海外投资风险管理与争议解决》;中伦律师事务所主持的《一带一路投资项目剖析》。

CBLJ
秦朔

下午的研讨会分别在三个会场进行。分会场一进行的讨论包括:汇业律师事务所主持的《跨境并购政府监管实务最新动向》;国浩律师事务所主持的《境外上市策略之股权架构设计》;隆安律师事务所主持的《争议解决:股权投资和私募基金》。

分会场二进行的讨论包括:上海澄明则正律师事务所主持的《成长期企业融资策略》;大成律师事务所主持的《数据合规GDPR》;博锐律师事务所主持的《企业法务面临的问题与挑战》。

在分会场三,深圳市蓝海法律查明和商事调解中心调解员、查明专家西小虹发表了演讲《海外投资相关问题深度剖析》;Lex Mundi成员律所参与了《投资东欧》和《投资东南亚》两个海外专场的讨论。

本次论坛有近600名参与者。与主旨演讲者一样,施耐德电气(中国)大中华区总法律顾问赵晓雪也认为中国仍然在全球化的道路上,并会随着改革而更加开放。“这个话题很令人鼓舞,”他说,“我认为《商法》在这方面可以做很多,例如帮助中国企业为进入全球市场做好准备,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一显身手,在全球市场中变得更成功。”

蔚来总法务顾问及首席合规官刘昉表示,论坛的内容触及当下法律圈最热议的话题,涉及中美贸易战及合规等问题。“这些话题非常吸引我,论坛组织得非常好,”她说。

导航
上午会议 | 下午会议|分会场一 | 下午会议|分会场二 | 下午会议|分会场三

 


上午会议

贸易摩擦下企业应如何应对

大成律师事务所嘉宾: 蔡开明,高级合伙人;倪建林,高级合伙人; 吴俊杰,资深专家(海关与贸易) 机构/企业嘉宾: 贾申,京东方科技集团合规管理部和国际法务部长 ;苏云鹏,清华同方集团法务部总经理;苏燕,可口可乐饮料(上海)有限公司总法律顾问

cblj
蔡开明

蔡开明以主题演讲拉开了“2019年CBLJ高峰论坛”圆桌会议环节的序幕。他认为尽管贸易战的阴霾终会散去,但中美之间的局部摩擦会长期存在。

“无论是跨国公司还是要走向国际的企业,遵从各地的监管要求都是非常现实和迫切的问题,”蔡律师说。纵然前路曲折,他指出特朗普政府发起的所有调查都是在法律的框架内有效利用贸易战工具的结果,这也是中国向美国学习的难逢之机。

苏云鹏

倪建林认为企业一定要采取主动,通过巩固自身竞争优势,充分利用美国完备的法律救济手段,做好积极应战的准备。否则“被动挨打只会导致其遭受巨大的损失,其直接后果便是失去美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他说。

谈及高科技企业的生存发展之道,苏云鹏重点介绍了清华同方所实行的“双轨制”策略,在保持和深化与美国领先企业合作的同时,加快推进独立自主研发的实力。

苏燕

吴俊杰表示包括税务,供应链在内的业务部门需要同法务部门倾力协作,通过对原产地规则,首次销售规则等规则的巧妙运用,力求在合规的前提下减轻中美贸易争端对企业的影响。

苏燕从一家标志性的美国企业角度出发,谈到了因中美贸易纠纷而备受关注的《美国反腐败法案》。该法案明确要求美国企业建立全套的反腐败合规体系。她认为对该法案的深入了解能够帮助中国企业更好地与美国商业伙伴做生意。

随着中国高科技企业在国际化的康庄大道上高歌猛进,贾申指出商业秘密的保护是一项尤为重要的合规议题,否则会导致严重刑事责任。

中国公司与基金跨境投资前瞻

 

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嘉宾: 王正超,资深顾问;王勇,资深专家
机构/企业嘉宾: 姚兰,菜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务部总经理; S申黎,诺亚(中国)控股有限公司首席法务官; 王春红,华西股份一村资本法务总监; 张璐,正荣地产控股法律事务部副总经理

 

cblj
王勇

作为本场圆桌会议的主持人,王勇指出随着中国企业在海外市场开疆拓土,企业减轻对外国律所的完全依赖,同时加强与内部法律团队或中国律所的合作已蔚然成势。这一趋势是双向的。另一方面,他欣喜地看到跨境法律人才纷纷踏上归国旅程,中国律所在跨境交易中扮演愈加重要的角色,甚至在可期的未来发挥主导作用。

俗话说“入乡随俗”,王正超表示这也是跨境投融资领域的普遍实践。他强调了企业对于国外法律、经商环境复杂性做到心中有数的重要性。这一复杂性也恰恰凸显了人的因素。他建议企业找到合适的专业人士为其出谋划策,解决问题。

cblj
姚兰

站在公司法务的角度,姚兰认为随着内部风险控制成为国内公司管理的题中之义,如何在外部合规要求和内部商业要求之间寻求平衡,如何协调好外部律师团队、内部各部门和核心管理层,绝非易事。

张璐对此也深有感触。她强调了法务在组织内外及境内境外多方参与的情况下,为促成投资项目所发挥的“桥梁”和“纽带”作用。

面对海外市场的政治、商业和法律风险,中国企业在走出去的征途中一路披荆斩棘。结合自身担任法官和仲裁员的多年经验,申黎总结了可供借鉴的经验:选择具有国际公信力的争议解决机构,选择对中国企业较友善的仲裁机构,以及选择的仲裁机构在涉及公司所投资领域的过往判决中表现出较高的专业度和知名度。

“如今,经济战俨然已经演化成政治战。政治战采取的手段不是硝烟枪炮,而是法律武器,”王春红说。这样的大背景需要具有远见卓识的法律人士从高屋建瓴的层面帮助公司积极布局,防范风险。

海外投资风险管理与争议解决

德恒律师事务所嘉宾: 沈宏山,上海办公室主任;陈巍,管理合伙人;王军旗,上海办公室执行主任;朱可亮,硅谷办公室主任机构/企业嘉宾: 沈悦志,汉高大中华区暨韩国总法律顾问;王兴雷, 国网国际发展有限公司法律事务部主任;张伟华,联合能源集团副总经理兼总法律顾问

cblj
陈巍

本场圆桌会议的主持人陈巍指出,近年来中国企业的海外投资实践如火如荼,足迹遍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这需要我们有足够多的智慧和经验在如此宽广的范围内控制风险,解决争议。

沈宏山指出,在国际政治经济环境暗流涌动风云际会的当下,企业应如何控制海外投资风险,如何从境内和境外两个纬度进行涉外争议的战略准备,是中国企业尤其是有涉外业务需求的企业所迫切关心的问题。

沈悦志说:“中国企业的海外投资实践首先要从内部出发,问自己一个问题:你的团队、资源、储备是不是能支撑你操办海外投资项目?”这更多关系到公司的软实力,而非钱袋里有多少钱。

cblj
王兴雷

王兴雷认为除了法律尽调,监管审批,投后融合,合同和诉讼等常规风险,最大的法律风险来自于未知的不确定性。“你不知道风险的存在或者隐约感觉到风险但无法确切辨认出具体是什么,但是依然无知无畏地往前走。这个时候正是陷入到最大的风险中,”他说。

随着中国加快推进“一带一路”这一复杂愿景的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张伟华表示沿线国家和地区纷繁复杂的特点使得各类投资风险天然存在。对于企业而言,重要的是在内部和外部法律人士的帮助下,通过定性定量的分析,分清到底是系统风险还是商业风险。

cblj
朱可亮

朱可亮认为如果中国企业不幸卷入到美国诉讼,最重要的建议是务必想尽一切办法利用程序的手段尽早撤销。他表示律师一般有三张牌可以打,包括美国法院管辖权,送达有效性和美国法院判决在中国执行的问题。

王军旗引述一份玛丽女王大学的统计研究指出,多达99%的跨境纠纷都是由国际仲裁而非法院诉讼得以最终解决的。他通过案例分析,指出跨境纠纷最突出的问题是承认和执行中凸显的问题。

 

一带一路投资项目剖析

中伦律师事务所嘉宾: 王霁虹,合伙人;原挺,合伙人机构/企业嘉宾: 蒋文璐,中化国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法律部总经理刘钊,协鑫控股有限公司法律部总经理; 童丽萍,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席法务官; 许海峰,上海建工集团副总法律顾问、企业管理部总经理、法务部主任; 张小娟,北京首创股份有限公司法律部总经理; 赵晓雪,施耐德电气(中国)有限公司副总裁、大中华区总法律顾问

cblj
王霁虹

王霁虹在主旨演讲中提到在今年法律业务普遍低迷的情况下,合规业务一枝独秀如火如荼。这表明在贸易保护主义风潮席卷全球的当下,市场对于依靠法律服务勇克时艰的需求日益见长。

放眼未来,“中国企业距离成为成熟的国际投资商和拥有高水准项目承包经验的国际承包商尚有很长的路要走,”她说。

cblj
赵晓雪

“‘一带一路’倡议也是中国企业走向世界,拥抱国际市场,完成自身转型升级的难得历史机遇,”她补充道。

赵晓雪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是一个让中国企业走出去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跨国公司的绝佳机会”。

许海峰将中国企业在拓展全球投资版图的征程中所面临的潜在挑战总结为三大方面:政治环境,宗教问题,法律和监管。他建议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想清楚自身能做什么,做好什么,否则很难在国门外把事情做成做好。

童丽萍表示赞同。“不管在国内或国外做项目,基本面是要想清楚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有自知之明是避免失败很重要的一点,”她说。

cblj
蒋文璐

蒋文璐认为跨境并购中的文化冲突是颇为现实且棘手的问题。他举例说明中国公司往往对母公司非常尊重且服从其指令,然而一些西方企业却认为母公司只是拥有不同投票权的实体,不代表其可以对旗下各公司的经营直接发号施令。

cblj
Yuan Ting

原挺表示“走出去”的投资项目大多是资本密集型的,这使得跨境项目的融资问题成为焦点。他指出除了母公司给予的信用支持,项目自身产生的现金流也尤为重要;同时除了从境外金融机构和国际市场上拿到资金,公司也要关注资产的流动性,考虑项目未来变现.

 


下午会议|分会场一

跨境并购政府监管实务最新动向

汇业律师事务所嘉宾: 杨国胜,全球管委会主席;吴冬,高级合伙人;袁季雨,高级合伙人;潘志成,高级合伙人 机构/企业嘉宾: 杭东霞,均瑶集团法务总经理;梁雷鸣,东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法务部处长;张伟华,联合能源集团副总经理兼总法律顾问

cblj
从左至右:杨国胜、吴冬、袁季雨、潘志成、杭东霞、梁雷鸣、张伟华

杨国胜在主旨演讲中指出,“无论是在境内或是境外,跨境还是非跨境,并购交易传统上被认为属于司法管辖的领域”。然而政府的干预其实很早就存在,并且在贸易冲突跌宕起伏的当下变得日益频繁。

吴冬提到目前一个显著的趋势是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的管辖范围在不断扩大。在该委员会将拥有“个人敏感的数据信息”的公司纳入其安全审查范围之后,新规剑指抖音的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

去年,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出台了对涉及27个行业的海外投资进行严格审查的试点计划。以此为例,梁雷鸣指出所谓的27个行业其定义并不明确。由于无法确定到底涉及的行业哪些需要强制申报,这给他公司业务的正常开展带来了困扰。

cblj
梁雷鸣

潘志成深有同感。他认为“反垄断审查和国家安全审查本来皆属于行业监管的正常手段,但是现在却沦为了贸易战工具箱里的有力武器”。由于对法律是如何运行,标准是否明确等问题莫衷一是,企业目前都在等待观望。

谈及反垄断领域的最新趋势,张伟华归纳为三点:中国企业在海外面临日益严格的反垄断审批监管;中国监管机构日渐成为国际反垄断执法领域的中流砥柱,扮演不可小觑的重要角色;中国反垄断监管的加强实际上有利于中国企业做收购。

袁季雨相信欧洲会替代美国,为中国企业提供一方广阔的天地以实现其“走出去”的雄心壮志。他特别提到欧盟税务不合作名单的值得关注的最新变化,其中阿联酋和瑞士得以从“避税天堂”的黑名单和灰名单中移除。

境外上市策略之股权架构设计

国浩律师事务所嘉宾: 倪俊骥,管理合伙人;岳永平,合伙人;承婧艽,合伙人;彭中辉,施文律师行(国浩联营所)合伙人机构/企业嘉宾
陈杨, 华兴资本法务部负责人;侯捷, 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乔炜,华泰金融控股(香港)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投行业务主管

cblj
从左至右:承婧艽、岳永平、倪俊骥、彭中辉、乔炜、陈杨、侯捷

承婧艽在主旨演讲中提到,随着科创板的横空出世和注册制的实行,上市周期大大缩短,越来越多的企业将目光投向A股市场;但另一方面,由于上市新政何时明确落地尚未可知,这使得境内企业无法完全舍弃海外上市这条路径。

岳永平指出上市地点的选择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但近来随着金融体制大刀阔斧的改革和跨境资本流动的不断放松,包括不同证券市场间的密切交流,这一话题在今天呈现出新的意义。目睹了沪港通、深港通的相继开通以及H股全流通改革的全面铺开,他坚信未来中国与世界的交流联系会日渐紧密,这一话题也会变得越来越有趣。

随着众多新举措的落地开启一番新景象,乔炜认为市场变得愈发开放和宽容。这一趋势在今年变得尤为明显。如今,他指出在上市地点,上市架构和服务中介的层面,公司都拥有着广泛而多样的选择余地。

cblj
乔炜

“正所谓条条大道通罗马,”岳永平说,与乔炜的观点不谋而合。

担任本场圆桌会议主持人的倪俊骥认为投资人更注重的是投资回报,并非公司选择在何处发行上市。

cblj
陈杨

陈杨深以为然。她认为投资人最介意的是公司的基本面如何,包括其财务业绩和上市后的表现。

侯捷表示上市地点并不存在好与坏的分别,关键是企业本身的财务数据是否真实反应自身的情况。“顺利上市从来不是终点,目前在A股和香港市场上市的很多公司被发现财务出现问题。上市成功与否只是起点,”他说。

作为一名香港律师,彭中辉认为香港凭借其与大陆文化相近、时区相同的优势,依然是大陆企业上市的不二之选。

争议解决:股权投资和私募基金

隆安律师事务所嘉宾: 邱琳,高级合伙人机构/企业嘉宾: 胡凌斌,中国人保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办公室副总经理;钱鲲,太平洋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法律合规与风险管理部董事总经理;苏娅楠,国寿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法务总监;张璐,正荣地产控股法律事务部副总经理

cblj
从左至右:邱琳、胡凌斌、钱鲲、苏娅楠、张璐

邱琳在主旨演讲中提到估值调整协议,在中国又称对赌协议,是土生土长的中国式生意,普遍见于私募股权投资和风险投资领域。自2015年到2018年期间,对赌交易量呈爆发式增长。

随着全球市场暗流涌动,诸多涉及对赌协议的交易都陷入了纠纷的泥沼。如何把所有风险都控制在最前端,而非等到争议出现之时亡羊补牢是值得各家法律人共同关注的课题,她说。

cblj
钱鲲

钱鲲强调了谨慎选择交易对手以及合理地在合同中分配权利义务的重要性。他认为这是从前端避免争议的有效手段。

张璐表示对赌协议对投资者而言是降低风险的工具,对被投资者来说需要其对公司、团队管理能力有真实的判断和披露,并且对公司未来的运营也是一种激励机制。她认为“关键在于如何签订条款,以保证投资者和被投资者皆能有相对公平的协议”。

cblj
胡凌斌

苏娅楠对对赌协议中回购权特别感兴趣。她介绍说由于回购权能够作为应对被称为项目最大风险的退出风险的有效防范手段,因此该条款基本成为PE项目的标配。“究竟回购权是不是‘万能良药’?熟悉的配方用久了是否会有副作用?这都是大家关注和讨论的焦点,”她说。

胡凌斌表示“合同的有效性问题是法律部门最为关注的问题”。最为重要的是条款上规定的交易的设计能不能真正落实到位。因此有关对赌协议的深入讨论和研究对于法务大有裨益,他补充道。

 


下午会议|分会场二

成长期企业融资策略

澄明则正律师事务所嘉宾: 吴小亮,合伙人;李勤,合伙人;董更,资深顾问机构/企业嘉宾: 范凌,特赞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同济大学设计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郝毓盛,纳斯达克中国区首席代表;金星,北京新氧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潘攀,天图资本管理合伙人;徐菁,启明创投法务董事

cblj
从左至右:董更、金星、郝毓盛

范凌分享了作为年轻企业家的心得体悟。他认为创业公司往往面临着未来生死存亡和兴旺发达的巨大不确定性,投资人其实扮演的是伯乐的角色。“在这一阶段,同一位纯粹跟你做数学题的投资人共事是很痛苦的,”他说。“找到愿意跟你一起犯傻的投资人会比较好。”

作为一名眼光独到的投资者,潘攀投资了包括喜茶、周黑鸭在内的耳熟能详的热门产品。他指出对于早期投资者而言,与一名值得信任不负所托,专业能力出众,同时对企业业务有充分理解的律师共事尤为重要。企业的原则和底线也是投资者颇为关注的事项,他说。

cblj
潘攀

曾经在北京市法院系统作为法官工作20多年的董更表示,合规是任何一家企业都必须守住的底线。“有不少明星企业因为触发了重大合规风险而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合规是成长期企业的安身立命之本,”他说。

随着中国公司前仆后继赴美上市,郝毓盛指出合规在美国市场的重要性同样不可小觑。事实上,这是美国市场区别于A股和香港市场的最大特点。郝律师表示,不同于以往,如今登陆美国市场的中国企业,由于其崭新的商业模式,很难在美国本土找到对标公司。尽管美国拥有世界上最成熟、最有能力的一批投资者,他们也需要时间学习和理解这些新事物。这使得无论上市前或上市后,与投资人保持充分沟通变得极其重要,他补充道。

结合自身作为律师十多年的工作经验,本场圆桌会议的主持人吴小亮表示法律从业者能够做到或试图做到的是提供有温度、有理性的法律服务,为创始人、投资者和整个行业生态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数据合规及《通用数据保护条例》

大成律师事务所嘉宾: 戴健民,合伙人;邓志松,高级合伙人;张建民,合伙人 机构/企业嘉宾: 陈水海,上海必博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史剑飞,卡瓦集团亚太区总法律顾问;杨钦,携程集团副总裁、总法律顾问

cblj
从左至右:戴健民、邓志松、张建民、杨钦、陈水海、史剑飞

邓志松指出数据合规对于跨国企业和走出去的国内企业都是颇为现实的问题。鉴于中国对数据本地化的强要求,他建议企业对某些跨境转移成本过高的数据做本地化的处理。

本场圆桌会议的主持人戴健民回忆道,过去没有任何一家企业意识到数据合规的重要性,这导致了近几年问题频发。

cblj
史剑飞

史剑飞表示当下监管环境风云变幻,“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

“虽然在全球法律管制框架下,数据保护依然呈现出诸多地域性的特点。每个国家多多少少把数据保护当作政治工具,”她说。

这需要法律从业者用心思考痛点和解决方案在哪里,熟悉各地区不同的法律法规,切实为业务部门保驾护航,她补充道。

cblj
杨钦

虽然GDPR(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的合规问题毫无疑问是关注的重点,张建民指出国内合规可能更加重要。对于企业而言,独善其身远远不够,因为你永远想不到合作伙伴会出现怎样的问题。

杨钦强调了坚守红线的重要性,无论个人隐私和个人支付信息都是不可触碰的红线。这需要从底层数据保护着手。他指出企业其实是在数据的便利性和安全性之间寻求平衡点,确保消费者在使用数据时感到便利又安心。

陈水海分享了其在员工相关信息处理上的日常管理经验。他表示在公司内部设置一套行之有效的系统,确保各部门遵守GDPR或信息安全保护是至关重要的。由于GDPR的合规要求为人力资源经理增加了额外的流程上的工作,他认为聘请外部专业律师帮助企业设立一套完备的流程是必不可少的。

企业法务面临的问题与挑战

美国博锐律师事务所嘉宾: Mike Margolis, 亚洲业务主席机构/企业嘉宾: 谷海燕,新浪集团法务部总经理
陆宇平,东陶(中国)有限公司法务总监;沈悦志,汉高总法律顾问(大中华区暨韩国);施俊侃,蓝海法律查明和商事调解中心首席法务官;周欣如,上海法嘉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

cblj
从左至右:Mike Margolis、谷海燕、施俊侃、沈悦志、陆宇平、周欣如

本场圆桌会议上,Mike Margolis开门见山地指出,在美国,法务总监担任大公司首席运营官和首席执行官的要职是颇为常见的职业路径。

cblj
Mike Margolis

沈悦志提到一则著名的论断:法务总监摘掉法律背景和知识,就可以径直做公司CEO。他认为这句话从侧面说明公司法务仅仅把法律问题讲清楚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对商业有透彻的理解。

他将成就一名优秀公司法务的经验之谈总结为四点:强健的体魄,终身学习的能力,灵敏度以及力争做商业的促成者。

陆宇平也分享了他作为法务总监的工作经验和体悟。他强调了练好基本功和了解企业文化的重要性。同时建议企业法务学会和外部律师一起分担工作。“法律工作者首先人品一定要端正,”他说。

cblj
陆宇平

从律师,公司法务到企业家,周欣如实现了人生的华丽转身。她相信在科技日新月异的今天,法律从业者应保持开放的心态,对新事物不竭的好奇心及终身学习的热情,以期在风云变幻的商业环境中立于不败
之地。

作为科技公司的从业者,谷海燕一直身处前沿阵地感受着诸如人工智能在内的新兴科技重塑法律行业的蓬勃伟力。她认为人工智能将法律从业者从基础性、可标准化的法律工作中解放出来。近两三年,这一技术在法律市场上的应用方兴未艾,极大提升了 工作质量和效率。

施俊侃所见略同。他回忆说过去常常需要翻译员连夜加班翻译合同,现在有了人工智能的帮助,十多个版本合同的翻译工作短短五分钟便可完成,准确率高达90%。

“法律人士需要力争走向价值链的上游,聚焦更策略性、更高级的项目和事务,从而成长为更成功称职的从业者,”他说。


下午会议|分会场三

海外投资相关问题深度剖析

讲者: 西小虹,深圳市蓝海法律查明和商事调解中心调解员、查明专家

cblj
西小虹发表演讲,探讨中国企业海外投资问题

作为中国发展奇迹和企业出海浪潮的见证者和参与者,西小虹相信不断攀升的海外交易数量固然令人惊叹,但交易本身的行业影响力也同样重要。

尽管纵观全球中国企业是当之无愧的交易缔造者,今年上半年其海外并购宗数遭遇大幅下跌。他解释这主要是因为欧美日益严格的并购审查,西方世界挥之不去的意识形态偏见,中国对资本外流的进一步收紧以及其冗长的审批流程。

眼见境内投资者纷纷转战一带一路沿线新兴市场,西小虹引述一系列中国谚语,强调知己知彼,有备无患的重要性。“对于中国企业,有些问题值得深思。我们是为买而买么?你的并购动机是什么:策略性还是投机性?”他说。

他同时发出了“愤世嫉俗”的一问:除了价格战,我们真正还会什么?

海外专场:投资东欧

主持: 西小虹,深圳市蓝海法律查明和商事调解中心
调解员、查明专家
律所嘉宾: Jelena Gazivoda, JPM Jankovic Popovic Mitic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塞尔维亚);Olga Khoroshylova, Asters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兼伦敦办事处负责人(乌克兰);Jan Kohout, PRK Partners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捷克);Łukasz Lasek, Wardyński & Partners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波兰);邵春阳,君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cblj
从左至右: Lukasz Lasek, and Jelena Gazivoda

Lasek介绍道外商在波兰做生意有两种主要形式可供选择:设立分支机构或在当地开设子公司。

谈及是否要设立分支机构,他指出重要考量之一是弄清楚波兰当地的业务由谁负责,远在千里之外的总部业务由谁照看,以及决策流程是否高效。

相比之下,Lasek认为在当地开设子公司更适合不愿承担过多风险的外国公司。他强调不论公司决定采取何种商业架构,关键在于务必尽早做决定。

Gazivoda分享了其助力中国公司在塞尔维亚开展业务的一手经验。她指出基础设施项目只需要设立分支机构即可参与,成为中国公司进入当地市场的主要渠道之一。

当设立分支机构或子公司皆行不通时,Gazivoda表示与当地公司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也不啻为行之有效的方法。

cblj
Olga Khoroshylova

Khoroshylova介绍说乌克兰是基础设施极度缺乏的国家,无论海港,河港和基辅环形公路等项目,都蕴藏着巨大的投资机会。今年七月,乌克兰总统会见了中国企业家代表团,拟定了一份总额约100亿美金的双边合作项目初步清单。

本场圆桌会议的主持人西小虹认为,“在签署投资协议尘埃落定的一刻,商人往往立刻投身隆重的庆典,畅饮香槟,喝到酩酊大醉。而律师则总是将协议的签订视作商业谈判的开始”。

cblj
邵春阳

邵春阳表示中国投资者总是习惯在争议出现后寻求专业律师的帮助。但当他们在国门外做生意时,“心态的转变”必不可少。他同时建议中国投资者就近在当地的仲裁庭解决争议。

cblj
Jan Kohout

Kohout指出中国和捷克之间并没有司法互助协议。这意味着在某些领域一旦陷入纠纷,中国投资者只能依靠多边条约,或采取更为务实的方式与捷克合作商自行解决合同涉及的问题。

 

 

海外专场:投资东南亚

主持: 姜袅,鸿商集团总法律顾问
律所嘉宾: Alan Adcock, Tilleke & Gibbins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泰国);Carrie Bee Hao, Romulo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菲律宾);Addy Herg, Skrine 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马来西亚);Giffy Pardede, ABNR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印度尼西亚)

cblj
从左至右: Alan Adcock, Addy Herg and Carrie Bee Hao

姜袅指出随着志在四方的中国企业乘风出海,在国际市场开疆拓土,东南亚因其与中国地理、文化上的相近性,一向是中国公司全球业务版图的战略重点。

cblj
姜袅

她介绍道中国企业在东南亚的投资传统上集中于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领域,但近年来,包括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BAT三巨头”在内的中国科技公司以及消费品公司正日益聚焦于当地的互联网、新兴科技,共享经济和消费行业。

Alan Adcock强调了泰国东部经济走廊蕴含的无限商机。在诸如新一代汽车,智能电子,先进农业和生物技术,人工智能等领域,泰国政府都致力于为外商投资洞开方便之门。

“中国在这些领域都拥有显著优势,并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保持这一优势,”他说。

Adcock同时提示外商要格外留意泰国的劳动保护法和政府对土地所有权的绝对管制。

Addy Herg介绍道马来西亚对于外商投资基本没有限制。该国是一带一路倡议的坚定支持者和积极参与者。当地政府为吸引中资不遗余力,甚至特别设立了官方特别渠道,协助中国企业落实在地投资。

cblj
Giffy Pardede

他提到由于马来西亚四季常夏,再生能源尤其太阳能是重点投资领域,这方面的合作可能进一步巩固中国企业在太阳能项目上无可挑剔的实力。

Carrie Bee Hao介绍了菲律宾今年期待已久的《公司法》修订案。该修订案出台了一系列重大变革,包括允许成立一人公司,同时取消最低注册资本额限制。

随着执法力度不断加强,肃贪委员会对腐败行为重拳出击,Giffy Pardede强调“印度尼西亚不再是投资者可以肆意走捷径的国家”。他建议企业尽全力遵守法律法规,否则不合规的成本会相当高昂。

更多论坛内容回顾及各会议精彩视频,请浏览《商法》论坛专页:vantageasia.com/forum